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中学生现场作文比赛一等奖作文
初三 其它 4465字 2715人浏览 芝环俊儿

1 广东省中学生现场作文比赛一等奖作文

一篇现场作文,一个初中学生,构思如此成熟,行文如此老成,让人无法不赞叹,也让人无法不期待:希望小作者能珍惜自己的潜质,在写作上更上层楼。

那年,天使来过

潮阳华侨初级中学 吴夏菱

“这不是我的错!”一声尖厉的长啸划破夜空。我本能地捂住耳朵,隔壁果然传来小孩子的哭声和摔碗砸盆的声音。那个疯女人又在折磨她的女儿了。

疯女人是我刚搬来的新邻居,她的丈夫沾染上毒瘾后又传染给她,俩人把家产吸个精光。后来丈夫为了筹毒资因抢劫伤人被判入狱。怀着孕的女人产下一女,当时正吸着可卡因的女人想都没想就给女婴取了个名字——可可。这些都是我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听出来的。她还眉飞色舞地告诉我,可可脑子有病,这大概更深深刺痛了女人,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女人彻底疯了。

我妈手舞足蹈地讲述这个新邻居的底细时,我却无动于衷。当今社会这样的“奇闻轶事”太多了,我早已不是那个单纯地相信真的有天使在身边的小孩了。

疯女人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却不管她的女儿。可可总是蹲在弄堂口看着别的孩子玩,别的孩子不理她,也看不起她。每当他们联手嘲笑她或捉弄她时,可可总是晃着大大的脑袋,痴笑着看着他们,好像在玩一个有趣的游戏。每次看到这一幕,我都有点不忍,却又在心里劝自己少管闲事,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赶回家。妈妈早就告诫过我和弟弟:“别碰那个疯女人的崽,多脏!”弄堂里的其他人对此也见怪不怪,笑嘻嘻的走开了。

回到家,我听见爸爸在饭厅里大声抱怨:“现在的人太没人性了!老板又扣我工资了,不就迟到了五分钟嘛!”我突然想起刚才好像看见爸爸就走在我前面„„我进了房间,看到桌上成堆的练习,隐约听到窗外小孩子对可可的咒骂,我叹了口气,一头扎进题海中,将心中那个展翅欲飞的天使硬按了下去。生活的重压早已碾断我的天使之翼,这似乎不是我的错,但又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可可不知从什么时候与动物交起了朋友。再次经过弄堂口,我看到了温情脉脉的一幕。可可用干瘦的小手抚摸一条流浪狗的脑袋,流浪狗将脏兮兮的头往可可身上蹭,嘴里呜呜叫着。那一刻,我的心柔软的舒展开。那条老狗我认识,食堂的师傅怕它偷东西一见它就敲打锅碗吓唬它,院子里的大爷怕它传染疾病一见它就拳打脚踢。就像不曾为可可做过什么一样,我也不曾理会过那条老狗的哀嚎。此刻我默默看着这片灰色天空下平凡而温馨的画面。这两个被人们遗弃的生命在互相关爱,用一颗心温暖另一颗心。那一刻,我隐约看到纯白的天使之翼正从可可背上张开。

终于还是出事了。

是一个下午,春日暖暖的下午。那帮野孩子要可可去捡落在电线杆上的风筝,可可高兴地答应了。她从上面掉下来时没有尖叫,所有的孩子都说可可一直在笑,不是平常那种傻笑,而是一种圣洁的微笑。

那天晚上疯女人一直在尖叫,在叫她女儿的名字,在叫“可可、可可。”

天使来过,天使又走了。那年天使悄悄飞落人间,却被粗暴的人们赶走。可可走时,人们是否听见上帝落泪的声音?

2 『点评』

作者给我们讲了一个很悲惨又很平常的故事:丈夫因吸毒抢劫而入狱,同样吸毒的疯女人带着一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小女孩可可过着孤苦悲惨的日子。可可为弄堂里的孩子排斥、捉弄,没有人愿意理睬她。可可只能与一条流浪的野狗交朋友。后来,为了给弄堂里的孩子捡落在电线杆上的风筝,可可从上面摔了下来,死了。这些琐碎的片断,缺乏戏剧性,这故事不容易讲好。作者很巧妙地以‚我‛——一个正在成长中的中学生作为叙事者,借‚我‛的庸俗的小市民母亲之口来介绍疯女人的身世,来巧妙反映出人们对于不幸者的冷漠看客心理。同时,又借助‚我‛的观察来写可可被大人遗忘被小孩欺辱的可怜,并以‚我‛的心理活动来折射出可可孤独而单纯的心灵。这一独特叙事视角的引入,使一个平常的不幸者故事成为了一个不幸者与旁观者(看客)的故事,使悲惨的社会故事具有了内在的心理张力,使叙事有了诗意,有了强烈的抒情意味。无疑,这是一篇能让多愁善感的读者流泪的作品,但更是一篇能让读者审视自己灵魂的作品。

