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我的路
初一 散文 2121字 152人浏览 欣其所郁

天气就这样变暖了,银杏树的叶子好像一夜之间就在我眼前飘了。樱花开了又开始落了,让我想起10几年前的一张照片,我撼动着樱花树干,爸爸抓下了那一刻的落英缤纷和我。从那时候起我们都没有专程去看樱花,直到现在我看到有人发贴问青岛樱花的时候都在想,那固然也是一种美,然而,繁复压抑又注定带着日本殖略烙印的它,再美,那种赏欣也被它的造做中和了。

我意识到自己唇上长出了一颗痣。其实它不是突然出来的,之前浅浅的小小的,而我没被谁提点过,所以没有在意。如今,它在我的下唇往嘴角的位置越来越明显,我被朋友的提醒搞的正视它。据说这里是一个吃痣,意思是说,得此痣者一世不愁吃喝。民以食为天的世界上,它岂不是成了我富贵荣华的一份安慰?只不过,唇彩都盖不住的它似乎有点有碍观瞻。有人问我,要不要去掉?我说先不急吧。我身上有名堂的痣若是真的主我一生,那这个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在一周之内我被小人泼了两次脏水。我的经理很气愤的在投诉,可是我却笑了。她以为我气疯了。我说我的确郁闷,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到的是绝没有第三次而不是一直在生气。我说,我对他从来没有过道义上的指望。

同样的一件事,如果真的太严重的表现出人格问题,我可以原谅女人却无法原谅男人。我知道,我对男人的要求高。所以,对于不是自己的男人,何苦去口舌呢?他能够为了逃避责任而无视事实,莫说我现在有的辩有人信,真的百口莫辩无人信的时候,转身大笑走开,总会有人明白我笑的是什么。

这次有一点感动。因为我一向注意个人形象的经理为了维护我大骂对方不是个男人。呵呵,不是她这样子就好,只是,她符合我一向的准则,对外。原来我还是那么敏锐的去发现别人的好与不好,无论是不是对我。

最近每一天晚上我都会捧起陈染的书看一两个章节再睡去。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别人看她的书是什么感觉,我会笑。而且看的越深越笑。那种会心的笑。也许我与她比起来更理智一些,她更敏锐一些。但是看到她写让总是躲在角落里的男生出来就好像他要掉裤子,写某个人的面容好像白墙上戳了几个洞的时候,那种思维与口气总是让我高兴。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太聪明,以致脱俗,却很难幸福。

烦躁是由心生的,这一点我承认。但是我依然烦躁。好比说那两次脏水,好比说五一的团,好比说海啊关新下的文,好比说男人,好比说MONEY ……又一年的夏天眼瞅着就来了,我就这样按着按着一天一天照旧的过着,可我知道,改变又来临了。当一切都聚集起来,我避不过心生的烦闷。

之前一直想着趁着七天如何赚点钱,现在真的很累。很想休息。每一天每一天,把自己打扮起来,然后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漂亮起来,很自然而然的笑笑,坐着车经过青岛的花边,来到16楼上。五四广啊场的风筝终于少了,这一个春天人们在这里放飞了多少个希望?浪拍打着海堤,时时伴着汩汩的声音。背靠着栏杆,闭上眼睛晒晒太阳,海的味道风的味道,这就是家乡的味道。于是我开始安于我并不满足的现状,于是我告诉自己,萌萌,这个夏天不去忙了吧,太辛苦了。

阳光下的海面很美,描述它的人太多了。我找不出什么来表述,所以还是避开那瓜田李下的造作抒情吧。我只能说,我爱它,在他乡的梦里见过它。海风阳光下,我的眼睛会流泪,不,不因为任何感情。左眼一直有水渗出来,所以我用自己的手机照一下,偷偷的擦掉。可是,它又渗出来。

每个人都会改变,我也一样。即使它会让我经历一阵一阵的痛。同事们都说我的头发很好看,其实,我根本就不习惯。我真的漂亮了吗?不,我只是比他们刚见到我的时候注重打扮。人是感观的,这是天性。

总会有一个人让你去想念,幸福时和难过时你想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我一直坚信,悲伤时能想起又能在身边的人才是应该去爱的。爱与应该去爱是两回事。于是,辩来证去,我似乎没有爱了。有没有见过冰山下的火种?

几天以前,陪同妈妈去参加一个盛大的聚会。那天我被临时通知,下班后赶过去。我穿着一件黑衫一条小黑裙子黑丝袜黑靴子,然后,一件浅蓝的外套,带着一副大大的有点夸张的银耳环,散着卷发。那个礼堂里原来有几百人,然后我坐下喝了几口水的功夫妈妈的朋友过来了,说萌萌你代表咱们这一队去唱歌吧。我才知道他们搞活动,而我西里糊涂被叫去是因为他们我要代表上台唱歌。我说好啊,报我妈妈的名字。每一队派一个人上台,台下几百人。司仪叫到妈妈名字的时候我走上台去,我在台上看着她的眼睛,我现在叫着她的名字,所以她在台上唱歌。突然间知道自己应该唱什么。

那首歌带回来的东西很多,妈妈的笑,大家的夸奖,也有烦恼。好心人还是很多,她们见不得一个她们喜欢的女孩至今未嫁,于是我开始了脚踩多条船的危险,她们却说这有什么,不看看怎么知道没有更好的。

我突然想起来,三月,三月的时候我的困惑,恰恰在于与这种被喜欢强烈反差的不被喜欢。长辈的爱与男女之间的其实是相同的,你永远不知道它会带给你什么,于是,要拿准的只有自己的主意。

家门口的路在修,只不过,是拐过了弯的位置,所以每天去家对面坐车我却不知道。昨天外出朋友送我回家,出租车开到台东的时候绕行了,司机说我家门口修路,修好多天了,我笑说我不知道。朋友说你家门口的路你不知道,咱是不是应该说说理由啊?我回头看定他,

笑了,我说,因为我走我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