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摘抄佳作
四年级 记叙文 9241字 1977人浏览 蜗牛旅行5

1 作文摘抄佳作推荐八

新手上路,唠叨不住

我从前严重晕车,尤其是小型轿车,最离谱的时候是站在马路边上看到车子也晕,所以尽一切可能不坐小车。可你爸爸第一次开车上班,我就勇敢地坐在副驾驶上。你爸爸遇到绿灯就熄火,一路咯噔咯噔地开着,他搞不懂什么原因,我一看,原来是手刹没放下;右前方一个骑电瓶车的妇女,你爸爸远远目测距离的时候用是骑摩托车的思维标准,亏得我及时提醒,才没擦到人家。你知道吧?从那一天开始,我紧张得再也没敢晕车。

从此,只要车一上路,我就要罗嗦:安全带系上;手刹放下;慢一点,这里限速60码;让那个人先过去,不着急……你爸爸一踩油门,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办公室门口。他说每踩一脚刹车心疼啊,给出去的油就白白的流掉了,两块钱没了啊!我说流点油怕什么?又不是流血。左转路口,一个老农骑着三轮车,也要抢上快车道,你爸着急要超过去,我说你安心等他超过去吧,你记住,即使癞蛤蟆要超你的车,你也要耐着性子等!

我跟你爸爸说,你开的又不是坦克,就比手扶拖拉机多了件马甲,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人家不开车的才骄傲呢——隔壁老巴子的老婆知道么?骑个电动车在机动车道上逆行,撞上一辆摩托车,摩托车是正常行驶,可是交警一来,机动车负全责。老巴老婆擦破一点膝盖皮,心安理得高高兴兴地住到医院去,动用医院的一切设备,从头发稍一直查到脚后跟,查出胃病来了,赖在医院三个月,把自己捂得白白净净。你开车,你就是孙子,等你有一天不开车了,你就是大爷,你可以骑个自行车在路上横冲直撞、撒泼打滚,让开车的翻白眼去!

人生的意义(丁立梅)

烧饼炉子在老街上,我小的时候,它就在。摊烧饼卖的,是个男人,背有些微驼。他把揉好的面,摊在案板上,手持一根小棍,轻轻压,压成圆圆的一块。再挖一大勺馅,加到里面。把它揉圆,再摊开,洒上芝麻,贴到烧红的炉子边缘上。旁边等的人,会不时关照两句,师傅啊,多放点馅啊。师傅啊,多洒点芝麻啊。他一一答应。

他的烧饼炉子,一摆就是四十多年。他靠它,把两个女儿送进大学。如今,女儿出息了,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深圳,都有房有车,要接他去安享晚年。他去住了两天,住不惯,又跑回来,守着他的烧饼炉子。每天清晨五点,他准时起床,生炉子,和面,做馅。不一会,上学的孩子来了,围住他的烧饼炉子,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地叫,爷爷,多放点馅啊。爷爷,多洒点芝麻啊。他笑眯眯地应着,好,好。

你看,这一茬又一茬人,是吃着我的烧饼长大的,他呷一口浓茶,望着街上东来西往的人,无比安然地说。那只茶杯,紫砂的,也很有些年代了。问他,果然是。跟他三十年了,都跟出感情来了,成了他须臾不离的亲密伙伴。

人生到底怎样活着才有意义?我想,遵从内心的召唤,认认真真地活着,让每一个日子,都看见欢喜,这或许才是它最大的意义所在。

秀色可餐(春晓)

一位在中餐馆厨房干了许多年的大师傅说:掌熟食案, 刀工利落、切得漂亮还不够, 还需排列得好, 上碟时整整齐齐, 有棱有角, 旁边加点小花饰。卖相好, 看着顺眼还在其次, 更重要的是, 吃起来味道特别好。

我听了颇不以为然。暗想, 人说" 肉烂在锅里" 。" 好看" 岂和" 好吃" 等同? 可是后来我弄了一只白切鸡, 切块后分两盘, 一盘码放讲究, 另一盘横七竖八。前者果然好吃一些。可见, 人的视觉和味觉相通, 心理上的愉悦为胃口上的快感加了码。两盘白切鸡代表了两种生活态度:前者蕴涵着生活的艺术,后者却草率、匆忙,远远谈不上质量。

生活是以时空为经纬,所编织的一连串过程。活得艺术的人,他的时间,是一个古典的苏州园林,大的人生布局非常美妙;局部看,曲径回廊,小桥流水,嘉木繁花,一瓦一石,也经营得从容而玲珑。

