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落在残伤之河——解读《反叛的鲁鲁修》作文
高三 记叙文 1937字 181人浏览 我叫黄小仙pure

[陷落在残伤之河——解读《反叛的鲁鲁修》作文]

因为时间不太多,就只写了lulu 和夏莉~而且很糟糕,请大家原谅~

接近黎明,城中大厦开始依次倒塌,让人不由得心一寒,陷落在残伤之河——解读《反叛的鲁鲁修》作文。他钩起嘴角,笑得邪魅而癫狂。再不见一丝犹豫和软弱。

这个如今最红的男主角,鲁鲁修·里·布里塔利亚。

他从小被作为父亲的棋子送往日本。成为质子。

但在几年后,布里塔利亚却违反了当初的约定,开始举兵进犯日本。而鲁鲁修就在这场战争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留下来的是鲁鲁修·兰佩里吉。

某种事物走到了顶峰的时候,迎接的就必定是灭亡。而布里塔利亚采取的制度,已被证实是不合理的反民主而行的行为。只是亲手推翻它的,是一个年仅17岁的少年,鲁鲁修。 他在这样的强大的神话中被创造,又在这个神话中成为一个虚妄。

他本该是布里塔利亚的第十七皇子,本该在万般呵护下长大,本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本该无忧无虑地接下那一捧捧鲜花。

七岁时母亲的死亡,瞬间扭转了他的整个人生。去质问父亲为什么没能保护好母亲,得到的却是不屑与冷漠。妹妹也因为看见了母亲被暗杀的过程而惊吓过度双目失明,且从此再不能行走。

反倒是在日本的那段日子,也就是动画的第一集,却显现出了真正的幸福。大片大片的绿色以及灿烂的向日葵,褐发的少年把手伸给黑发的少年,他们在山坡上看着下面的景物,宁静而美好。

可是幸福总是不能持久的。命运总是把属于他的那一小片幸福,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残片,把那些隐藏的事实,都赤裸裸地揪出来逼他去面对。

所以连最简单的梦也不给他。

十年后的相见,鲁鲁修和朱雀却成了敌人。当年的情分就在这十年中因为思念一点一点累积,可是相见的欣喜,却被各种复杂的情感压了下去。不可以再维持当年的感情,不能就此解脱,就在这无比纠缠间,鲁鲁修矛盾地活着,进退两难。

所以那一天,命运对鲁鲁修开了个太大的玩笑,逼得他不得不走上另一条永远不能回头的路,小学生作文《陷落在残伤之河——解读《反叛的鲁鲁修》作文》。

“我要娜娜莉幸福。”他微微扬起脸,轮廓分明。

他想要朱雀来做娜娜莉的骑士,来代替自己守护娜娜莉,可是当那白色机甲的驾驶舱缓缓打开时,露出的却是最不想见到的人——朱雀略有憔悴的脸。而尤菲米亚宣布朱雀就是她的骑士,更是为两人的关系与剧情推波助澜了一把。

任谁,在那种时候,都不会无动于衷的吧。

身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所以他只能孤单地在这个世界上行走。

他也不需要依靠任何人。

想要母亲活着,想要娜娜莉幸福,想要和朱雀做朋友,想要和尤菲一起度过快乐的时光,想要被父亲爱着,想要有人关心。

很多很多的想要,却只能尘封在心底。对我们来说仿佛触手可及,所以我们所想的只是某某好讨厌很担心明天的考试想要的多很多的钱为什么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这些很小很小,太近又太遥远的事情。

所以我们,自始至终都不懂得珍惜。

所以他只能变得不择手段,只能变得对一切毫不在乎,只能丢掉所有的感情。

黎明,决斗开始。[尽管真正要看到还要拖上一段时间]无法感知,却模糊觉得,又一个

伟大的悲剧。

夏莉总是叫他lulu ,语调亲昵,带着少女特有的娇俏。

有时带着气鼓鼓的表情,又有时因为华莲的“不正常”行为而有点心急。总穿着一身很学生气的服装,橙黄色的头发衬着黄绿色的眼睛,表情生活。

她就这样从心底暗暗地喜欢着鲁鲁修。散落的照片上每张都有他的身影。

她就是一个对鲁鲁修这样痴情的女孩,在她的世界里,鲁鲁修不再是那个阴郁的修罗,而是无比温柔。

只是,她爱上的人,是鲁鲁修。命运同样没有放过她。

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因zero 而死,那个清新的女孩从此也染上了一份恨意。有人责怪,责怪她那个雨天趁机吻了鲁鲁修,但在之后,这一点点小小的偷来的幸福,也被迫附上名为爱的记忆为利息,如数交还。

恨zero ,却在意外中发现zero 就是她爱的人。面对这个事实,夏莉崩溃了。在毛的心理战术下对鲁鲁修举起枪,眼泪痛苦地流出,再不见一丝美好,却始终,按不下去。 那种铭刻至心的恨,却还是不能战胜爱意吧,毕竟是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人。 她的手颤抖着,一边说着从来没有说出过的话。

“我想要你对我温柔。”

“这没有错啊。”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么多的期盼,那么多的喜欢,一项一项向她袭来,那是残伤的流水,将所有的悲伤一项一项展现。

鲁鲁修想要对她用gea 的时候,她惊叫着说不要,脸上满是泪痕。

突然想起高达seed-d 里的一句话,是有记忆比较好呢,还是没有记忆比较好呢。 是不是不记得一切,就可以不悲伤。

这部动画最精彩的地方,不是战斗也不是他的气势,而是一幕幕深刻的人性的体现,徘徊、无助,每个人的悲伤被以最强烈但不煽情的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

每个人的世界,都只剩下残伤的碎片。

原本以为早以解脱,却已陷在残伤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