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仿写”到写话”:作文主体的回归
六年级 记叙文 3873字 246人浏览 yy20141108

张景业

(大连外国语大学 文化传播学院,辽宁 大连 116044)

[摘要]如何缓解从说到写的难度,关系到学生终生的写作心理与写作能力。《语文课程标准》中,将小学低年级作文称为“写话”,从学生兴趣出发,让学生畅所欲言,尽情写话,作文教学面临着一场观念的变革。笔者认为,模仿,是早期作文的一条思路,但不是最优的思路,它带来了很多消极影响。早期作文从说向写过渡,应以写话为主,模仿为辅,走出一条用自己的话表达自己思想的道路,这是儿童早期作文最优化途径,标志着作文主体的回归。

[关键词]写话;语文课标;主体;回归;最优化

中图分类号:H19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610(2014)12-0075-01 [作者简介] 张景业,大连外国语大学文化传播学院副教授。

小学低年级是感悟作文萌生兴趣的关键期。早期作文从说到写一直是个难题。如何缓解这个难题,科学引导学生们从说过渡到写呢?这个问题关系到他们终生的写作心理与写作能力。在语文新课标中,将小学低年级作文称为“写话”,并明确提出写话的要求:“对写话有兴趣,写自己想说的话。”这个要求既没有在数量上,也没有在质量上提出具体规定,而是着重强调“有兴趣”,可见新课标从学生兴趣出发,让学生畅所欲言,尽情写话,着重学生的不拘形式、自由表达。作文教学面临着一场观念的变革。

在这个问题上,从古至今有两种观念和思路。一种认为初写作文应从模仿入手。朱熹的观点具有代表性,他说:“古人作文做诗多是模仿前人而作之,盖学之既久,自然纯熟。”[1]古代对儿童最初的作文训练是属对,就是在背诵大量古诗文的基础上,按照固定的模式进行模仿。直至今日,许多人仍然认为模仿是初学作文最有效的途径,认为儿童由说过渡到写,应从仿写入手。另一种看法却相反,最有代表性的是语文教育家袁微子的观点。他认为从说话直接过渡到写话,完全可走出一条用自己的话表达自己的思想的路来,完全不必模仿,没有“由仿到作”框框的束缚,见效更快,总之,由说话转到书面作文不必绕“仿”的弯子。因为有意栽培反而容易扼杀儿童的才能。

长期以来,我国作文教学过分注重模仿,学生在作文中缺少自主性、积极性、独特性和创造性,丧失了主体地位。语文素质教育,呼唤作文主体的回归。因此,我们有必要对早期作文从说过渡到写的两种思路进行比较研究。

古人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那是指阅读对写作的综合性的奠基作用与迁移效应,这是不容置疑的。模仿,尤其是低年级的仿写与此不同,是就范文的语言、结构、方法甚至思想进行仿造,使学生从无法中求有法,立竿见影,容易上路,缓解了由说到写的难度。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仿写走的是一条与说话截然不同的路。说话的主体是儿童自己,或因情性之起不吐不快,或因生活之需不可不说。“为的是生活”,“是生活的一个项目”,完全出自喜欢的必要。而且,有氛围,有目的,有对象,容易养成言之有为、言之有的、言之有物的习惯。而且在特定时空环境和紧迫气氛制约下,不能不边想边说,一气呵成,这就使儿童自发追求整体效应而不究细节,摆脱了“步步为营,句句求好”的窠臼,便于发展自主性和创造力,养成良好的写作习惯。总之,它连着生活的源头,所以那么顺适自然,那么源源不断。正像叶圣陶说:“生活犹如泉源,文章犹如溪水,泉源丰盈而不枯竭,溪水自然活泼泼流个不歇。”[2]

我们不能否认模仿对于作文尤其是早期作文的积极作用,但也要正视它的消极影响。过多模仿,容易使儿童滋长依赖的心理,被范文条条框框束缚,习惯于按别人的思想语言与方法去作文,渐渐强化了作文意识,淡化了自我意识和生活意识,走上鹦鹉学舌的道路。于是儿童就会感到作文高不可攀,无话可说,反而成为自由倾吐的障碍,成了作文的奴隶,那便是缘木求鱼了。

长期以来青少年作文普遍存在着雷同化、模式化倾向,学生从根本上丧失了主体地位。

经过十来年的作文训练,学生的作文却缺少最重要的东西:灵魂、个性和创造力。扑面而来的是千人一面的模式,老气横秋的“观念”,苍白虚假的情感,单调平板的语言。而学生在作文中却习惯于模仿,“代他人立言”,用自己的嘴说别人的话,说书上、报刊上符合政治标准的话。于是,意识形态化的思想代替了学生活泼的思维,成人化的认识代替了学生对世界直觉的感悟,作文远离了“求真”、“求诚”的根本,走上了“求伪”的道路。同时,为了追求作文速成, 将作文形式模式化,忽视了作文的独特风格。这种作文模式变成了僵化的模本,将鲜活灵动、生气贯注的文章八股化了,将学生的思维牢牢束缚住,造成了作文中“人”、“文”分离的局面。教育的重要价值就在于,人在学习中不断发现自我、完善自我,并实现自我,使个体生命焕发出耀眼的光辉。学生作文本应是抒写心灵、展现个体生命的过程,孩子的感受尽管幼稚天真,尽管不够正确深刻,但却是自我心灵的产物,这是最值得珍惜的。而作文却远离了学生的人格精神,失去了灵魂,变成了没有自我、丧失灵魂的一纸“空”文,失去了感人的力量,失去了亲切自然的魅力。在这漫长的过程中,学生由被迫到自觉,后来竟习惯成自然地摒弃了自我,迷失了自我,泯灭了自我。