2 不怎么艺术的生活,是生手所拉的二胡曲调,弓弦起落,一片喑哑突兀的噪声。

不守规矩顾客免进的(耿景辉)

河南省商丘市有家麻辣鱼头馆,对顾客也规矩多多,令人难以理解的是,生意竟火爆了十多年。 这家小饭馆老板姓张,经常光顾的食客都知道老张的脾气怪、有个性。这从他的‚店规‛就能看出来:不到营业时间,客人一律不得进门;每天只卖固定的量,卖完后关门休息;不接受电话预订,再熟的客人也不例外;不接受外卖,多加钱也不行;客人用完餐后要及时离席,不能闲聊占座位;不打折也不讨价还价,餐费少一块钱也不行;客人不得进后厨,到处走动……

出于好奇,我和三五个友人最近也去‚忍受‛了一下,还果真如此。这家小饭馆处在背街小巷,仅六十多平方米,一棵树遮住了门面,连块像样的招牌也没有挂。进了店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埋头在柜台内,想必就是老张了,他隔着老花镜看看我们,点好了菜,发张扑克牌算是序号,面无表情地说:‚排队等吧!‛然后便只顾忙自己的。店内早已排了很长的队伍,捏着张扑克牌按大小顺序一溜排在墙边等候座位,叫人好笑。等我们落座,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又过了半小时,那道麻辣鱼头千呼万唤才上来。和川菜的做法不一样,他用的是三两重左右的新鲜鱼头,十多个整齐地摆在大大的盘中,浓浓的橘黄色的汤汁,很是诱人,吃到嘴里,肉质细嫩,鲜香可口,麻辣适中,让人无限陶醉!

生意好了,老张没有扩张,没有搞多元化,而是按规矩照顾着这家小店和他的麻辣鱼头。

看来,对于开店做经营,重要的不是你想做什么,而是你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这样的经营者,往往能比什么都做的人走得更远。

上品生活不着痕迹

我不知道人可以有多少经历,但是,他喜欢的东西,都能玩到极致。他喜欢无线电,可以自己制作电视机和收音机,并且和全国各地的无线电发烧友都有联系;他喜欢电脑,在60岁那年,还能自己设计软件,有很多电脑知识,我还要请教他;他喜欢音乐,陶醉在古典音乐中,并且拉得一手好二胡,弹得一手好古筝。有时,我回到家里,看到他正在听一种叫埙的乐器,一边听,一边写毛笔字,他的毛笔字,得过全国的大奖。

当然,有彗星飞过地球,他总是给我打电话,那时,我正为生活奔波,或者和人谈着合同,或者在酒店里吃饭。总之,我觉得自己干的都是正事。谁能像他那么活着,养着十几只猫,每天要去早市买鱼,因为那些鱼比较便宜。

每次,我回到家里,父亲都会让我坐在他的电脑前,看他拍的猫和花,他用数码相机认真地记录那些猫的生活,其中,有一张叫‚这只猫三个月了,还在吃奶‛,笑得我肚皮疼。他的每只猫都有名字,每张照片都有题目,每朵花也都有名字。父亲说:‚那都是我的孩子。‛

有一段时间,我被派往美国工作,到了美国,我发现到处都是像我父亲这样的人。他们悠闲地过着日子,没有多少钱,但是,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他们说:‚人们挣了钱,想做什么?无非是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现在,我们能过这种生活,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像陀螺一样旋转呢?‛

每天,父亲给我发邮件,刚开始,我总是嫌烦,无非是他养的猫和兰花,那些猫又生了很多小猫,父亲把那段录像传给我,他说:‚非常美妙。‛

能把生活活出一朵叫做美妙的花来,这是一种多么快乐而迷人的心境。父亲60岁了,他从二十多岁开始,就这么活着,过简单的日子,要美妙的生活,闻闻风中花的香,看看小猫咪的可爱,读读金庸小说的侠气,望一下神秘的星空,弹一曲高山流水,和老友下下围棋,和自己的爱人,牵手去捡鱼肠子。这样的生活,是父亲的生活,那曾经是我觉得不求上进的生活,现在,我认为那是一种最美丽的生活。生活的上品,往往是不着痕迹,然后把自己融入自然。

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恩雅)

很多很多年前,我躺在床上,手里抓着一把巧克力或者糖果,用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吃完它们,另外还要把糖果纸从窗户缝里扔出去。如果被发现,妈妈会尖叫着拧我的耳朵:去刷牙!那是一件很残

