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初一 记叙文 1468字 1927人浏览 hanhongwenku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古典诗歌中移情手法例谈

李学开

移情就是诗人把自我的情感移注到他所观照的物象中,赋予物象以生命化、有情化、人格化。从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到杜甫《春望》中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再到龚自珍《己亥杂诗》中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移情手法在我国古典诗歌中得到了广泛运用,委婉含蓄地表达了诗人丰富的内心世界,极大地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掌握移情这一表现手法,对鉴赏古典诗歌大有裨益。 李白《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众多的鸟儿都远走高飞了,孤独的云彩也飘然离去,越飘越远,不见影迹。而在鸟飞云去之后,只剩下诗人和敬亭山了。诗人凝视着秀丽的敬亭山,而敬亭山似乎也在静静地看着诗人。此时的敬亭山是那样善解人意,读懂了诗人内心的情感。而诗人也心有灵犀,深情地注视着敬亭山,人与山之间,心心相印,“相看两不厌”。诗人借助移情手法,化无情的山为有情的知己,从而让读者体验到诗人心头难以排遣的寂寞和凄凉。

戎昱《移家别湖上亭》:“好是春风湖上亭,柳条藤蔓系离情。黄莺久住浑相识,欲别频啼四五声。”诗人运用移情手法,赋予故居一草一木以人的生命和情感。于是,亭边柳条、藤蔓轻展身姿,伸出多情的手臂牵衣扯袖,不忍诗人离去:黄莺也不断地频啼呼唤,热情地挽留诗人这位相知相识的老朋友。诗人视花鸟为挚友,故笔下的柳条、藤蔓、黄莺也像他一样痴情,对诗人生出无限依恋的情感。这首诗委婉含蓄地表达了诗人搬家时对故居依恋难舍的深厚感情。

陆游《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梅花生于荒郊野外,无人赏识,孤独落寞,备受风雨的摧残。它无意与群芳争奇斗妍,即使零落成泥,碾为尘土,仍馨香如故。词中梅的形象实际上是词人自我的写照,梅与人融为一体。词人运用移情手法,借助梅花表达了孤高雅洁的人生志趣。

温庭筠《望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斜阳欲落未落,对失望女子含情脉脉,不忍离去,悄悄收着余晖;不尽江水似乎也懂得她的心情,悠悠无语流去。落日、流水本是没有生命的无情物,但在此时此地的思妇眼里,成了多愁善感的有情者。词人运用移情手法,将思妇的失望、痛苦心情表达得委婉而动人,激发了读者心灵的共鸣。

李清照《声声慢》:“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园中菊花堆积满地,都已经憔悴不堪,如今还有谁来采摘?冷清清地守着窗子,独自一个人怎么熬到天黑?梧桐叶上细雨淋漓,到黄昏时分,还是点点滴滴。这般情景,怎么能用一个“愁”字说尽?词人运用移情手法,将国破家亡、天涯沦落而产生的孤寂落寞、悲凉愁苦的心绪表达得细腻而真切。 从上面列举的例子中可以看出,移情离不开联想。诗人在生活中见到某种景物,而这种景物的某种特征与自己经历过的某种生活和思想感情有相似之处,于是由联想产生“情”;诗人又把这“情”外射给所见之景物,便产生了移情现象。因此,联想是移情的必要条件。 移情是古典诗歌中常用的一种表现手法,它使得诗中的客观物象充溢着感性生命形态的颤动和美丽,使得诗人眼前景与心中意融为一体,超感性而又不离感性。古典诗歌之所以会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移情手法的巧妙运用功不可没。

通信地址:湖北省英山县第一中学

邮政编码:438700

办公电话:0713——7062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