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美的时光喜欢过你
初一 其它 5512字 387人浏览 nutang

十七八岁的年纪,喜欢你却不敢让你知道,耳朵只在意你的消息,脑海里定格着你的微笑,在那些最美的时光里喜欢着就这样默默喜欢你的那种感觉。认识你是在网吧,虽然常听哥哥说起你,但那次却是我第一次见你。哥哥向你介绍我后你只是回过头说一句“你好”就马上专注于自己的游戏了,我甚至都没来得及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是觉得你的眉毛好浓。哥哥说你是高手,我有些不屑地笑了笑,一条“游戏虫”而已。浓浓的眉毛、不懂礼貌,这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我不懂你们说的装备,也分不清屏幕上哪个是你哪个是哥哥,只看见“怪物”一个个倒地,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我就自己玩。耳朵里充斥着“注意后面!后面!”“笨蛋”这些喊声,难以理解你们大晚上的怎么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玩那么久。我想,这就和你们也搞不懂为什么女生爱看韩剧而且还看得眼泪汪汪的是一个道理吧。在进网吧前哥哥说好玩一个小时就走的,我们七点多进来的,眼看着都九点半了哥哥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无聊总是最好的催眠剂,我的眼皮已经有些不听指挥了,看你们“斗志昂扬”的,我也不好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听到你问哥哥:“你们什么时候走?”哥哥说:“没事,再玩会儿,有她呢,回去晚了也不会挨骂。”哥哥总是这样,每次都拿我当挡箭牌,我抬起手准备在他后脑勺上给他一巴掌,这时你突然回过头来问我:“你困了吗?”我吓得缩回手,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打了哥哥一下然后笑着对我说:“怎么当人家哥哥的,这种哥哥就该打。”这时我才看清你的样子,你浓浓眉毛下面的眼里含着笑,虽然比不上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但是很阳光,再加上这笑容,真的有一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嗯,他每次都这样!”说完我用手机敲了敲哥哥的后脑勺。不知道是我下手太轻了还是哥哥太沉迷于游戏,他头都没回只是扔过来一句“别闹,我要死了,不饶你!”我朝哥哥的后脑勺做了个鬼脸,你说:“困了吧,打完这局就不玩了。”虽然我点点头,但并没抱太大希望,因为我已经从哥哥那里知道这句话和“狼来了”没什么两样。过了一会儿你站起来说:“走了。”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想要确认似地问了一句:“真不玩了?”你笑着说:“那还有假!不是说玩完这局就不玩了吗?”我小声嘟囔:“每次哥哥都这样说可每次他都要再玩好久。”你笑着说:“我向来说话算话。”你坚定的语气突然让我觉得你有些不同,还在心里悄悄对之前的不屑小小愧疚了一下。我们真的就在那局结束之后从网吧里出来了,当然,哥哥是被你“拖”出来的。我们说完“再见”,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我的嘴角扬起一个哥哥察觉不到的弧度。从哥哥那里我知道你和他一样高我一届,你不仅是游戏高手,学习也不错,再加上你个子高,大家都叫你“三高”。那年我高二,学的是文科,不仅仅因为我喜欢文科,也是因为我理科太差,每次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我就觉得自己那点儿分数都对不起老师判卷时手里拿的那支红笔,所以我常说:“真想看看你们学理的大脑是怎么长的,那么难的立体几何,那么难的电路,那么难的化学方程式竟然都能学得那么好!怪不得大家叫你三高呢!”你总是摸摸自己的脑袋笑着说:“不能看,这都得密封保存。”听到你说这句话我笑得前仰后合的,到最后直喊肚子疼,你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我,说:“笑点那么低?!你稀有物种吧。”我越来越喜欢和你一起玩,因为和你在一起总是很开心。刚开始只要哥哥找你玩我就死皮赖脸地跟着,哥哥很嫌弃地叫我“跟屁虫”,我想只要能和你一起玩“跟屁虫”就“跟屁虫”吧,后来我这个“跟屁虫”开始嫌弃哥哥了。我以你成绩比哥哥好要你帮我补习数学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成功把哥哥甩掉。第一次兴冲冲地去找你,走到你教室门口时我犹豫了:这样会不会太唐突了,如果你不答应怎么办?就在我纠结要不要叫你的时候你刚好出来了,“咦?找你哥?”你笑着问。我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说:“我找你。”看你有点儿意外的表情我赶紧解释:“我是想让你帮我补习数学的”,怕太唐突我又加了一句“你也知道,我哥数学比我好不了多少。”你赞同似地点点头,说:“你哥数学的确不好,那以后你就周五下午来找我吧,我们下午是自习。”“你就答应了?”你的爽快让我觉得有些意外。“为什么你每次都要再确认一次呢?我向来说话算话,好不好?”听你这么说我笑了,“我向来说话算数”这语气和第一次见你时的一模一样。你帮

