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菊花茶,一曲茶里人生
初二 散文 794字 266人浏览 陈喜经济男

穿过红尘阡陌,穿过心灵芳草,饮一盏菊花茶,品一段茶里人生,拾一段优雅心情。

老公远途带回一包菊花茶,晚饭闲逸,约了两个好友,傍幽窗静夜,一弯月,星光点点,柔风,花香,远处的朦胧而摇曳的灯火&&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一方茶几,几只茶杯,此时此境,饮茶,正适宜。

朋友落座,老公取来茶,并不急于打开,捧在掌心里,故作深知灼见状:诸位,这可是黄山的贡菊茶,采用胎菊而制。它生长在高山云雾之中,采黄山之灵气,汲皖南山水之精华,无污染,是绝对的绿色饮品。

我便掩口窃笑,这类式的广告用语,其实是茶叶包装袋上所言,经老公的装腔作势状,彷如掌心里捧着的真的就是黄山的绝品了一般。

友人笑他故弄玄虚,催他快些泡来,一品其精,方道其间道理。

老公越发的不急,吊朋友的胃口,用极其夸张的语言渲染菊花茶的妙处。急得朋友欲抢,老公才动手打开茶叶的包装。

菊花,乃花品清新淡雅冠著,以菊花为茶,尤其这黄山的贡菊茶,该是有独到之处才是。几双眼睛凝之,想先饱了眼福,再饱口福。殊不知,展现在眼前的并无稀奇之感,干瘪,色彩暗淡,绝无精彩而言。也不是夫所言的所有胎菊,范范之中也只是参杂一些罢了。不免得就有些的失望。也暗自担心老公要为此夸夸其淡而付出担当的后果了。

老公并没有失色,拿出他那只精致透彻的玻璃茶壶来,清洗擦拭,悠悠然的,大有深谙茶道之风范。这只玻璃茶壶可是老公的最爱,自己从来没舍得用过,只在贵重的场合才肯拿出来,与人共享。他常说好茶才可以配得上这只好茶壶,可见这菊花茶,于老公,可见一斑了。

老公将数朵干瘪的菊花放在了那只透明的玻璃茶壶里,开始注入沸水,随着沸水的介入,那些干瘪的菊花在茶壶里翻腾摇曳,上串下跳。待到壶中水平静,霎时,一朵朵淡黄色的菊花,盛开在透明的玻璃茶壶里,淡雅,清新,飘逸,宛如浴在净水里的青黛女子,素雅宁馨,温韵婉润,楚楚动人,难画难描的曼妙与精致!

于是久久凝眸,醉在那份优雅的纯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