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菊花茶
初二 散文 964字 1299人浏览 qeiieybp613319

友人赠菊花茶,好羡恋。既是花,又是茶. 那该是怎样的清逸俊朗?

沸水冲之,但见几枚干枯的花随波翻腾,渐至平朴,霎时,一朵朵淡黄色的菊花盛开在透明玻璃杯中,呈一岁月漂洗后的颜色,或浅或淡,仿佛都是一种安静的颜色,爽洁清新,盈盈动人,如我的灵魂,在收藏我的曾经。

投几块冰糖,待融尽,把盏轻饮,浅浅的、隐隐的一股清香,顺喉而下,片刻便达肺腑,顿觉心骸俱松,一切释然。其茶淡,其人亦淡,渐渐地氮氢成一缕风,一絮云,在空中闲来荡去。细斟之,人生当何不凝成一杯菊花茶,池掉俗尘,拂去杂念,独自逸然?

轻轻把杯,看一朵朵菊花开在水面上,深吸一口,在一股香郁荡然中,恍见晋人陶渊明一张竹椅,一架素琴,伴有一篱菊花,正悠然地望着南山。菊,轻轻地脱口而出,唇齿之间无须费力,而那种清韵便随徐徐气息悠然淡出,其姿态的优雅与脱俗,一如陶公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始觉,采菊容易悠然难。

如果真有桃源,那到达的契机一定很微妙。苦心寻觅相隔万里,若能安然处之,兴许一梦之遥,一盏茶的冥思就可以抵达。

每读《世说新语》中的奇人奇语奇行:总觉初读令人莞尔,细读令人心酸,再读催人泪下。魏晋人风流逸兴,乱花渐欲迷人眼。初尝清甜,细品都暗藏涩苦。吉光片羽的背后,总藏着一个擦肩而过,黯然老去的情节。

时光煮雨, 有梦如沙,心随风雨剪落青花,一瓣飘零;一瓣成花;梦里梦外;蹉跎成似水年华。种下日子,涟漪出淡淡地味道,煮一壶清茶,泡开低语呢喃,焖一清香的蕴味;在红尘中浸泡在尘世中喝干。可总忘不了要叩问一声;谁是生活中让人思绪飘逸的芳香?谁又是生活中植成醇香的篱笆?

东篱之菊,缘于淡泊悠然的心境,有牵挂又了无牵挂。花若已开,芬芳自来。一如人生,有些事,不用隐藏,有些人,无需刻意。生命中,总有些人,安然而来,静静守候,不离不弃;也有些人,浓烈如酒,疯狂似醉,却是醒来无处觅。读梁实秋,最欣赏他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会去接你的超然境界。缘分犹如一盏菊花茶,若是你想与之共饮,在与不在,都是热烈的香。浴在净水中,清雅,和润,自成一格。臻此,站成一种别样的升华。

清代初期文学家张潮的笔记随感小品《幽梦影》里有一句话: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善游山水者,无之而非山水。书史亦山水也,诗酒亦山水也,花月亦山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