3 忍的事情,所有的甜蜜都被冰凉无情的牙膏刷去,这让我晚上经常做同样一个梦,梦里总是有一把巨大的牙刷在追我,我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裹,里面是我储备许久的零食。于是很多很多年以后,我有了六颗坏牙,去补牙的时候牙医说,可以算我批发价。

我很忧伤,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

很多很多年前,我很迷恋看书,上天入地,武侠漫画,通古今、晓音律,书真是一个好东西。最完美的事情是,在冬天有暖气的房间,抱上一摞书躺在床上看。正面仰着适合看短篇,字字珠玑;侧卧下来是看长篇大部头的,看不下去可以立刻睡着。当然无论哪种造型都是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才可以的,因为这个女人一定会过来把我揪起来大叫:眼睛要坏掉!于是很多很多年后,我需要戴博士伦。我讨厌眼镜,那让我看起来有一种大灰狼的亲切感。

我很忧伤,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

很多很多年前,我性格外向热爱生活不拘小节,也就是说我可以把一只袜子丢在卧室,另一只在书房;我可以把书包或者自行车或者外套遗忘在任何一个同学家;我可以一个月丢三次以上的钥匙、五次以上的发圈,而且这些东西在我全部买新的以后立刻出现。妈妈会在我发生上述所有事情的时候说:东西要有收拣,我说了一万次了!很多很多年以后,我有了自己的房子,所有来我家参观过的人都说,那屋子看起来像被抢劫过。

我很忧伤,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

这个问题我只能问自己,我不能问妈妈,那样会让我非常非常地没有面子。

妈妈给我说过太多太多的话了。

她说,字要一笔一划地写,我偏要写行书,我说反正以后都是用电脑写字,字写得潦草别人看不懂,还能防止被人偷看日记呢。妈妈不说了。于是我的字就千百年不变地难看,幸好后来果然是用电脑写字,不然我肯定在街上卖菜。

……

进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孙道荣)

每天,从外面回家,走进家门,你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年幼的孩子,总是跑着推开家门的,一进门,他就大声呼喊着:‚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声音里充满了骄傲和期待。虽然只是出去了一小会儿,他的爸爸妈妈却感觉孩子似乎离开了很久,而孩子一刻不在眼前,也让他们挂念、思念,所以,一听到孩子的呼喊,他们就张开温暖的怀抱,迎孩子进屋。

如果这个孩子已经在外面疯了一会儿,一脸汗珠地跑回来,他进家做的第一件事,一定是拿起桌上早就凉好的开水,咕嘟咕嘟地将自己的小肚皮灌饱;或者冲进厨房,乘妈妈不留意,用脏乎乎的小手,夹起一块肉,飞快地扔进嘴巴里。总之,他在外面玩得太累,太渴,太饿了,而家,就是他的能量加油站。

放学回家的孩子,走进家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卸下肩上沉甸甸的书包。我们已经习惯一代代地将梦想传递下去,做父母的希望有多大,孩子的书包就会有多沉。很多父母会守在门边,孩子一回家,就心疼地帮孩子卸下书包,但很少有人会卸下寄托在孩子身上的梦想。

而一个少年,他回到家后,往往会直奔自己的房间,将自己反锁在里面。也许有一封信,等待他看;也许他是急着给某个同学打电话;也许他和谁约好了在网上相见;也许,也许他只是仰面躺在床上,安静地瞪着天花板,或者坐在窗前,呆呆地看着窗外……一个少年的心思,你怎么能够明白呢?

一位年轻母亲,她跨进家门后,来不及掸去身上的尘土和疲惫,也顾不得理理一路上因为奔跑而有点凌乱的头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卧室里的摇篮,她要赶紧看一眼自己的宝贝,她已经差不多快两个小时,没有看见自己的小宝贝了,这让她无比想念,无比渴望。她迫不及待地给宝贝喂乳,迫不及待地抱起宝贝,迫不及待地呢喃着宝贝的乳名。

而一位母亲,她进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多半是走向厨房。她的步子,快得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旋风一样,刮进厨房。淘米,煮饭,洗菜,脑子里同时盘算着今天炖个什么汤。母亲在厨房里的步伐,总是跑得比时间还快,她的丈夫,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她的孩子,正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而她总是迫切地想赶在他们一跨进家门,就闻到扑鼻的饭香。等到电饭锅里飘出忽隐忽现的米饭香,她才感到