模式化的作文使学生失去了作文的乐趣。作文的乐趣从何而来?它主要来源于创造,来源于生命的自我表现和个性的舒展。而作文摒弃了创造,远离了学生生命的体验,何乐之有?学生普遍的作文消极心理就不足为怪了。究其根源,从小习惯于模仿是造成作文模式化的重要原因。多年来困扰教育界的学生作文能力低下的问题,难道不能从早期作文找到一个突破口吗?

模仿,是早期作文的一条思路,但不是唯一的思路,更不是最优的思路。早期作文从说向写过渡,应以写话为主,模仿为辅,这有利于从小培养良好的写作心理和写作习惯,促进儿童智力和非智力因素的优化。更有利于调动学生的自主性、积极性和创造性,构建学生的主体地位。

写话,就是“话怎么说文章就怎么写”,“想怎么说,就怎么写”。写话理论原本是五四白话文运动的产物,是针对文言文独霸文坛、言文分家的状况提出的,旨在以当时与日常口语基本一致的语体文取代文言文的地位,对于开拓“言文一致”的局面产生过重大影响。20世纪中叶许多著名的语文家教育家纷纷对此撰文立论。据统计,收入《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的涉及写话理论的文章就有近20篇,留下了许多真知灼见。这些理论对语文教学尤其是作文教学是很有价值的。遗憾的是,80年代写话理论被人们淡化,这种冷遇,乃是语文界的不幸。在这种情况下,《语文课程标准》创造性地将写话理论运用于早期作文教育,明确提出直接由说话过渡到写话的主张,具有很强的理论和实践价值。

先放后收,是我国传统作文教学的宝贵经验。谢枋得在《文章规范》一书中指出:“凡学文,初要大胆,终要心小。由粗入细,由俗入雅,由繁入简,由豪荡而纯粹。”清代王筠在《教童子书》中说:“初学作文,必促之使放,放之如野马,踢跳咆嗥,不受羁绊,久之必自厌而收束矣。”这是对早期作文训练原则的科学总结,符合儿童的心理特征和作文能力发展的规律。儿童初学写作如几句话,片断或短文,心理上难免有压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引导他们话怎么说就怎么写,想怎么说就怎么写,暂不理会语言文字和表达方式上的毛病,渐渐他们就会感到作文是极平常极普通的事,像说话、吃饭那样平常普通。此时,“但见文之易,不见文之雅”,便能放胆去写,不受束缚,保持说话时那种自然、自信和自乐的心态。养成良好的写作心理,必将终生受益。

确立儿童在作文中的主体地位,是作文教学的当务之急。坚持从说话过渡到写话,不绕“仿”的弯子,完全可以走出一条用自己的话表达自己思想的道路,有利于独立作文能力和习惯的形成。叶圣陶曾用绘画中写生与临摹作喻对此作了论述。他说:“学写文章也有临摹的方法,熟读若干范文,然后动手试作,这是临摹。另一个办法是不管读什么文章,直接写出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这就是写生的办法。”[3]他认为写生的成绩暂不如临摹,但久而久之,

功夫用多了,眼光渐高,手腕渐熟,可达到应用自如的地步;习惯于临摹的认识难以进入这种境界。他主张以写生为主,临摹为辅。他主张把临摹与仿写区分开来。他说:“借鉴就是自己处于主动地位,活用人家的方法而不为人家的方法所拘。”而模仿“很可能走上形式主义的道路,结果人家的表达方式是学像了,却不能恰当表达出自己的思想感情”。[3]因此在写作时愈不把阅读文章放在心上愈好。这种观点,并非始于现代,古人就有科学的论述。譬如袁牧在《随园诗话》中指出:“人闲居时,不可一刻无古人;落笔时不可一刻有古人。平居有古人,学力方深;落笔无古人,精神始出。”写话像写生一样,作者处于主体地位,可充分调动自身的潜力,自然能“精神始出”,发展自主性和创造力,为儿童独立人格的形成打好基础。 儿童语言发展有一定阶段性及相互依存性。首先他们在环境作用下自发而高速习得听的能力,开始理解语言,然后才有可能通过说表情达意。获得说的能力先于写的能力。写的能力的获得不能不以说的能力为基础,所以美国小学语言界也十分重视从说到写的转化,他们认为:“能说清楚句段的学生,就有学习写作的基础。”[4]当然,说话比较粗疏、随便,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积累和能力的发展,他们自己会发现这些不足,并使自己的语言规范起来,完美起来。如果急于求成,就会适得其反,甚至影响终生的写作心理和写作能力。目前许多成年人的写作状态,就印证了这一点。

从仿写到写话,标志着作文主体的回归。这对提高作文教学的效率,优化作文心理,塑造学生真诚的品格具有重要价值,是儿童早期作文最优化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