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荒凉中,抽长
初二 散文 1217字 28人浏览 阿葡萄神灯

这世上,似乎从不乏生存于荒凉中的生命。就像冥冥中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无计可施之时,牵引着人或是物在广袤的世界上寻一处荒凉处,扎根。

于荒凉中生长的植物,我自是见过不少。像山壁间突兀而出的苍劲松柏,老屋瓦下飘摇的野草,石块阴处密长的青苔。更遥远的如赞词中的雪莲,依米花。其坚毅卓绝令人感叹。但终因其为植物,于我没有太多的感染。

比起他们,那些在荒凉中生活的人们更吸引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们所居住的,是林立的高楼挤压着的小小地块。如果没有那刹那间的意动,我想我也只是会一次次的擦肩而过。那是一个晨光乍明的早晨,我看见丝缕的阳光漫上古意的鱼鳞瓦时,心中忽生一股悸动,一种探询的渴求。望了望那幽深的小巷,我踌躇着走了进去。

这块被人们遗忘的小世界正如我想象的那样,狭小冷寂。一排排的店门,木质的门扉黯然的闭着,只有零落的几家安静的开着。几个老爷子坐在柜台旁,目光追循着来往的行色匆匆的人们,当那种目光盯在我身上时,我几乎要逃离。因为我厌恶极了那种感觉,那种毫无生机,满地苍凉的感觉。

然而前方拐角处腾起的热气留住了我,顿了顿,我迈步前往。还是一样拥挤的房屋,灰白色的蜿蜒的巷道,唯一不同的是出现了一家早餐铺。这的确只能称之为铺,小小的店门连进出都很不易,里头歪歪斜斜的坐着几个顾客。里面放不下多余的一张桌子。于是这铺子前就摆了一张狭长的桌子。上面整齐的码放着些蒸笼,乳白色的雾气氤氲开来,一切显得很是简单。但那店老板的笑容却令我怦然心动,那是一种满足的微笑,一种自食其力的自得,是一种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满足感。看着老板穿着单薄的衣裳在蒸笼前忙碌着,我突然明白,在他一层层的码放蒸笼时,他正是在堆砌勇气,堆砌面对生活的勇气,堆砌于荒凉中抽长的力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荒凉中找到这一股猛烈抽长的力量,于是兴之所至,便往更深的巷弄走去。默默的走了一会儿,正当我要打道回府之际,一声轻轻的童音硬生生的扼住了我的脚步。循声望去,那是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背对着我坐在高高的门槛上,迎着屋外的光线,轻轻的读着课文。手里捏着一个小小的烧饼。当那琅琅的嗓音闯入我耳膜时,我碱性,那一刻,我听见了生命拔节的声音。是的,这个孩童,正在以他自己的方式,从荒凉的土地上艰难的汲取养分,拔节,抽长。

这以后,我也曾在乡间的田埂上看到过那些微笑,在城中工地上感受过那种满足,在乡下小学校里听到过这种嗓音。然而我更能知道,他们所共有的一点精神,一股力量,就是能在荒凉中抽长。

梭罗说:“落日的景象从救济院的窗子反射时同妇人的窗子一样明亮;雪在他门前也一样在早春融化。一个心灵安静的人,可以在那里既满足又欢愉的生活。”生命赋予我们每个人的都是一样的。虽然命运的安排是某些起步点不同,但我们同样拥有自我成长的机会。即使处于荒凉之中,我们也要勇敢的面对既定的生活,凝聚所有的勇气和力量,尽情抽长,汲取一切的养分,充实自己,壮大自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无论每个人最后的境遇如何,那些学会和在荒凉中抽长自己的人们,我想至少,他们的人生已经不再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