4 喉咙里冒火一样,在赶回家的路上,她就口渴难忍,直到这一刻,她才有时间去给自己倒一杯水。

一个中年男人,回到家后,常常是直接走到沙发边,一屁股陷了进去。这个年龄的男人,上有老,下有小,在单位又是骨干,劳心费力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永远有干不完的话,操不完的心。只有家,才能让他彻底放松,客厅里的长沙发,成为他暂时逃开这一切的港湾。

一位老人,颤颤巍巍地打开了家门。家里安静极了,自从孩子长大成人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后,这个家的欢声笑语,就像一个被掏空的鸟巢,孤寂像空气一样,占据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只有在节假日,孩子们从外面赶回家的时候,才带来一阵短暂的笑声。老人环视了一下家,这些用旧了磨损了的家具,记录着老人的一生,老人觉得亲切,又觉得陌生。走进了家门,老人一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最后,老人回身看一下,门有没有锁好。如果你留意,你会发现,再检查一下门有没有关上,这是很多老人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

走进家门,你会做什么?我想说的是,不管你在外面多么辛苦,多么烦闷,也不管你在外面多么风光,多么得意,当你回到家中,如果家人在家,请向他们微笑,如果家中无人,请沏好一杯热茶,等待他们回家。因为,家是我们的家,家人是我们最亲的人。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舞台(孙道荣)

①他拘谨地站在我的面前,脸上带着憨憨的讨好的笑,不停地搓着双手,显得局促不安的样子。我犹疑地看看朋友,朋友看出了我眼中的困惑,拍拍他的肩膀,对我说,他是我工地上最好的水电师傅,漏水那点小事,保准他手到擒来。

②家里卫生问滴滴答答漏水,已经很久了,找过物业,找过家政,都没找到症结。朋友听说后,向我推荐了手下的一名水电师傅,夸他手艺如何如何好。可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位水电师傅,样子看起来就木木讷讷,老实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他能行吗?

③他挽起袖子,从工具包里拿出小榔头、凿子,开始敲瓷砖。没想到,一干起活他就像彻底换了一个人一样,完全没有了刚见到我时的拘谨、木讷和局促。只见他左手握着凿子,右手挥动榔头,一锤锤准确有力地敲打在凿子上,在凿子的重击下,瓷砖一块块碎裂,飞溅。汗水很快布满了他的脸,他浑然未觉,继续有节奏地敲打着。一个多小时后埋在地下的水管终于暴露了出来,只见水管拐弯接头处,正不停地往外渗着水。他抹一把脸上的汗珠又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说:‚你瞧,问题就出在这儿。‛咦,还真被他找到症结了。‚得把水阀关了。‛我闻声赶紧跑到厨房去关总水阀。他指指水管说:‚这个水管弯头老化了,必须更换了。找几块干布给我,将水擦干了。‛我点点头,赶忙去找干抹布……当我将抹布递给他的时候,他忽然有点尴尬地笑着说:‚不好意思,把你当徒弟使唤了。‛我笑着摇摇头说:‚你这么辛苦,我也出不上什么力,递递东西,是应该的。‛

④他继续专心致志地埋头干活,我无所事事地垂手站在一边。从侧面看,他的神情如此专注,如此投入,如此专业,仿佛不是在修理一截漏水的水管,而是在做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我忽然意识到,也许对他来说,这就是他的舞台,只有在这个舞台上,他才可能成为主角。也只有站在自已的舞台上,他才会显得那么干练,那么自如,所有的拘谨、木讷、局促,以及仿佛与生俱来的自卑感,都瞬息离他而去。

⑤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

⑥单位边上有个停车场,收费员是个四十多岁的农民工大姐,平时看到她,都是一脸卑微。可是,当指挥一辆辆汽车停进车位的时候,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坚定而响亮,指挥的动作,特别准确、到位、有力。这个从未摸过汽车方向盘的中年妇女,在她的舞台上气定神闲,像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⑦我的一位老乡,在小区边上开了一家小吃店,他生性内向,讲话还有点娘娘腔,很多人看不起他,可是,他家的小吃,却是这一带味道最好的,尤其是他做的拉面,又细又匀又有劲道,回味无穷。而看他做拉面,更是一种独特的享受,一揉,二拍,三甩,四抛,五拉,六盘,七飞,八削,一招一式,无不充满阳刚之气,力量之美。在他的舞台上,他的这一连串‚表演‛,简直让人眼花缭乱,气吞长河。

