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味道
初一 散文 1626字 652人浏览 lisa4212

组别 二 题号 7

学校班级 南京市金陵中学 指导老师 杨隽

姓名 仲旸

秋天的味道

清晨,走出房门,餐桌上留有一盒金色锡箔包装成的桂花糕,压在盒子下的还有一张字条。金色的锡箔纸,映射着清晨的阳光,格外刺目。清晨的阳光是最明媚的,仿佛为了补偿带来不了怡人的温暖似的,光线格外的明朗,在穿梭过俊朗的空气时,顺带着裹挟住空气中的气味,一并向远方射去。阳光是可以闻的,或许在你晒满一天的被子上,可以闻到你们这个城市中独特的味道。

我小心翼翼的拆开锡箔纸,生怕放走了桂花糕的气味,于我来说那就是秋天的味道。有人说南京是没有秋的,至少当那遍地金黄的落叶覆盖了整个古城,任由人们踩在上面窸窣作响时,就已经开始冷了。阳光似乎依旧的明媚,空气却一天天俊朗,似乎一夜之间夏日的喧嚣和闷热就随着遍地落叶所散发出的秋的韵味中荡漾开去。我却不以为然,当城中弥漫起一缕桂花的香味时,那就是秋。至少,在我的家乡,当第一朵黄色的小花开在遍树的绿叶中时,秋天就来了。

故乡在一个偏远的小城镇的边缘,与城市的繁华格格不人。五岁前,我都是呆在那里长大的,如今回想起来,留在记忆中的只有婆婆家院前的那两株桂花树。当第一抹黄色出现在绿色中时,就已经开始香了。桂花其实上不上真正的花,它是长在树上的,淡淡的黄色柔柔弱弱的,就像它的花香一样,也是淡淡的、轻轻的,就像一个退去世事繁杂的少女一般,就这样静静的立在这里。桂花香是甜的,像北方的杏熟透了散发出来的味道一样。花香也要用嘴去闻,张开大口猛的一下把花香全都吸了进来,花香就在嘴中慢慢的融化,徐徐的从喉咙中流下,不像蜜汁也不如糖水,就是那种桂花独有的甜味,没有蜜的腻也没有糖的浓,永远就是那种独特的独有的味道。童年的秋天全都充斥着桂花的香味,说来也巧,后来搬到南京,南京的秋也是桂花盛开的季节,虽然短暂。

为了留下这短暂的花香,婆婆可是有法子的,那就是做桂花糕。加一大勺糖放到温水中,然后把揉好的糯米团放进去,倒入少许的油,搅拌好之后,放到另一个锅中,锅的内壁是事先刷好油的,蒸好之后,就把桂花撒上去,浇上蜂蜜,桂花糕就做成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采来桂花,撒上去,婆婆说,要早晨新鲜采的桂花才好吃。这自然是我义不容辞的任务,稚嫩的手上放在双臂都包不住的树干上,猛的一推,树枝就会轻轻的摇晃,落下满地的桂花,就像爆米花炸开的样子。落到地上的桂花,用一个大篮子拾起来,洗一洗晒干就能用了。淡淡的黄色桂花糕,溢满桂花的味道,连射进来的阳光都沾染了桂花的香气,这就是秋天的味道。

后来,搬到南京,婆婆说不舍得几十年的家,要一个人呆在那,没随我一起搬来。本以为再也吃不到桂花糕了,哭着闹着要婆婆来,婆婆却不肯,笑着说“淘气鬼,婆婆不要你咯”。搬到南京后,才知道原来南京也是有桂花糕的,就不再哭闹了,满足的吃着南京的桂花糕。毕竟是小孩子,什么都能接受,南京的桂花糕甜了一些,却也没什么不妥。婆婆却不这么想,搬到南京的第二年秋天,婆婆终究忍不住坐上长途大巴,跑过来看我。尝了一口桂花糕,不禁皱了皱眉头,说:“糖味太重了,完全掩盖的桂花的味道,这有什么好吃的,明年秋天你回婆婆那里,婆婆做给你吃。”我笑着答应:“好啊,好啊”。那时已经二年级了,三年级的秋天,似乎忘记了一年前说的话,和父母去了北京玩。我不知道的是,婆婆那个秋天,采满了一厨房的桂花,每天都站到村口巴望。直到篮子里的桂花全都枯干了,桂花落了一地。我还不在知道的是,婆婆这一等就是8年。知道这些的时候,婆婆已经被村子里的人抬走了。村子里的人打电话来说,她啊,奇怪得很,身体本来就不好,每天秋天偏要一大早去采桂花,清晨的露水凉的透骨。厨房中到处都是枯干的桂花,问她要干嘛,也不说。连被抬走的时候,嘴里还在念叨,“我还等我孙子回来吃桂花糕呢”

本以为秋天的味道就是桂花的味道,可是后来吃桂花糕,再也没能尝到之前的秋天的味道,似乎味道中少了些什么。如今渐渐明白秋天的味道不只是桂花的淡香,还有浸在里面的那颗外婆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