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碎碎念
初三 记叙文 1678字 10人浏览 感觉有点嘿

夏天真的来了。

昨日傍晚,和夫君携手走在一桥上,河面送来一缕风,清凉。我停下脚步,舍不得离开,其实,能在这美丽的夏日傍晚,吹吹风,也是好的,人生在世,有清风明月相伴,有爱人相随,不能不说是一件赏心乐事。

天空上竟然有白云,夏日的傍晚,没有绚烂的晚霞,却意外地拥有了蓝天白云,多久没有看到这白云了?如此纯净,不像往日灰蒙蒙的天空。偶尔还能见到水面上掠过一两只飞鸟,远远地看去,只看见黑黑的影子,倏忽间飞到远处,那苍茫的云间。

往日,北门城门不远处,总有震耳的音乐,大老远就能听到广播里不时传来请大家共入舞池,双双起舞的声音。昨晚,可能是早了点,跳舞的人,还没有来。毕竟,天色太亮,这种双双起舞的事情好像不大适合在光线太明亮的时候做;天色暗下来似乎就好多了,多了些亢奋,多了些暧昧,多了些蛊惑人心的东西。

李子已经上市了,应该说,上市有一阵子了,要找到本地产的李子,似乎有些难。我爱吃李子,这种嗜好源于当年孕育女儿时,至今不改。终于在一乡下人的挑担处找到了它们,顾不上新鲜与否,抓了一大袋。只可惜没有水清洗,不能当即美美地吃上几粒。

难得夫君有空陪我,更难得我愿意走出家门,所以,我们在街上转了一大圈,找了家偏僻的小吃店,各自吃了碗馄饨,感觉竟然很好,多久没有在街边小店吃东西了?其实,要吃也很方便,关键是没有随处在街边寻找这种快乐的心情。

天色终于暗下来了,回来的路上,终于大老远就听到了音乐声,一拨又一拨,此起彼伏。想起几年前和丽子一起在河边散步的情景,我央求夫君陪我去城墙处走走,夫君嫌那里太吵,不愿意去,却终是没有阻挡我的脚步。

河边锻炼的人,各式各样,有的快步走,有的悠闲地踱着方步,更多的是汗流浃背地跳舞。双双起舞的地方,两个巨响的喇叭各自放着音乐,互不相干,又互相侵扰。不理解那里的跳舞的人,如何能在如此杂乱的音乐声中做到一种忘我。至少我是做不到的。看来,快乐并不在于环境,而在人的心境。好生羡慕这些活得简单洒脱的人,不像我,无论做何事,总是瞻前顾后。

夫君左右手拧满了我们在街上买来的战利品,却执意让我两手空空,不知他是不是刻意在外人面前作秀,表现出自己的男人气概,但不管如何,还是感动了我。作秀就作秀吧,只要能作秀一辈子,我又何尝不愿意享受这作秀?

金色水岸的房子静静地矗立在那里,黑乎乎的,估计还没有几户人家入住。曾打算在那里买一套房子,只因那里有母亲河,河岸对面是古老的城墙,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谁说我不爱热闹?虽说我不愿意加入热闹的人群中去,但还是愿意看到旁人的热闹,人,终归是害怕寂寞冷清的,没有谁真正地能享受孤独,哪怕神也不能。

种种原因,还是没能下决心在河边买房子,人,受干扰的事情太多,有些愿望,可能只能留在心底,始终无法实现。无法实现就无法实现吧,起码有过梦,起码有过做梦的短暂快乐。

桥头亦有跳交谊舞的人,不过,看的人似乎永远比跳舞的人多。看客们兴趣盎然,跳舞的人因为有了这些看客似乎更是跳得不亦乐乎,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这世界永远是一部分在表演,一部分在做看客。

走到桥头时,舞曲恰是一首我喜爱的歌曲,我自是不能免俗,于是,也做了片刻的看客。有些人的舞技还真不赖,虽说自己有近二十年未入舞池,但,欣赏水准还是有的。我在搂搂抱抱的人中,似乎看到一个特别熟悉的身影,当然,我知道一定不是她,只是特别像而已。仅仅因为像她,那一刻,内心竟然涌起一种别样的感受:她会出现在这里吗?她会如此忘情地跳舞吗?她会拥有这种简单平凡的快乐吗?

拐进小区时,守门的老头竟然非常意外地朝我和夫君挥手,还用了一种年轻人才有的腔调说了一声嗨,黑夜真好,好得让人变得年轻。

小区很安静,白天里来来往往的行人早已没了踪影,余下的只是树影婆娑,细听,还能听到草丛里细碎的虫鸣。

草丛里有野花吗?我好像从未注意过,不过,我想,一定是有的。它们可能极小极小,或许是白色的,也或许是浅紫色的。树上应该是没有花了,石榴花在五月就盛开过了,桃树也到了结果的时节,繁花盛开的季节早过了,谁叫小区不种月季呢?也只有月季能不分季节地盛开。

终于回家了,沏上一杯浓茶,静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