⑧与那位水电师傅一样,他们都是为了生计,从遥远偏僻的乡下,来到了城里。在繁华、热闹、时尚、激情的城市街头,他们往往局促而无知,可笑而笨拙,憨厚而木讷,土气而无趣,显得与周遭

5 的一切都那么格格不入。可是,请不要轻视他们,更不要鄙视他们,那不是他们有什么错,而仅仅可能只是,没有给他们提供一次机会,一个舞台。而只要有一个舞台,他们就总是努力将这个角色演绎得最为精彩。因为,在他们心里,也有一个舞台,有一个人生主宰的梦想。

亲爱的杏仁胡椒(李丹崖)

我的舅舅是个厨师,一开始在大酒店承包整个后厨,后来,年龄稍大的时候,自己干起了个体,开了个小饭店,买些烩面之类的风味小吃。我去过舅舅的饭店,里面的美味的确也没能给我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舅舅厨房里的小便条却让我很感兴趣。

舅舅的便条用夹子夹起来,最上面那张上面写的是‚亲爱的杏仁胡椒‛。我很诧异,舅舅为什么写出这样一句话。舅舅并不是个太浪漫的人呀,甚至对舅妈都没有见到她这样称呼,怎么会突然对两样佐料称呼‚亲爱的‛。

我问舅舅。舅舅说,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杏仁和胡椒两样东西用完了,提醒我自己还要去买。 那你也没有必要称呼它们为‚亲爱的‛呀?

舅舅听到我的疑问,憨笑着说,做厨师的,哪个不该对佐料感恩。其实,我总相信冥冥之中,佐料也是有感情的。你对一种佐料投注感情,做出来的菜肴来,味道就分外的美,不信你试试。

我并没有像舅舅一样在以后的烹饪过程中这么对佐料耍浪漫。但是,舅舅这种对佐料感恩的态度,让我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温暖来。这个世界,我们若是能对身边这些与自己相关联的事物这般感恩,生活中岂不是举目之处皆有美好吗?

生命像一场旅程,也像是一顿盛宴,我们不能仅仅做贪心和旅人,更不能做傻傻的吃货,衣食住行之外,我们还要保守一颗温软的心,让所有与我们相接触的人和事都能和美地‚软着陆‛。

莴笋札记(佐霞)

冬,终也,万物收藏。人闲了,村庄也闲了,连猫狗牛羊也偎着稻草晒起了太阳。只有土地不闲,田野里的麦苗、油菜,青青的,铆足了劲的生长。院子边那些边角地头的菜蔬们也是一片青翠葱绿,白菜、青菜、花椰菜……冻得虽怜犹娇,在土地上呈现出一片妩媚。

莴笋是秋天下的种,冬天长成。比起春天来,这个时候的莴笋是算不得主角的,但莴笋妖娆玲珑又青春正好的典雅气质,却又总是特别地吸引眼球。无论是菜园里,还是菜场上,它们身着春装列队而站、整齐而卧的姿态,既亭亭玉立又端庄大方,宛如冬日街头足蹬流苏靴,身着绿萝裙,娉婷袅娜,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青春女子,既妖,且媚,吊足人的胃口,引人格外注目。

莴笋的根极浅,不费力,轻轻一拔即起。茎干挺拔,上有鳞,夸张点你把它看着‚龙鳞‛也是可以的。叶修长,青翠,散开来,花开一般,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莴尖像凤尾,四川人炝炒莴笋尖,便说是‚炝炒凤尾‛。‚老板,来一盘凤尾。‛这么一喊,雅趣横生,极美妙。

呵,经此一说,莴笋是不是就成了‚龙头凤尾‛了?‚龙头凤尾‛,菜地里一篇极美丽的‚好文章‛呢。

当然,莴笋生来不是为了欣赏,而是为了供人口腹的。诗圣杜甫在《种莴苣》中说:‚登于白玉盘,藉以如霞绮。‛虽然因为没有掌握好种植要诀,他种的莴笋二十多天也未出苗,无端让地里的野苋菜沾去了光,疯长了不少,但想起莴笋翠绿如玉、锦绣灿烂般的色泽,想起莴笋清脆可口、味道清隽的口味,他还是忍不住写下了对莴笋的赞美之词。莴笋,仅观其色,就能‚色‛诱众生,真是不简单。

