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路诗歌
素材 1285字 122人浏览 黑素群体

篇一:两条路,不知该怎样走

作者:阿涛

两条弯弯折折的小路
宛如两道探入深山的铁轨
一条腾云驾雾高高矗立
一条步履维艰低头探索
夕阳的醉眼扑朔迷离
我搞不清哪条路
属于你的
抑或属于我的

袅袅缭升的灰蒙蒙的雾中
一个被溺湿翅膀的故事
被凌空摔落 铿锵有声
血沫四溅 一个相遇的梦想
被脆弱的小草 用吮吸母乳的力量
托起 虚脱无力 如缥缈的云
隔着些 密密高高厚厚的荆棘丛
迟钝憨实的牛 干瞪着
浊泪纵横的眼眸
临摩李清照的惆惆悵悵
寻—寻—觅—觅—
寻觅 环圈枫树绕口令的欢快的笑
寻觅 百灵鸟紧附背上的温存
寻觅 烈火于柴的激情之吻
寻觅 野火烤不尽春风吹又生的信念
寻觅 与树叶厮守留连忘返的星星
然后 静静地卧在青苔罗布
思忆滋生的冰凉的石榻上
孤独反刍 光阴的流逝
岁月的苍酸 日子的怅茫
月亮在山之尖被寒冷的风
高高挑起 我想背身而去
无奈双脚被霜冻 拔不出
思念灌铅的淤泥

苦侯千载的目光
顺溜攀枝花的方向
翻越山背的高度
在山外有山 天外有天的
青雾里 在心事翻涌的不可思议的
迷糊的目光之海 野百合的花萼
盛开在一个错误的汛期
与守侯多时的阴险礁石 撞成满怀
撞成弯月 碎裂成寒星粒粒
我不忍心看下去
更不敢想象 把瞳孔
收缩到零点零零一微米
把千种念头 万般情愫
蹂躪一团 用相思辽阔的棕叶
紧裹 缠上圈圈无奈 丝丝留恋
深深深埋进浓雾紧锁的
眉坎深处 一阵恼人的秋风
恣肆 鞭挞木寂的灌木丛
鞭挞木棉残延喘息的唇角
鞭落一地血森森的
湿漉漉的
沉思

这一夜
我瞪着左眼晴睡
眯缝右眼睛想
是痛苦迎上
还是潇洒走开
想缺了月亮 梳不清
理还乱的 繁星密集的心情
含在嘴里哽咽的石 徘徊在
喉咙与咽道的三叉路口
做最后的抉择 唇角流落的血滴
霜结成地上的冰晶
留下痛之彻骨的牙痕遍布
在一个清新的早晨
在赶集似的匆匆沉沉的脚板下
践踏成一团泥泞
痛苦呻吟


篇二:两条路

作者:陈玉燃

向左走,向右走
都没什么关系
同样是受苦受难

向前走,向后走
都无关宏旨
同样是流血流泪

你拿过去的回忆敲碎今天的自己
爱与不爱
同样受苦受难

你拿现在的醉意迷离将来的自己
走与不走
同样流血流泪
你可以忘记
忘与不忘
没有人能看清
痛的是你自己
你可以流浪
在与不在
没有人能帮你
路在你脚下说过放弃
总是话音刚落就又捡起
但这与我何干
对你毫无意义

你不相信
信与不信男人都是错
或许你可以很安静
但你永远放不下心
你不要爱情
爱与不爱
我都不明白
皆是你寂寞的开始

舍得与否
都没有真理可信
所以何必在意
不必在意


篇三:知识分子的两条路

作者:瓦屋村

要么
成佛
要么
尖酸刻薄


篇四:两条路

作者:方寸灵台

别来打扰了
让我好好眯一会儿吧
准备拜访一下
传说中的上帝
指点迷津

前面有两条路
一条收费
一条需要执着和勇气

一条宽平畅通
一条泥泞崎岖
真的不知道走哪条路了

一路畅通
有速度有无限风光
固然是好交些费也是应该的
痛痛快快的掏吧
可是若没有了车子
没有了可以提速的票子
或者拿着驾驶证却找不到路口
看着一辆辆远驰的轮子
上帝啊我只能找您了

鼓一点勇气
拿一点韧劲
历百劫度千辛
涉过泥泞回头看看
真的是幸运儿啊
托了祖宗的福
倘走不出出去
灵魂慢慢下陷
慢慢腐烂
绿草丛中一珠我认得
戴一顶黑色发帽

尊敬的上帝
我该走哪条呢
走收费路
走泥泞路
还是走走收费的
再走走泥泞的
教我吧
别不说话
难不成你要告诉我
上帝是收费的

别打扰我
让我眯一会儿
整理一下松动的鞋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