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61
初一 记叙文 1646字 235人浏览 但你没有22

童年记忆61、村长舅舅

在我成长的村庄和另外一个相邻的村庄里居住着的人家,多数都是以妈妈的姓氏为主体的人家。因此,我的童年总是有着与舅舅相关的记忆,这些密集而温暖地挤在我记忆深处的舅舅们,他们的音容笑貌总在一些不期然的瞬间,在我的脑际闪现,让我在想到他们的笑容和说话的音调时,心里总有着莫大的温暖。此时,一个当村长的舅舅出现在我的心里,让我在想到他的笑容时,还清晰地看到他家院子里鸽子的身影;在我脑际闪现的画面,还有我和他家小儿子吴自发共同度过的许多美好时光,也还有&&

村长舅舅在吃大锅饭的时候,就是村里的大队长了。那时的村长舅舅,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热血青年,每天早晨他在村庄将一声响亮的出工啰!的喊声叫响,随他叫喊声在村庄上空回荡,沉睡在梦乡的村人,便陆续匆匆从梦中醒来。然后,大家肩扛锄头,走出村口,依照舅舅的吩咐和安排,开始在故乡的土地上忙碌开来了。刚刚做了土地的主人的人们,在土地里播种,心里的那份快乐,实在是难以言表的喜悦。干起农活来的村人的那份激情和干劲,实在是后来的人们难以想象的热情。虽然土地贫瘠,山路又是那样的崎岖而坎坷;可是,背着重活走在山路上的人,却在心里坚信,他们正在朝着一条康庄大道上前行。事实也是如此,虽然其间充满了许多蹊跷和曲折,甚至还穿插了荒唐的革命。可是,在故乡的山路上行走着的人们,在舅舅喊出的,从遥远北京的那个老人那里传出的号召里,确实一天天地朝着一条光明的大道上走来了。

当土地被承包到各家各户时,我就是一个六七岁的大孩子了。当大队长的舅舅呢,此时从许多自然村的队长中脱颖而出,变成了一个行政村的村长。村长舅舅的办公地点,也从村庄的公社楼里搬到村庄对岸的村公所所在地去了,舅舅的喊话也不再是之前的自然吼叫,而是从一个用两节大电池带动的高音喇叭里传出来的庄严声响。有时,高音喇叭里会传出好听的唱歌声,那样的时候,村人就都知道,又要放电影了。高音喇叭里的歌声,从对岸的村公所里传出来,又在村庄上空的石岩撞击下回荡到村庄里来;那样的声响,有着几分荡气回肠的意味,让听到歌声的人,心里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美好生活的意味。

日子不知不觉就跑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来了。这个时候,最初提出计划生育的马寅初的想法,开始在全国各地以一种极其现实的方法进行着。国家不再给非常能生育的母亲发红糖和布票了,相反的,多生了孩子的家庭,还要受到相应的处罚;到了八十年代后期,原先轻微的处罚好像依然无法遏制人口的迅猛增长,对于愚昧的村人,国家只好采取更为有效的控制手段了;于是,就有了利用结扎来控制人口增长的事情。当结扎这个事情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展开的时候,村长舅舅像是经历了他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一个时期一方面,作为村官,计划生育的工作必须得抓,另一方面,村人大多都是族人,本来就注重感情的舅舅,在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的时候,总会在心中陷入困惑的境地。于是,村长舅舅凭着自己多年的为官经验和自身圆滑的性格特征,在计划生育这件事情上,和乡里的领导搞起拉锯战来。舅舅不说不做工作,却把工作不断的往后推移,直到90年代中期,村庄里超生的人家才被动员到乡医院里去做了结扎手术。关于村长舅舅与计划生育的事情,在村人的言传里显得有些古怪村长舅

舅有三个儿子,可没有一个生下男孩。于是村人的言传就说,是舅舅在计划生育这件事情上做了缺德事,老天要让他断子绝孙呢。

村长舅舅一直把村长干到60岁,从村长位置上退下来的舅舅,走在村庄的山路上,遇见一个从前要好的汉子,总觉得和汉子之间隔着点什么似的。村长舅舅无法弄明白,他和村人之间为何会有那样的隔膜。我想,是村人过于狭隘的心胸和不明事理的愚昧把村长舅舅隔在村庄之外了。

老了的村长舅舅,总是独自一个人在村口的石头上坐着晒太阳。有时,他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有时,他拣起地上的一粒石子,漫不经心地在地上画着大大小小的圆圈;画着圆圈的村长舅舅,头发就斑白起来了。从村口石头上起身往家走去的村长舅舅,行走的步伐依然强健,可是,村长舅舅的腰已经明显的显出弯曲的模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