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的读后感
三年级 其它 2629字 9581人浏览 井冈之燕

《聊斋志异》读后感 《聊斋志异》,是中国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简称《聊斋》,俗名《鬼狐传》,全书共有短篇小说491篇。其题材非常广泛,内容极其丰富,艺术成就很高。此作品成功地塑造了众多的艺术典型,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故事情节曲折离奇,结构布局严谨巧妙,文笔简练,描写细腻,其中的很多故事还被拍摄成电影、电视剧,广为大众接受喜欢。堪称中国古典文言短篇小说之巅峰。

刚开始阅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这本书取名为《聊斋志异》,看了前言才了解到 ,“聊斋”乃作者蒲松龄书屋的名称,“志”是记述之意,“异”指奇异的故事。《聊斋志异》内容广泛,以狐、妖、仙、鬼,来概括当时封建社会的复杂关系,表现了我国17世纪的社会面貌和风气。

《聊斋志异》题材最大的特点就在于 “异”。它与明代拟话本小说描写现实生活中的世态人情不同,大多数写的都是花妖狐鬼的故事。那些虫鱼鸟兽,花草树木,在蒲松龄的笔下无不吸引人的眼球,活灵活现,变化万千。就是一些没有出现 虫鱼鸟兽、花草树木的故事中,也总有怪异之事。如《促织》中成名之子魂化蟋蟀,《阿宝》之中孙子楚魂附体鹦鹉等。这是一部借非现实的幻景物来寄托对现实不满的“孤愤之书”。《聊斋志异》的内容丰富复杂,瑕瑜互见,但总的看来,它所触及的社会生活相当广泛,反映的社会问题相当深刻,无论是揭露社会政治的黑暗和科举制度的弊端,还是描写爱情生活,都达到了新的历史高度。再揭露黑暗与官府的本质方面,《狼梦》同样写的很深刻。《狼梦》写白翁梦见自己走进儿子的县衙内,看见道上、厅上、堂上、堂下坐着、躺着的都是吃人肉的狼,而他们的周围白骨成堆,又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了老虎。作者在篇末写到:窃叹天下只官虎而吏狼者,比比也”。明白的告诉人们梦里的虎狼就是现实中官吏。而在《聊斋志异》整本书中,我唯独对《聂小倩》一文情有独钟。野魂聂小倩进入书生宁采臣所借宿的寺庙去诱-惑他。谁知,宁采臣刚正不阿,不受鬼魅之诱,不昧不义之财,义不容辞拒绝了聂小倩的东西和提议。宁采臣虽只是一位平凡的赶考书生,却也是世间少有的正人君子,并非贪婪好色之徒。这样的人在那个腐败混乱的世代当中真真是极其少有,更别说是两袖清风的官员了,简直是屈指可数。现在,两袖清风、大公无私的官员比比皆是,但是,贪官污吏也不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为了让我们的祖国更加富强,我们新一代就应该好好监督自己,正如:“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 与朋友交而不信乎? 传不习乎? ”中所说的那样,不要随意收他人的贿赂。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职位,也要做到“清廉”二字。本文中的妖怪可恶至极,利用聂小倩引诱他人,帮助自己练功,不知害了不少无辜男人。怪妖怪心狠手辣,更怪那些被害之人色、财两迷心窍。

《聂小倩》这一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一个人不可以有贪得无厌的欲望、野心和习惯,不可贪恋美色。做一个大公无私,清廉公正,拥有耿直之心的人。

再看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为何会流传于后世。松龄怪异,喜以鬼狐为记,故得名。鬼、狐、精、怪,在人类看来是及不上人的,那么松龄为什么要用它们做为素材呢? 人往往看不到自己,然而只要是别的“东西”,便一目了然。待他们将这些“东西”一番嘲笑之后,却恍然大悟:原来嘲笑的都是自己。

以比较简单的划分方法,鬼狐精怪也就分两类:要么是好的,要么是不好的; 要么是奸诈的,要么是真诚的; 要么是深邃的,要么是无知的。它们的分类的确比较明显,人可就不一样了。

人有时看狐,觉得狐比人好; 而狐看人,又觉得狐不如人。在人看来,鬼狐自由且法力无边; 在鬼狐看来,人活得踏实且平凡是福。于是,人认为鬼狐没有要变成人的理由,然而,鬼狐们却为此而绞尽脑汁。

鬼狐之中,道行高的,此志不渝; 道行不足的,前仆后继。不少的鬼狐有着悲惨的下场,或是魂飞魄散,或是含恨而终。对于它们来讲,成人的道路是那样的崎岖艰险。多少得道高僧,多少降妖术士,他们本着“狐是狐,人是人”的“公

理天命”,狠狠地挡在了鬼狐们成人成仙的路上。可是鬼狐们屡败屡战,但就算尸骨无存,也在所不惜。人们看来,鬼狐们是那样值得同情的角色,那些所谓降魔服妖的道士和尚又是那样的多管闲事、冷血无情。可尽管如此,人们却仍是对鬼狐们敬而远之,他们怕它们那种追求时的顽固,追求时的阴险,追求时的不惜一切。它们的追求已经不是可以轻易放下的欲望,而仿佛有这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在支配着它们。那种不知名的成人或是成仙的欲望,逐渐集结成了一种盲目而可怕的追求。在它们的心中,就有这么的一个信念: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可这对它们来说是多么的奢侈。于是,它们对人或是诱-惑,或是惊吓; 或是勾魂,或是索命; 或是投之以情,或是杀之以暴。然后,它们得以换上了人的衣裳,尝试着人间的疾苦,经历着人世的生老病死,而无怨无悔。然而呢,生活在尘世中的人们,却为了鬼狐们所抛弃的长生不老,高超法力,而费尽千辛万苦。

有时候会觉得,要是两者可以一开始便将角色对换,那也许就没有了不必要的悲剧。其实不然,因为两者都是会追逐对方的角色吧。

在没有鬼狐的现实社会中,人却有着同样的追逐。只要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那么这种追逐便无休无止。过着幸福小日子的老百姓们,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升官加禄。而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在心底却向往着平凡的日子。于是,在这两者之间,便是一种思想追求上的循环。穷人一旦变成了富人,便会怀念穷人的生活; 富人若不幸变成了穷人,也自然会回想那富人的生活。当然,在这之前,有一段艰苦的追逐,甚至有痛苦的悲剧。其实这种无谓的追逐也不只是存在于像穷人和富人这样有着明显差距的两者之中。人,总是这样的观念:别人的东西总是比自己的好。就是两样完全相同的东西,在一个人看来,也会觉得对方的比较好。于是便有了这样的一种人,他们总是希望得到别人的东西,甚至是性格。在寻觅之中,他们看不见原来的自己。他们将别人的优点看成是不可多得的优点,却将自己的亮点一味地抹杀。有朝一日,当他们真正地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也许就只会对着往昔的日记问到:陌生人,你到底是谁?

就像《聊斋志异》中的鬼狐精怪,追逐的低手,却是遗忘的高手。

倘若鬼狐安心做它们活得如浮萍一样的鬼狐,人安心做他们平凡甚至于庸俗的人,世上当然是能太平些许。但那停歇了的追求,那所谓的安宁,却会使尘世不但少了些引人的故事,更是没有了进步的光彩。现实之中亦然。

读《聊斋志异》,感慨很深,却无以言表,偶得谬感,不知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