莴笋的茎、叶、尖,均可食用,可谓寸寸不弃。其吃法可荤可素,可凉可热,可炒、可烧、可炝、可拌、可泡,常见菜品主要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素炒凤尾、翡翠蛋汤等。莴笋炖鸡也不错,但以我看来,最原生态最经典的吃法还是将莴笋切丝,与白萝卜丝、红萝卜丝混搭了凉拌。此菜不仅色泽好看,脆生爽口,很能下饭,而且还很有点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味道。安徽作家钱红丽在《风吹浮世》中说:‚人生的许多快乐都藏在饮食里。‛我深以为然,毕竟饮食不单单只是‚吃‛这一件事,更重要的还在于‚品‛——品其味,悟其韵。

莴笋好吃,自然会引诱人们争相栽种。见过城市里的人种莴笋,几块空心砖,装满泥土,莴笋排成列,长袖宽舞的样子,小小的空隙处还种葱,两两相配,嫣然精致无比,既可赏,又可食,真可谓

6 一举两得。

今年通胀厉害,蔬菜价格不菲,对面B 楼的金姐姐家,更是‚标新立异‛,干脆不种花了,转而让二十来个花盆全种上菜,青菜、白菜、莴笋、韭菜、葱葱蒜苗,应有尽有,小小一方阳台,俨然一长溜的菜地。

每天清晨起来,就喜欢站在窗前,欣赏她家的‚菜园‛。那些绿油油的家伙,诱惑得我满眼满心都滋长出无数的‚绿‛来,直跟家里人感叹:‚谁说高楼无‘菜园’,‘田园风光’在阳台。真真创意呀!‛计划着也要把家里那十来个种花花不开的盆盆罐罐好好利用起来,种上韭菜、种上蒜,对了,还要种上莴笋这个‚美眉‛,让幸福的小日子,慢慢地在一方小小的阳台上绿意盎然。

河湾的记忆(冯骥才)

记忆中的这个河湾,是我少年时常常去钓鱼的地方。它太普通了。S 形的河道,两边的土岸和缓坡生满了青草,如同铺了绿氈;夹峙这长长的小河的是上了年纪却依然健旺的老柳树。一束束长长的柳条浸入河面,被一些小浮鱼嬉弄着。

我和伙伴们在这里摘地而钓。钓鱼是一种心怀幻想的娱乐,我们又处在满脑袋充满想像又好动的年龄,这便总也找不到鱼儿们聚集的地方。它们好像故意躲着我们,我们只是在撞上大运时才钓到一条两条。但常常是几个小时过去,露在水面的水漂儿纹丝不动。我真怀疑这河湾的鱼儿们集体迁移或者全部隐蔽起来。可是在人家孙老头那里却全然两样——

孙老头在一家工具厂做钳工。上中班,每天下午三点钟下班,骑车到这里,把车子往老树上一倚,一手提着鱼篓,一手拿着一根细竹杆,坐下来垂钩便钓,一坐就是两个小时,一声不吭,也不换地方,只是隔不久抽一支烟。我们来了整整一天,到了太阳快落时,收获最多七八条。但是他在夕阳中提起鱼篓时,里边噼哩啪啦,竟是沉甸甸满满一篓。我每次问他有何妙法,用什么灵丹妙药,他都笑而不答。一次,他终於告诉我,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你坐不住嘛!‛

这话叫我受用了快一辈子。

声音

陪朋友买助动车,他发动了几辆车,让我听听哪辆车的马达声最轻。

站在一旁的车行老板说:‚看来是行家‛。

声音轻的便是好的,在许多地方是一种标准。

电脑,若不懂其中复杂的配置,那无妨,就听听电脑运行时的声音吧,悄无声息的总是好的。还有键盘,击打时‚啪啪‛作响的,那是大路货,而感觉有弹性且只发出轻微声音的,定是一块好键盘。在电脑市场上,有一款电源要价500多元,我问为何要价如此高,货行的老板说:‚这款电源装在你的机子上,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还是声音。

我发现人们正大量使用声音的评价标准去判断商品或者其他。一个城市的环境如何,声音的指标十分重要。一个风景区如果能做到万籁俱寂,那便成了神仙的去处了。

那么人呢?其实也是。

一个人悄无声息地活着,我会认为他是一个有操行的人。一个人如果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旁若无人,那绝对是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在美国打工的堂哥说,他在美国的机场候机室里要找到中国人很容易,哪个地方的声音最响,哪儿就有中国人。堂哥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感到很惭愧,因为我们把自己最丑陋的一面赤裸裸地暴露在了别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