我补习完功课之后送我回家,快到我家门口时我说:“我到了,我哥肯定在写作业呢,要不要进去?”你说:“不了,我也回家做作业去。”我想了想问你:“我会不会耽误你学习?”你轻轻一笑,说:“哪的话,给你补课,刚好也让我回顾一下以前的知识,说起来,你还帮了我呢。”我笑着朝你摆摆手:“那我进去了,你也走吧,再见。”你双手插在口袋里笑着说:“没事,你进去之后我再走。”等我走到门口回头看你,你站在那里朝我摆手,你浓浓的眉毛在微黄的路灯下显得更黑了,你的微笑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这时我突然想起有人说过眉毛浓的人重情义。那天晚上躺在被子里想起你在路灯下说“你进去之后我再走”就兴奋得难以入眠。以后每到周五我都会准时去找你补课,比平时上课都积极。每次和你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都希望那条路能长些,长些,再长些,因为我很珍惜你我一起的时光。那时学校门口总是有卖棉花糖的小贩,那白的、红的、黄的棉花糖软软的,就像云一样,但云是飘渺的,棉花糖却是实实在在的。那次我要买,哥哥“很嫌弃”地说:“你都多大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吃棉花糖。”我得意洋洋地说:“嘿,反正是没你大。”哥哥说我幼稚不愿意帮我买,你却二话不说走向小贩,看了看那些插在小贩车子上的棉花糖然后回过头问我:“你要吃哪个?”“你要帮我买啊!还是你好!”我开心地跑过去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各色的棉花糖,我向来是有选择恐惧症的,现在也是,所以不知道到底该选哪个颜色。你说:“要哪个,这问题有那么难吗,随便选一个不就好啦!”我一听你对棉花糖就不了解,暗自得意,终于发现你也有不在行的了,我故意拍拍你的肩膀(其实是想像大人一样拍拍你的头的,可是你太高了,拍你的肩膀都有点吃力)得意地说:“哈哈,原来你也有不懂的呀,来给你普及一下,这一种颜色代表一种味道,挑颜色不仅仅是为了样子好看还是为了选味道。”小贩也很给我面子地附和说:“对,对,不同颜色味儿也不同。”“哦,这样啊,那你想吃哪种味道的就选哪种味道的不就行了”你回答得很干脆,可我想了一会儿还是纠结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想吃哪种味道的怎么办?”“好,那就每种颜色来一样”你对小贩说。小贩乐得直点头连着说了好几个“好”。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很诧异地盯着你说:“每种一样,这也太多了吧?吃不完。”小贩笑眯眯地说:“不多不多,每种味道都好吃,都尝尝。”结果我一手拿两个棉花糖,另外几个实在拿不下了你就帮我拿着,哥哥说什么也不帮我拿,还说:“太幼稚了,都不想和你走一块儿了!”我瞪了一眼哥哥说:“你看看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是我哥哥呢?”你拿着棉花糖笑着说:“他这个哥哥当得太不称职!”我们就这样拿着五颜六色的棉花糖“招摇过市”,看着那些云一样的棉花糖开心地说:“有你这个朋友真好。”其实当时我想说“有你真好”,可“其实”也只是“其实”而已。现在想想,也许当时说出来之后那种感觉就会不在了。我撕下一片棉花糖放在嘴里,那一片云一样的东西一碰到舌头就融化了,化成了那种白砂糖的甜,那一丝丝的甜经过喉咙沁进心田,连胃里都是甜甜的,就像暗恋带着的那种甜蜜一样。至今我都记得那个味道,那是暗恋的味道,属于我一个人而你却不知晓的味道。每次和你在一起都觉得很安心,有一种安全感,高二那些时光溢满棉花糖一样的温馨,喜欢你,就这样单纯地喜欢着你。我从没想过你不在我身边会怎样,也从没考虑过有一天你会离开,总理所当然地觉得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高考之后你就要离开了。你走那天大家去送你,我跟在你们后面没有说话,我知道我该像大家一样为你考上自己心仪已久的大学而开心,可是一想到你就要离开难过就挤满心间,我默默地跟在你后面,幻想着如果你可以不用走该多好。这时你突然说:“怎么走那么慢,是不是累了?”你停下来等我,我勉强挤出一点笑追上你,你看着我说:“连走路都这么慢,以后可怎么办,我和你哥都不在你身边了。”你总是爱开玩笑,这次我却笑不出来,只觉得喉咙发紧,鼻子酸酸的,我不敢说话,因为怕一开口眼泪就先流下来。“怎么了,干嘛不说话?”你低头看着我。我赶紧转过脸不敢看你,可还是来不及,眼泪扑簌簌地流出来,我想在它们滑到脸庞之前就擦掉,不让你看见,可是我越努力擦眼泪就越多。“怎么了这是,怎么还哭上了?”说着赶紧递给我一面纸巾。我不再去管眼泪哭着对你说:“你能不能不走?”我多希望能听到你说“行,我不走了”,可是,那不可能,我知道。过了半晌你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摸了摸我

