十七秋,徒留一席悲伤
高二 散文 538字 47人浏览 草田zz

沧海依然横流,桑田依旧难老。

十七年如斯。路依旧还是那条路,当多少年过去,离往事越来越远,便也没再追寻。

今日的烽火,或许在百年之前便已注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是明思宗崇祯十七年,明顺最后的交战地:北京!

繁华之城,眼之间,已被烟雾缭绕,战火顷刻环城,火光冲天,怒烧这片繁华。朱由检步履蹒跚,一如微醉的月光,独上煤山。一袭落寞,摇曳着似水流年的传说,微风,无言。凝望着这一片孤坟般的皇宫,仰天悲啸,只恨造化弄人!

“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夜色近中天,更凄凉,夜,多了几分凉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心境如疾速的烈风,瞬间感到了落水的冰凉。

多少繁华十七秋,好似梦一场。十七年前,朱由检跪在哥哥病榻旁,发誓振兴大明王朝,然而,多少希望已不复,如今,只有迷茫!大笑、大笑、还大笑,峥嵘的岁月,不堪的命道。便如残破的浮萍,一生随波漂摇。一生的艰辛,最终仍未能挽留曾经的大明王朝。

天涯路,谁执手相惜,千山雪,谁执手共赏,月下谁曾相忆,怎奈北风急,青丝一朝成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曲已尽,人终散。怎奈思宗十七秋的艰辛,尽化作如今景山中那歪脖树的孤单伫立。明明轰轰烈烈,明明刻骨铭心,却又找不到激烈的痕迹。只能在十七秋的茫茫中,尽话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