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花开
初二 记叙文 2728字 180人浏览 lzglzg2000

等待“花期”

长沙市天心区青园小学 夏湘华 电话:13973180229

【引子】

有这么一个故事——

在山中的一座庭院里,有个勤快人每天打扫院子,把院子里的杂草除得干干净净。有一年春天,他要去远方,把庭院托付给一个朋友看守。他的朋友只是偶尔打扫一下落叶,并没有去拔掉院内的杂草。初春的院子里冒出了几簇草,后来长出几株腊兰,据说,腊兰一棵至少值万余元。主人回来后很吃惊,叹息说:“我几乎毁掉了一种奇花啊,如果我能耐心地等待,看看他们是什么,那么几年前我就发现腊兰了!”

【小漫—— 一株花期漫长的小苗】

三年前我任教二(1)班,班上有个叫“小漫”的孩子,长得单瘦,着装从未整齐过,校服上常年污渍斑斑,裤子穿得松松垮垮,时常会将鞋子穿反,甚至左脚穿球鞋,右脚穿凉鞋也能来上课。有一次他穿的胶鞋一只前面张开了“鳄鱼嘴巴”,另一只后面张开“鳄鱼嘴巴”,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还吧嗒吧嗒地响,惹得同学哄笑不已,而他若无其事。虽然读二年级了,可他不明白课堂意味着什么,可以任意下位,或躲在桌子底下自己玩。有时走到讲台上摆弄几下老师的书本教具,或走到别人的座位上拿走一两样东西,要不就伸手去撩一下听课津津有味的同学。课间,大家玩得好好的,他会莫名其妙的冲过去给别人一脚,要不就在操场上疯狂的追着同学跑。总之,他是很特别的的自由人。很多时候,小伙伴忍无可忍,都会到我这里告状。家长也三番五次的找上门来要求远离小漫的座位,甚至有人提出将他“清理”出青园小学。曾有老师在他影响课堂纪律的时候,想采用一点小手段“吓”住他,他竟挥舞小拳头敲打老师的手。后来,小漫的妈妈带他到儿童医院做了个检测,被诊断为“行为智力严重不正常”。

【花期漫长的原因】

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他在班上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我觉得他每次犯错并不是故意的,他不是心地很坏的孩子,不是不可救药的孩子。毕竟当年他才读二年级,我相信,一个年仅八岁的的孩子,他再使坏、再调皮都是可以纠正的。他每次犯错,只要我喊他,没待我开口,他准会很懵懂地望着我,用稚嫩而

又吃力的普通话问:“老师,你喊我干什么呀——”,常常会把“呀”字拖得很长。或者会撇着嘴巴说:“不是我要搞的,是XX 要我去踢他的——。”“的”字也会拖得很长,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其实是班上那几个机灵的的调皮鬼,利用小漫的懵懂,逗他干坏事。我慢慢的了解到,他之所以会穿戴不整齐,是因为父母对他关心太少;他之所以上课没规没矩,是因为他听不懂,不知道该怎样听课,他对学习没有兴趣;他之所以对同学莫名其妙使用暴力,是因为大伙都不愿意和他玩,对他另眼相看,甚至把他当工具。

【等待“花期” 】

在我看来,小漫既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孩子。无论是着装打扮还是行为举止都与其他孩子有差距,这本身就是值得同情的。在他的世界里有太多的阴暗和冰冷,本就不应该是一个八岁孩子所应承受的,这些也足以令人同情!与他相处到现在有三年了,虽然我也曾因为他违反纪律而恼怒;虽然我也曾因为他成绩拖班级后腿而焦躁;虽然我也曾因为他打其他孩子而生气。但从我心底里来说我并不讨厌这个孩子,因为我始终相信,他就是一棵稚嫩的苗,是一棵花期来的很晚的苗,他更需要我去修正与培育。

因此,三年来,只要他课堂上完成不了作业,我就会在课后守着他一一完成。为了让他得到同学和家长的理解,我在家长会、班会上动员大家给他宽容,给他帮助。我从未因为他“特殊”而让他独自坐在教室最前面或最后面,相反,把班上成绩最好性格最温婉的姝姝安排和他同桌。起初,因为姝姝受到欺负,姝姝的家长几次提出更换座位的要求,我一再解释和坚持,所以,姝姝和小漫一坐就是三年。为了让小漫能在课间玩一些健康正当的游戏,我给他找了几个懂事的孩子做专职玩伴,他们把小漫当成不懂事的小弟弟,牵着他的手一起活动。春游、秋游的时候,他们将自己带的美食与小漫一起分享,整个活动与他形影不离。我也成了小漫家的常客,还经常和他的妈妈通电话、网络交流。小漫的妈妈也许是因为忙或者太年轻,根本不懂得如何做母亲,如何教孩子,所以对小漫照顾得不好。大冬天也不知道给孩子预备擦脸擦手的霜,小漫又不讲卫生,所以常常被冻得脸上起痂,手上开裂。我一到冬天就会预备一支霜放在办公室,常督促小漫洗手擦霜。为了鼓励小漫,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纪律方面我对他降低要求标准,只要他完成了作业,不论质量如何都视同优秀作业;只要他考试有一点点进步,我就给

与奖励,只要他有两三天不打同学,我就会在班上表扬他。有时候他犯点小错误,同学来告状,我只是安慰告状的同学,并不会找小漫“算账”。三年来,不仅是我,我们班的每个孩子都慢慢读懂了小漫,再没有把他作为另类来看待,而是用理解、宽容的心态等待他的“花期”。

【花儿在悄悄地开】

三年过去了,虽然小漫仍然是班上最落后的一个,但与三年前的他相比,你会惊喜的发现,其实小漫的变化是巨大的!就拿他的课堂表现来说吧,读二年级的时候,他几乎没坐着听过一节课,常常不是撩别人就是缩在座位底下玩得两手黑乎乎的,书本文具被丢得满地都是;上三年级的时候,他不再缩在桌底玩了,有了一点点听课的样子,但书本文具仍被撒得满地都是,即便是你帮他捡起,待你转背,不用一分钟,你会发现他的书本又在桌子底下了;到了四年级,小漫不再把书本文具丢在桌底,只是摊在桌上玩弄,爱听的内容会抬头望望老师,望望黑板;现在小漫读五年级了,我居然有很多次看见他瞪着眼睛望着老师听讲,有时候还打开书和同学们一起朗读,兴致高的时候还举手发言呢!

虽然三年的时间并不短,但在这三年间,花儿已在悄悄地开放!

【小漫带给我的思考——等待 】

虽然我为小漫付出了很多,但我没能彻底地改变他。也许到他小学毕业时我还看不到一个干净、阳光的小男孩,但我始终相信,孩子的成长和庄稼、花草一样,有自己的生长周期。我们应当给每一株花草开花的时间,等待每一个孩子成长变化的过程,不要盲目地、过早的拔掉那些还没来得及开花的小苗,没有给予它们开花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使许多原本珍奇的“腊兰”与我们失之交臂。

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在《孩子,你慢慢来》一书中讲述她去买花的故事:一个五岁的男孩为她把花扎好,扎得很慢,很笨拙。“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5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她深情、细腻的笔触蕴含着爱的气息,触动我的心灵!我们教育者的心界也应当如此静谧美好,耐心的保护、尊重孩子的人格和自尊,静静地等待他们证明自我、展示自我。

教育孩子,要善于等待孩子的“花期”!

该论文发表在《湖南教育》2010年第六期,并获得市级论文评比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