的脑袋笑着说:“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你总是这样说我,每次我都会打你然后不服气地说:“你才是小孩子呢,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可那次我没有反驳仍旧哭着问你:“就算我是小孩子好了,你能不能不走了?”我像一个丢掉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明知不可能找到还抱着也许会有奇迹的想法拼命找。过了好久你才说:“我是去上学,而且放假我就回来了,又不是以后不见面了。”眼睛被泪水模糊了我好像看见一丝忧伤从你眼里滑过。我知道你说的都对,也知道你不可能不走,可还是不想相信你就真的要离开了。那时的我很难过仅仅因为你要离开一段时间,我很认真地难过就像很认真地喜欢你一样。你和哥哥都走了,我一个人去学校,一个人在操场散步,一个人在小贩车前买棉花糖,一个人去哥哥我们三个人常去的那家店铺吃米线,一个人走学校到家的那段路,一个人站在那盏路灯,想着曾经有一个有着浓浓眉毛的男孩也站在这里对我说“看你进去之后我再走”。我只是孤单但并不孤独,虽然我们不能像以前一样,可我觉得我们依然很近很近。那年冬天很冷,刚一入冬狂风就肆虐起来,那晚风依然很大,可我还是在晚自习之后和同学跑去天台,因为听说那晚会有流星雨。我只在电视上见过流星雨,不知道真实的流星雨会不会也像电视画面上的那么美丽,那么梦幻。风呼呼地吹着,吹来冬天特有的寒意,好几个同学都说太冷了就回去了,可是我还固执地站在那儿,因为我想欣赏大自然馈赠的这份浪漫的礼物。我用力往手心里吹了口气希望能暖和一点,就在我抬头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一道光从我头顶划过,很低很低,像一伸手就能触到那道划痕一样,“啊,流星,我看见了!”我本能地叫出来,那一刻心里溢满难以言表的感情,有激动,有兴奋,有一种想要和别人分享这份幸福的感觉。那一刻,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你的笑脸,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变得很小,小得好像只能装着你,那一刻突然好想和你一起抬头看着温馨的浪漫,那一刻突然好想把这满天的流星送给你。我给你打电话,听得出来你有些诧异:“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我来不及回答你,只是很激动地说:“你赶紧去阳台,赶紧去。”你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了?”我没回答你过了一会儿我问:“你现在在阳台了吗?”你“嗯”了一声,可那会儿流星没了,我很焦急,生怕流星雨就结束了,这时我才发现刚才看到第一颗流星时忘记许愿了,于是我赶紧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过一会儿流星更多,希望你也能看到。可能我的心愿真的被流星听到了吧,在我许愿不久又有一颗流星划破夜空,我来不及多想赶紧说:“抬头!流星雨!”流星一颗接一颗地滑过,我听到电话那头的你赞叹:“哇!好美!”不知是不是那一刻我站在流星雨下的缘故,当时觉得你的声音好温暖,那一刻我觉得那一颗颗流星好像也滑过我的心田,留下暖暖的,绵绵的,像棉花糖一样的幸福。我告诉你看到流星后许愿愿望就能实现,你不信,说那些都是骗小孩子的,我觉得你不对,因为我相信只要心诚愿望就能实现,直到现在我仍相信在流星下许的愿望真的会让流星听见。最后我以一种霸道的口气说:“你不许我帮你许,你说你的愿望。”你“哈哈哈”笑了,说:“你怎么还是长不大呢?”你禁不住“死缠烂打”最后只好投降:“好吧,好吧,我想想,我希望你能考上你心中向往的大学。”听到这句话我心里暖暖的,风好像也在这时变得温柔些了,我点点头说:“嗯,我会加油的!我再帮你许个吧,希望你逢考必过!”你笑着说:“嗯,嗯,那就谢谢我们这位诚心的小朋友了。”过了一会儿你又说:“外面冷吧,你别待太长时间,小心感冒。”虽然我已经有点儿发抖了但还是说:“没事,我穿的多。”犹豫了一会儿我才说:“想和你一起看流星雨,要是你和哥哥在就好了。”你沉默了一会儿说:“嗯,我也想你们了,等到寒假就回家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在“你”后面加了“们”,就像我故意在“你”后面加了“哥哥”一样。那是动人心魄的夜空,每一次流星划过心跳就会加快。你说:“这是我第一次看流星雨!”听到这句话我很开心,因为这也是我第一次看流星雨,因为我和你一起看了这场属于我们的第一次的流星雨,也因为你的第一次流星雨回忆里有我的存在,这已足够。带着喜欢你的那种只有我自己懂得的感觉我过完了高中,不过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喜欢你。有人问:“暗恋一个人不表白不会有遗憾吗?”我说:“没有遗憾,因为暗恋是一个人的事情,默默地喜欢着喜欢一个人的那种感觉已经足够了。”其实结局并没有我们

当初以为得那么重要,因为过程是美好的,是温暖的,是值得回忆的,就连其中的一些苦涩都是带着甜蜜味道的。有时候我也分不清是我在最美的时光里喜欢过你,还是喜欢过你美好了那些时光。不管怎样,当我把自己和一个有着浓浓眉毛的男孩联系在一起的所有青春回忆放进抽屉当做收藏时是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的。我想悄悄地对你说:“谢谢你,因为在最美的时光喜欢过你,所以那些时光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