作者很有节制力,没有一味地卖弄悲惨和同情,没有让抒情泛滥,对行文控制得非常好。如贯穿始终的‚我‛的心理活动描写,既写出了‚我‛对可可的同情和理解,又写出了世俗见解对‚我‛的影响,两方面都是点到即止,既丰富了作品内蕴,又不至于淹没了叙事。而叙事也很干净,没有过分的描写,语言朴实、老成,用词经济而富有表现力。如开头段的两个‚又‛字,便巧妙地点出了疯女人一家的不幸。又如用在‚我‛的妈妈身上的几个词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等),便有力地刻画了一个好事的庸俗小市民形象。又如结尾写到可可出事‚那天晚上疯女人一直在尖叫,在叫她女儿的名字,在叫‘可可,可可’‛,一句话把疯女人心底对女儿的爱透露无遗,联系开头写她折磨可可的情景,让人不由为之感慨,为之震撼。

殇. 沈园

汕头潮阳棉城中学八年级 郭博嘉

苦春,微寒,雨如帘。

掐指算来,也有十年了吧!琬儿,你过得好么?!

陆游痛苦地皱紧了眉头,仰头灌下了一杯苦酒。就是这座沈园,他与唐琬的沈园!

是他!真的是他!隔着雨帘,唐琬见到了颓废的陆游,那个她爱了十年却别了十年的陆游!这十年,他过得好么?!

哀怨,纠结,雨如幕。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陆游无奈地摇摇头,又灌下一觞酒。

唐琬撑着伞,呆呆地站立在雨中,抬头见那陆游,无限惆怅。

“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陆游吟诵着,倍感凄凉。琬儿啊,你在何方?!

“陆游„„”唐琬禁不住轻唤爱人的名字,声音卡在喉头,欲语还休!

这分明是心灵的呼唤!陆游一怔,举杯的手悬在空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了那副熟悉的面孔。是她!真的是她!那个浑身散发着与这个封建社会格格不入的才气的唐琬!隔着雨帘,陆游见到了憔悴的唐琬,那个他爱了十年却别了十年的唐琬!

四目相对,纵有千言万语,未语泪先流!

3 唐琬握紧了伞柄,瑟瑟发抖。曾经在脑海里设想了千万种重逢的场景,可为何偏偏是在这座沈园中与他相遇?!相逢竟是如此沉重!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模糊了眼前的景象,也许,这样的虚无只因她唐琬置身梦中?!

陆游攒紧了酒杯,微微颤栗。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这十年他为她牵肠挂肚辗转难眠,期盼着与她的相遇,可此刻,为何只有内心无限的悲凉?!

痛苦,无奈,雨如注。

“琬儿!”一位陌生的男子像他陆游那般轻唤唐琬的名字,温柔而深情。顺着唐琬迷离的目光,男子看到了同样迷离的陆游。

周围变得安静了,只剩雨打在伞上的声音,这节奏与心跳重合。哒哒,哒哒。这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才能听到心声,是一种心硬生生扯痛的声音!哒哒,哒哒。唐琬紧紧地握住了伞柄,眼泪顺着消瘦的脸庞滑落,雨水也顺着伞滑落,冰冷的雨水将唐琬禁锢在水幕之中,如同当初婆婆强硬的态度。“女子无才便是德!”七个冰冷的字从婆婆的齿缝间挤出,一对鸳鸯便被硬生生地拆散!

那陌生的男子似乎明白了一切,手搭上唐琬的肩头,挽着唐琬上了楼。

魂牵梦萦的两人,不知在梦中重逢了几回,而当对方活生生的站在彼此面前,两人却又缄默了。是无言以对还是欲语还休?

唐琬早已哭成了泪人,而他陆游,只能红着眼眶,哽咽着挤出一句:“唐琬,还记得这沈园么?”是唐琬,不是琬儿!是问她还记得沈园么而不是问她过得好不好!

