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美的月,忧伤的琴
初一 散文 1004字 111人浏览 liukaituo3

不知怎的,最近什么都不正常了,不感兴趣的东西突然变得感兴趣,而感兴趣的东西又觉得曾经的我很好笑。似乎某些东西在试图改变我的心意,看来它也有效,它的确改变了我的习惯甚至习性。终有一天我将蜕变成为它理想中的那样,那样优秀,那样愚蠢,那样听从它的安排……

我默然改变着,无异议的跟随他去,我放下了很多,又拾起了许多,直至他的精神力量无法启动我这副空空的庞大的躯体,但它仍不放过我,依然围绕着我,直至它能重新驱动我的躯壳。似乎它是从一曲《神秘花园》中蜕变出来的,因为我喜欢上了忧伤。

我是一个感情脆弱的人,某一天的某个时刻,我抬头仰望月,它亮的凄美,亮的耀眼。倏地耳畔响起了那曲让石头都能化成水的钢琴曲,一种似乎能够烫伤人的液体从眼角滴落,落在手上,没有声息,只是它不在滚烫,而是能够冰封住任何物体的冰凉,哦。我突然明白,泪水是能够证明什么的,泪水证明了从沸腾走向冰封的距离有多长,其实走过去仅是1秒钟的挥散。“噢,没什么可悲的”他对我说道。“为什么,你是谁”“那是泪自己选择的路,它不呆在眼眶里,跑出来,走它自己想走的路。”“额,你到底是谁?我们何时能在见”“我随时在你身边”突然想到了什么,高声问道:“你是住在我身体里吗?”高声叫着没有顾忌道自己是在夜幕下的街道上。可是许久它不再回答。它却给我留下了许多用不尽的力量,当自己堕落时,心口剧烈疼痛,继而那个熟悉的声音说道“不可以的,你不可以那样!”一切又恢复,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只是不敢再堕落。而后细想为什么以前他与我对话的时候我毫无感觉,而这次心却会痛。莫非它真的住在我身体里?默然……夜深了,怀着这个莫名的猜测我进入了梦乡。在鲜花簇拥的庭院中一个似曾相识的孩子,正蹲在地上,看蚂蚁在劳作,用手去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自己也似乎被拍了一下,我惊异,难道这是我自己?又一次心痛,也伴着一句话“难道你忘记了吗?这是你自己啊!”噢,忙着自己的事情,竟然把自己儿时的那份单纯,无知给忘记了,都不认识自己了。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快,忽的面前的儿童变得堕落,我惊恐,自己的心也剧痛,哦这感觉似乎就是他与我对话前的疼痛。我忍住疼痛,上前阻止他的思想,也说出了那句“不可以”……梦醒了,此时已是东方微微泛白的时候了,想起那个梦,哦,原来,是你忍着剧痛,来一点点修正我那已经弯曲的事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哦,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伤的,因为你也是我,我也是你。我们是同进退的,我们共用一个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