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握住
初一 记叙文 1144字 2585人浏览 雪儿RUI770130

安然握住

南京师大附中初二(13)班 张译心

从五楼乘电梯到一楼散步,妈妈,我,外公,外婆。

按了电梯,我首先走进去,然后是妈妈,外婆,最后是外公。电梯门“吱吱呀呀”快关上了,外公前脚离电梯却还有寸步之遥,我下意识按了“开”键,电梯门猛地缩了回去。

我发现,外公变老了。

从前四人一起乘电梯,都会在门关闭之前全部进入。而且外公是一家之主,总是他麻利地按下“1”。可如今,他只是安静地倚在一个角落,一声不吭。

这种变化让我很不习惯,好像一夜之间,昨天和今天如若两人。可我又猛然想到,“昨天”是哪天?上一次我们一起乘电梯是在何时?

好像是两年前的暑假。或者更早。

难道这两年我都没有和外公一起出行?一定有。可仔细一想,每一次出门,我都率先冲出去,电梯来了,外公却还在屋里收拾。

“我先走了啊!”每次都是这样的匆匆,即使看见外公已经在锁门,我也习惯于一人先走,让电梯无来由地辙返一次。

其实外公早就老了,只是我没有发现,时光在一点点侵蚀他的年龄,他的力气,他的意志,只是,他从不提起。

我想起刚吃完的晚饭。

外公烧饭很好吃,所有原料到他手里都变成了美味佳肴。从前总是一到吃饭时间,一家人就围坐在桌边。外公进进出出端送各种菜,边走边兴致勃勃地介绍,脸上洋溢着自豪。可不知何时,厨房里也有了外婆的身影,忙碌来去的端菜也成了外婆一人。外公开始站在一旁教她烧菜,而非亲力亲为,娴熟地挥动铲子。

“爸,你不要自己动手了。”妈妈总是提醒他。

外公每周都会亲自为我做一顿饭。他坚信自己做的菜最合我口味,他坚信自己做的这一顿饭是一周里最丰盛的一餐。

“我今天不在家吃。”

“去哪?”

“和同学吃韩国烧烤。”

“那东西,哪有我烧的好吃!”

我总是无奈地耸耸肩,外公有时固执,特别是对他“毕生的追求”——厨艺。 最近外公忽然爱上了吃西餐,每次都会做些牛排,土豆什么的。

“你看,西餐不是很好吃嘛!”我高兴地说。

外公点点头。

我原本以为他真的变了口味。现在好像想到了什么。

在外公向西餐“妥协”之前,我已经连续几周在外面吃了。外公留不住我,才使出这一招。确实,之后我就一直在家吃,没有一次例外。而外公,总是不怎么动那些“洋人的东西”,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狼吞虎咽。

外公真的老了,他开始一点一点被岁月磨去棱角,一点点变柔软,变脆弱。外公想留我在身边,哪怕多一顿饭的功夫。只是,我不知道。

只是我,不知道。

“外公,明天你不要做通心粉了,我要吃中餐。”

外公一愣,随即露出了笑意,“好啊,好啊,我就说嘛,洋人的东西,吃多了就腻了。”

阳光斜斜地照着,抖落一身赤色的光晖,外公的影子被拉得格外长,像胶卷,足够播放一生的电影。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个黄昏能像这样与外公并肩走在路上,一起看日落。但我庆幸自己还有这样的机会,还有机会握住哪怕一盏茶的时光,和外公一起安然度过。

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