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著作
初三 散文 2004字 35人浏览 米修米修米修44

恩师著作:乡关何处

每到年头月尾,故乡总会成为热词,从安土重迁到远走他乡,从故乡沦陷到发现家园。大国情怀之一端,古往今来主旋律,在唐风宋月的诗意阑珊处,是李白的床前明月光;在鸡声茅店的孤旅中,是王维的雨打芭蕉叶带愁。时光越千年,此情不改;地域跨万里,唯兹动容。

游离与回归,柴门犬吠;安顿与彷徨,风雪夜归。念兹在兹,故乡,空间之一隅,又非一隅可涵盖;非时间之一点,又总是在三五月明夜心潮澎湃。说出来是一个温情荡漾、祥和幸福的词语,藏匿着的却又是无限的宿命。不只是和风丽日,不只有风花雪月,不单单青梅竹马,对一些人而言,故乡,又仿佛一个超能黑洞,一个无极命门,一个充满玄机的咒语。每到雨纷纷的清明和鱼奔长江客奔家的年关节点,这个命门或咒语便会自动开启,主动生成无数或悠远绵长或可歌可泣的动人篇章。

这些年,准确说,从年少更事开始,故乡于我一直是一个隐喻。它隐喻什么,是春夏秋冬的寒凉暑热,是山长水阔的爱恨情愁,还是四柱八卦的阴阳五行?至今还不是十分明白。但是,我分明感觉到那个隐喻的丝丝拉拉的游移。是的,它在不停地游移,现在也不因为我的关注而改变它游移的节律。它游移着,一直在游移着,似乎没有生命却又十分强健有力地游移着。如此,看待为隐喻可能是词不达意或似是而非,它是一种超然的存在,即如宇宙黑洞的存在一样,又如暗物质与反物质的存在一样。

正是这种存在,每一个人的故乡都是一个曲径通幽的传奇。主人翁既是你的祖祖辈辈,也是你和你的子子孙孙。甚至还有镜像中的另一个存在,即镜像中你的祖祖辈辈,镜像中你和你的子子孙孙。谁都不知道这个传奇的开头,也不知道它的结尾,过程也是即兴而原创的,我们都是局中人,剧中人,我们都是主角。这正是故乡的魅力所在,也正是它的超然物外之所在。

超然,乃故乡种种征候之一种:你思念与不思念,故乡都在那里;你回与不回,故乡还在那里。然而,彼之超然正是我不超然的正态因由。故乡,或许原本只是滚滚红尘里一片山河或纵横阡陌簇拥着的一座老房子,经由无数时光反复粉刷,涓涓亲情不断升华,在烈日和暴风雨中,在凤尾竹和月光下,在澎湖湾的外婆桥头,被每一名有个遥远故乡的人深情演绎为一部部皇皇大片,滚动播放,因此,此在与彼在环环相扣而相得益彰或相辅相成。

我的故乡,安徽,安庆,太湖,新仓,何家二房屋,枫树湾。这些语词,是化学元素之外的全新元素,是古老的纳音密码。我的生命,我的生命轨迹,我的性格气质,我的修养品德,我的喜怒哀乐,我的一切外在与内在,都不过是这个密码系统的一个偶然又必然的程序性表述,我们无法修改。我们唯一能做的是顺随与遵守。

生命多么像河流!丰欠荣枯,一切由不得你,你的职责就是顺随承纳,随波逐流或随水流淌。

河流也如生命。有原生的力量,有各自的禀赋性格,有各自的生命长度与宽度。安徽别称皖,皖为古水系名;太湖,最具标志性的是长河,北偏东流入皖水,再汇入长江。老家门前千米之外也有条河,叫松树堰,由东而西,环抱枫树湾,依傍月山下,或潺潺,或澎湃,忤逆自然的规律,向西流去,而后汇入长河浪里再折而向东,向长江流去,向大海流去。我混沌初开的生命历程就是在这种反搓中开始的:向东,向西;向西,向东。这种反搓的好处之一也许就是启迪着生命本有一种原始的冲动超越宿命而潜在而此在。基于这种如水的宿命,水为用神的四柱五行中,我将离祖始安。于是,随水流淌构成我的生命意象,上善若水成为我的人生信仰。

我将流淌,若水之既下,如水而随形。从松树堰到长河,从长河到长江,从长江到珠江,暂寄身于三江汇流的岭表三水。在向西向东、向北向南的随水流淌中,宿命的老家出离了,只留家国清梦中。还有清梦吗?在夜半,在零星的文字中,有过“今夜扁舟”的行吟,有过“日暮乡关”的叩问,有过“半江烟雨”的迷蒙,似乎独独少了涓涓清梦。

没有清梦,只有过去;没有故乡,只有梦乡。梦乡不是故乡,梦乡只是拥挤的梦想。这样的梦乡或者说梦想不是清梦,它太芜杂。为什么我们被称为游子,因为我们的故乡在远方,这之间有我们永远超越不了的空间距离与时间阻隔。从这个意义上也许可以说,梦乡是游子的故乡。

2008年的一次故乡行至今记忆犹新而又恍然若梦。那时,沉疴缠身的父亲期盼殷殷,千里奔波的我六神无厝,因此,动身前,一直在拖延,一直在回避,一直希望有一个如同芝麻开门一样神奇的咒语,帮我破解故乡这个超然存在,这个充满玄机的咒语。咒语无寻,约定已至,不得不踏上慢慢穷途。向北,向北,由凌晨至夜半,近乡情怯,心绪苍茫如穹辽大地。

如今,故园荒芜日久,我在千里之外。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夫子为华夏文明画了一个圆,故乡是原点,双亲是向心力。二老已故,游则无方,怅然若失,此恨绵长。“日暮乡关何处是”的感伤于是每每从遥远的唐诗里訇然中开,如水拍岸般叩击着湿漉漉的心灵。

又是年头月尾。来日方长,故乡也长,浩歌泛起,烟波江上。

如此时日,崔颢的诗句真好。读着读着,故乡再远也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