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逝去
初三 记叙文 2286字 265人浏览 光阴的趣事

随风逝去

——读《飘》有感

决定回顾《飘》是因为之前在《萌芽》上看到一篇名为《飘在乱世里的佳人》的书评。《飘》是很早之前看过的书,但由于当时年少懵懂,很多情节只限于模糊的记得,很多感情并不能完全理解,更不用提书的丰富内涵,直到看到那篇书评,才恍然觉得之前的第一遍实在是看得浅薄,于是决定重拾旧书,重温那个遥远的南方梦。

小说以南北战争为背景,讲述了农场主年轻漂亮的女儿斯嘉丽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一直只把她当作妹妹并即将订婚的艾希礼。很快,枪声打响了,家园变成了战场,哭泣取代了歌声,然而失去了父母的斯嘉丽在举步维艰的生活面前并没有畏惧,为了维护破损的家园反而表现出惊人的勇敢乃至老辣。只是她仍然不能理解一直在她背后关怀她的瑞特对她的感情,等到她终于醒悟明白,而这时瑞特早已心灰意冷,扔下一句“亲爱的,我已经不想去关心了。”从此,便离开了她,留她一人。

不得不提的是,关于书名《GONE WITH THE WIND 》,据说玛格丽特的本意是《TOMORROW IS ANOTHER DAY》以及改编的电影中文名《乱世佳人》(《飘》这个名字的话,我觉得谈不上好,也不坏,没有太多特色)关于这三个名字其实很有意思,如果要给他们排个名次的话,我觉得最好的是《GONE WITH THE WIND》,其次《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最后是《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WIND 》是一个意蕴很丰富的名字:是瑞特对斯嘉丽的爱因为一次次的不理解和伤害而逐渐褪色,心灰意冷,随风而去;是梅兰妮的温柔与善良以及代表着整个南方贵族的优雅宽厚的气质因为生命的终结随风而去,还是那个奴隶制度下祥和宁静安逸的南方因为一场战争的洗礼,随风而去?我想,都是的吧,这书名包含着作者复杂丰富的感情,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无奈和感慨。

什么都随风而去了呀,总有不变的东西吧。那是斯嘉丽的精神,是无论今天遭遇了什么,过得有多不好,始终勇敢地接受现实,并始终期待着明天,相信“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毫无疑问,第二个书名在表现女主角的精神也是整部小说最想要讴歌的品质方面是最合适不过的,只是这样,似乎就限制了读者对小说其他深刻意蕴的挖掘。如果单单是这层含义,我想玛格丽特不一定能获得普利策奖吧。而且这名字似乎使小说有一种廉价的心灵鸡汤的味道。

最后的《乱世佳人》,也许在这个传媒高速发达,信息资讯充分膨胀的时代,这个名字确实能为电影吸引不少眼球,只是我觉得如果这样,整个小说的格调和内涵会大打折扣。 这次的重温让我对书中人物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也对书的内涵有了更多的体会。首先是斯嘉丽,可能电影中对她的心狠老辣着墨不多,但开始看书的时候,的确并不是很喜欢斯嘉丽,她并不像通常小说中有的温柔善良可人的女主角,相反,她任性,虚荣心强:那次十二橡树的宴会她几乎刻意将所有在场的男嘉宾都汇集到自己的身边;她不顾念姐妹情谊,爱耍手段:抢夺起妹妹的未婚夫来毫不手软;她精明,心肠硬:为了金钱利益,雇佣犯人作为最廉价的劳动力为自己赚钱、卖命。然而,即便如此,谁也不能否认她的果敢与坚强,她在战火四起黑夜漫漫的路途上为梅兰妮接生,为了塔拉一大家子的生计,她只身出门想尽一切办法。更重要的是她率真独特的个性,敢爱敢恨,这也是最吸引瑞特的地方。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对白是她们中午在十二橡树那里午休的时候,当嬷嬷为了让她乖乖睡觉拉出来一大堆的规矩,而她只是瞥了一眼嬷嬷,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句:Who cares ?对于那些大家闺秀要守的繁文缛节她向来是不管的,比起那些表面知书达理的贵小姐,斯嘉丽才不管男人们是否会嫌弃她目不识丁不懂政治,也不在乎在服丧期间与瑞特在公众场合跳舞坏了自己的名声,她只想做最真的自己,我觉得,这比她“TOMORROW IS ANOTHER DAY”的勇气和坚强更令人佩服。

其次是瑞特的不羁与真实,当斯嘉丽问他,难道你不信仰我们南方么?他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只信仰瑞特·巴特勒。在这个强调什么梦什么梦的时代,我想我们从瑞特身上能更容易地找到美国梦的精髓所在。他在奴隶制社会的道德体系下因为所谓的“个人做风问题”为家人所不容,便一个人独闯北方,经过不懈的奋斗(也可以说带点投机)终于获得了金钱财富方面的某种成功。有人说美国梦强调个人,可是没有一例例个人的成功,哪有集体的成功,或者就算有,集体的成功也只属于少部分人,永远不是集体的。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艾希礼所代表的南方奴隶制下贵族的优雅与那一去不复还的南方安逸的梦。瑞特说斯嘉丽虽然爱艾希礼,但永远也不会懂他,不懂他战后抑郁不振的愁容,不懂他当沉浸在往昔回忆里时眼里闪过的光芒。然而,在故事的最后,曾经自诩和斯嘉丽一样永远和艾希礼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瑞特竟然懂了,竟然也念想甚至迷恋起这些了。起初看第一遍的时候,看到这边很不能理解,以为瑞特说的是气话,而现在我大约能明白一些了。人生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奴隶制不是万恶而无一利的,同样资本制也不是完美的,我们只是无尽时空里比水滴还小渺小的一粟。事物有两面性。而人性则更为复杂,即便一个人再爱吃甜食,也给他足够多美味的甜食,她终有一天还是会怀念起咸的味道的。突然想起韩寒说的:在陆地的人总是想看见海,在海里的人总是想遇见岛,在岛上的人总是想去陆地。也许这样解读有点肤浅,但我想总也有那方面的意思。不要轻易责备一个人见异思迁,也许丰富多彩才是生活的真谛。

斯嘉丽的果敢与率真,瑞特的不羁与真实,艾希礼的优雅与风度,构成那个年代里遥远的南方梦,而如今乱世里的佳人们早已随风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