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在一起
初一 散文 1007字 98人浏览 八哥誉宝

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父母姐妹都宠她,她任性、骄傲,容不得一丁点的不同意见。 那天,她跟父母吵架跑出了家门,躲到了大院里的花架后面,金黄色的花朵流瀑般的倾泻下来,与墙面形成一个斜角的空间,恰好可以容纳一个她这样身高的人,地面上堆积了厚厚的叶子,可躺可坐,透过花间的缝隙,里面的人可以观察到院子里的一切动静,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天气很热,院子里的人都回到了屋子里,正当她无聊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向她藏身的花架靠了过来,看到她的时候,小女孩吃了一惊,伸出去采花的手迅速缩了回去。她是爱花的人,这满院的花有一半是她家种的,如果是平时看到有小孩折花,她早就骂开了,可是这个小女孩的反应很奇怪,她不像其他折花的小孩子一样,被人发现就马上逃跑,她只是绞着衣角,不说话也不离开,恋恋不舍的盯着面前的花儿,像是要用目光把那花从枝头看落下来。她站起身,折了枝头上开的最艳的一枝递了过去,小女孩开心的接过,一溜烟跑出了院子。

傍晚的时候,她的表姐约她出去闲逛,想趁机劝她回家,她不理会表姐的好意,又不好意思开口拒绝,只好往城郊走去,在城郊垃圾场一些拾荒者搭建的窝棚旁,她看到了中午见过的小女孩在一个窝棚边冲她招手,她恶作剧的甩开表姐,跟着小女孩走进了窝棚。刚进窝棚她就后悔了,里面的环境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太阳还没落下,外面亮晃晃的一片,屋子里却是灰蒙蒙的,像老旧的黑白照片,散发着腐败的味道,唯一的色彩来自摆在断了半条腿的桌子上一个矿泉水瓶里的金黄色花朵,就是她中午折了递给小女孩的那枝。

小女孩拉着她走到桌子面前,拿起一些枯萎的花枝献宝般的展示给她看,一个劲的向她介绍什么花是她妈妈最喜欢的,什么花是她和妈妈公认最漂亮的,屋子里的气味让她很难受至极,她找了个借口出门,被表姐拽着离开了城郊,从表姐口中,她知道了那个小女孩的妈妈下身瘫痪,女孩的爸爸四处给人打短工,小女孩经常跑到别人家的院子里摘花,被人逮到过好几次,她自己说是为了摘花给瘫痪的妈妈看,却没人相信她,大家都像防贼一样的防着她。

她很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两年后,她父亲生了一场重病,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由于病房紧张,被安排住进了一个背阴的房间,看完父亲从病房走出来的她忽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就如两年前那小女孩想让卧病在床的母亲看到自己看过的漂亮花儿一样,她想让父亲和自己一样,感受温暖的阳光,呼吸清鲜的空气,最重要的是,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