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寻梦在水墨江南
初一 散文 2100字 234人浏览 rsjdoor

“乌镇是个梦,到乌镇是来寻梦的;城市有太多的钢筋水泥,而乌镇就是你寻找和栖息的心中梦想之地。”《似水年华》的导演黄磊在乌镇拍这部戏时说了这么一段话。是的,江南六大古镇之一的乌镇,如一粒水淋淋的鹅软石落在浙北的杭嘉湖平原上,褪去尘世的喧嚣和浮躁安静地在那里任世事的沧桑变迁。它没有省城杭州西湖山色的风情万种和姣然多姿,靠近魔都上海却没有沾染到纸醉金迷的繁华沉迷。地处中国最大的经济圈长三角内快速运行的经济却丝毫没有打乱她的盈盈碎步,只是默默地生长在两座天堂之城苏杭之间,伴着悠悠的千年古运河安晓时光静逝。悠悠岁月,涤去尘埃,留下的是丰厚的文化积淀。镇上,除了穿镇而过的市河外,还有两条名字很典雅的河绕镇而过,一条叫澜溪塘,一条叫紫云塘,与镇内的市河一水相连。镇内小河蜿蜒曲折,临河而建的水阁木楼绰影幢幢,河面不大,小桥轻卧,垂柳依依。浓郁的水乡风味在乌镇发挥极致。如此温润雅致的环境自然是钟灵毓秀,人才辈出,在钱塘江南岸的绍兴出了新文化运动的领导者鲁迅,而在钱塘江北岸的嘉兴则出了文坛巨匠茅盾,宛若两颗双子星。后来茅盾先生走遍大半个中国,对故乡乌镇这种独特的风韵无限依恋,他曾说, 住在西北高原的人们,不能想象江南太湖区域所谓“水乡”的居民生涯,所谓“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树生花,群莺乱飞。”也不是江南水乡的风光,缺少那交错密布的河道的西北高原的居民,听说人家后门就是河,站在后门口(那就是水阁的门)可以用吊桶打水,午夜梦回,可以听得见橹声欸乃飘然而过,总有点难以构想形象的罢。在外面的人看来枕水人家的这种生活方式的确是那样的神秘,在烟波桨声里度流年,充满了诗画般的色彩。水是江南的梦,梦回乌镇是等在季节里容颜如莲花般的梦里水乡。我生长在乌镇旁的江南一隅,在江南的温婉情怀里沉醉了十多载,丝丝情愫,渺渺轻烟,都在这灯影桨声中,踟蹰,沉沦?????? 漫漫岁月中乌镇流淌着江南水乡的清秀,江南古镇的恬静,江南雨巷的幽深,江南文杰的灵韵。小桥流水人家,流溢在水墨江南里,看不明虚实,分不清究竟;水性的流淌中,滋润了多少文人豪杰的心灵。品读江南,凌波水韵,翰墨流芳。乌镇的美,是朦胧而古朴的,是缠绵悱恻的古老故事,是闲云悠悠的安之若素,是月光伴七弦的高山流水,是清风吹紫砂的袅袅茶香,和着氤氲烟雨,于粉墙黛瓦中,续写温厚与淡然。只有穿越了孤独,厚重才会填补虚华,江南是一场关于美的修行。据说传奇女子三毛一到江南便哭了,像见到了亲切的老祖母,使得疲惫的心灵得以歇息。不知道她是因为祖籍在浙江回到故乡感慨万千,还是来到江南真的被这人间天堂感动得流下了灵魂的清泪,但相信她是真的把自己融入了这片山水里。带着一种怀旧的心情走进乌镇,撑着一把油纸伞,静静地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感受心灵与岁月之间的厮磨,总是忍不住转身回头望望那已走过的路。彳亍在幽深的雨巷中,两旁古老的木阁楼历经岁月沧桑留下了那么多斑驳的记忆,却在江南的潇潇烟雨中伫立成了一抹古典的忧郁。总感觉阁楼里曾经有一位抚琴叹息的江南女子,弦音声声急奏催天雨,滴滴落进人的心扉。但只能远远的望着,静静的听着,渐渐的让它消散在一巷烟雨中。望着远处的青瓦白墙深思,不知那剥落在墙上的青苔时光何时才能被重新拾起?眼前凌空飞突的房檐又在一片烟雨中隐去,离得太远真的就看不真切了。蜿蜒处,石拱桥静卧在清澈的湖面,或优雅别致,或玲珑飘逸,任凭岁月风霜如何斑驳始终无声无息的在那里将一切慢慢来沉淀。稀疏的身影在桥上匆匆而过,微波荡漾的河水从桥洞下缓缓流过,清凉入心带走尘世的悲伤。河面上的小船在一根根细长竹竿的支撑下来回穿梭伴着水波的破碎声咀嚼着凄古情殇般的韵味。铁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乌镇似水的柔情更在那江南独有的一蓑烟雨中,袅袅云烟,烟雨凄迷,如梦似幻是江南,朦胧的水乡古镇在烟雨中如一曲相思的古曲,淅淅沥沥的细雨梦幻般地将游人带入一个烟雨氤氲的江南,人在风景中行走,心在云端里开花。芳草凝碧,柳陌含烟,乌镇钟灵毓秀的风骨将人的灵魂洗净,将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茫茫思绪,都从记忆的残梦中唤醒。诗书是水乡的风骨,江南有才子,有佳人,有故事,有真情。江南的处处故事都有不同的留响。如此空灵秀气的水墨

江南必然是读书修养身心的胜地,乌镇市河西岸的昭明书室“六朝遗胜”的石坊,曾是南梁昭明太子萧统随着他的老师沈约的读书之处,现在伴着茅盾为故乡写的那首《西江月》“唐代银杏宛在,昭明书室依稀。”依旧静静的伫立在那里。立志书院的“晴耕雨读”包含了江南乌镇深厚的人文自然气息,孕育出了茅盾先生这样的大文豪。明清时期的古戏台上至今还在唱着那一曲曲悱恻幽远的戏剧,那如泣如诉的旋律叫做越剧,从这些吴侬软语的曲调里细细地体会江南人平和沉静的性格心性。乌镇就宛若一位娉婷典雅的古代女子,从六朝款款走来,在秀气的湖畔依水而居,如水的眼眸灵秀而温婉,似凌波仙子般清雅脱俗,纤纤素手,漫抚心弦,白衣素衫翩跹着在烟雨江南。乌镇在时间的酝酿下,醉了清风雨露,以其沉淀下来的古典气质,晕染了红尘迷离了世人的眼眸。在多少个黄昏烟雨的斜檐,翻开诗篇,勾起了那一纸的水墨江南,只是岁月流逝,乌镇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