唐琬不由得更握紧了伞柄,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她都能感受到钻心的痛了,也唯有这样的疼痛才能缓解内心窒息的感受!唯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她冷静了下来,呜咽着点点头,这沈园呐!她唐琬怎会忘记!

“这位是?”陆游纵使有千万个不愿意,他也逼迫着自己问出了这句。

“我的官人,赵士程。”唐琬似乎惊醒了一般,眼泪却又夺眶而出。

悲哀,绝望,雨如泪。

“„„”陆游无言以对,这陌生的男子赵士程,是她的官人,琬儿的官人!

“好一个唐琬的官人!哈哈哈哈„„”陆游竟苦笑了起来,仰头把那杯早已凉彻心扉的苦酒灌下,烈酒顺着咽喉滑进冰凉的内脏,所到之处,如同一把剜刀滑过,钻心剜骨。

算了吧!执着了十年又能如何?这十年,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了!再也不会有人抑制琬儿的灵气才华了!也许琬儿选择了这个赵士程才是她最好的归宿?陆游决绝地放下酒杯,正欲转身离开。

“陆兄!”是他赵士程,琬儿的官人赵士程!他叫住了陆游。“琬儿„„”

唐琬感激地回望了赵士程一眼,缓缓地放下不知握了多久的伞,颤抖着斟满了一杯酒,顾不得酒洒出酒杯,唐琬颤抖着递向了陆游。

“我„„我敬你!敬这过去的十年!”唐琬终于说出了这句,却止不住眼泪再次夺眶,双手抖

4 动得厉害!

陆游盯着唐琬的双眸,那是一双怎样的明眸啊!此刻却泪眼婆娑!透过那双泪眼,陆游分明看到了唐琬和他一样痛苦的内心,充满纠结,十年的思念盘根错绕。最后再一次对上她的双眼,曾几何时那双明媚的双眼被忧伤笼罩?迷茫茫无法散去„„

陆游几乎是夺过唐琬的酒杯,一饮而尽,泪水随着洒出嘴角的烈酒滑落滑落„„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绞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悲痛万分的陆游不禁提笔挥毫,扬扬洒洒,就这么在壁上题写了一阙词,然后,头也不回。

“陆兄!带上一把伞吧!”还是那赵士程!

看着赵士程手里的伞,那伞柄,必定还留着琬儿的手温吧?!怔怔地看着伞,猛地抓过伞柄,陆游真的就逃离在这冗长的梅雨里了!

恍惚,虚无,雨如愁。

唐琬终于都放声痛哭了,这是一份怎样的悲愁?!

……

十年轮转,恍如隔世。谁的眉眼已成彼岸?回眸已是万年心!又一个十年,陆游再一次故地重游,这沈园呐!究竟要埋葬陆游多少哀愁?!

手里攒着当年的那把伞,再次登上角楼,手抚摸过栏杆,墙壁,指尖抚过的粗糙多么熟悉!——陆游看着十年前的壁上题词不由一怔,在他的那阙词下是几行娟秀的字迹——琬儿!

陆游颤栗着用手轻轻抚过那些有些斑驳了的字迹,唐琬的一颦一蹙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陆游忍不住吟诵起来——琬儿,琬儿——

“世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陆游的肩耸动着,控制不住地耸动着„„

“这不是我的错„„”

@一篇现场作文,一个初中学生,构思如此成熟,行文如此老成,让人无法不赞叹,也让人无法不期待:希望小作者能珍惜自己的潜质,在写作上更上层楼。

本文的亮点:

1把沈园、梅雨这两个重要意象组合在一起,构建陆、唐故事发生的场景,以雨为载体,揭示人物活动的特殊环境,用“雨如帘”、“雨如幕”、“雨如注”、“雨如泪”、“雨如愁”工整句式排陈,暗示情节推进。雨越下越密越大,人越来越愁越悲。

2. 借托雨景暗喻社会背景残酷绝情,为后面陆游悲痛欲绝脱口而出的一声长叹“这不是我的错”为陆游释放心中悲愤之情埋下伏笔,又巧妙地扣住写作要求,构思奇巧。

3. 对人物难以捉摸的内心世界表现细腻,把握人物情感很有分寸很到位,为读者演绎了一段凄美的陆、唐爱情悲剧,引发读者深思。

4. 诗词引用巧妙,恰到好处地揭示人物内心世界,激起情感波澜,显示出小作者厚实的文学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