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煮酒论英雄
高三 记叙文 2850字 815人浏览 wj305441603

东汉末年分三国,烽火连天,不休,乱世,谁来煮酒。

——前言

东汉末年,汉朝气数衰落,先有十常侍乱政,何进欲平乱,引董

卓进京,未料董卓篡政,后有黄巾起义,当年横扫天下连欧洲都惊叹不已的大汉王朝,帝星早已是摇摇欲坠,何进身首异处,王允有心救国,以美人计离间董卓吕布,虽然延续了大汉朝数年气数,却是再也无力回天,这就成为了大汉朝最后的挣扎,各地军阀割据,袁绍袁术坐山东,张鲁据汉中,刘表占荆州,孙策霸江东,董卓拥西凉,神州大地一时满目疮痍,天下大乱。

却在这时,曹操来了,初,举孝廉入仕,任司隶校尉,掌管城门

出入时,趸硕(十常侍之一) 的叔叔仗着侄儿位高权重,不尊法律,私自出城,曹操不畏权贵,仗杀,毫不手软,时人如此评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

破黄巾,灭袁绍,平袁术,诛吕布,败张鲁,收刘表,挟天子以

令诸侯,不愧乱世枭雄,且不论黄巾军大战中闯下不世战功,官渡之战以少胜多被后世传颂为兵家必读,单单看当年战吕布,当初吕布一杆方天画戟,勇武无敌,当年云长这等武圣尚不敢与之争锋,而曹孟德略施奇谋,白门楼吕布含恨陨命,谁敢说曹操不是枭雄。

阵前,千军万马对仗,仍不动声色,一酒,一人,一案,独坐阵

前,淡然,似若世外桃源,当年人们只是听那说书人的故事,以讹传讹,后世从先辈口中得知那潇洒的人是司马仲达,却不知史册上那人却是曹孟德,阵前饮酒而欢,大喜,道:这世间除了孔明谁人能明了

此酒中的美味呢?令人送一壶与孔明,如此潇洒,古今英豪几人能及?!

园中,青梅煮酒,纵论天下英豪,袁术兵足粮多,曹操却以为冢中枯骨尔,早晚必擒之,袁绍为总盟主,却好谋无断,刘表虚名无实,刘璋不过守户之犬,而至于张绣,张鲁,韩遂之辈,已然是“碌碌小儿,何足挂齿。”曹操云:“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这才是英雄,而当时孙策孙权犹然年少,尚未建功立业,诸葛亮也未曾出山,曹操一句话刘备落筷:“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刘备当年手下不过三千人马,关羽张飞也不过是两个马步军头目而已,而曹操直接将刘备抬举至比袁绍更高的地位,其目光远大,可见一斑。

当年董卓手下华雄,勇猛之至,无人能敌,关羽自荐,若是刘表袁术之流,估计关羽连说话的机会都没,但是曹操礼贤下士,亲自斟一壶热酒,于是云长倒提一柄青龙偃月,纵马横出,一刀而下,温酒斩华雄,震慑群雄,满座大惊,曹操礼贤下士,令得无数人才趋之若鹜,文,有司马懿,郭嘉,荀彧,程昱…武,有典韦,徐晃,张辽,李典,乐进,夏侯渊,夏侯惇…可惜那一代鬼才郭嘉确实只有那天妒英才的命,那足以匹敌野史中孔明的智慧却是消散过早,可惜,那勇猛无敌的典韦却是为了保护曹操的安全撤离而死,纵然如此,典韦死的时候五尺之内鲜血染遍,半个时辰犹然震慑那些来犯之敌,无人敢近。曹操生逢其时,天下大乱,大汉气数已尽,占天时;据兖州,挟

天子,占西凉,获地利;麾下徐晃,张辽,李典,乐进丝毫不输关张赵马黄五虎上将,得人和。天时地利人和占尽,谁敢说曹操不是霸主?!

虽说后世司马炎篡位夺权,但是说到底,朝廷还是曹魏的朝廷,那后世的两晋,追根溯源还是曹操的大魏!

众人笑他骂他,他又岂会在乎?最后的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成王败寇,从来不讲究过程,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这本就是历史。

他说过“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后世因此诟病于他,甚至被那些痛恨他的人篡改为“宁要我负天下人,毋叫天下人负我。”我只是笑了,这个笑话被用来骂他已经骂了几千年,可是就算这话是他说的又如何,他依然比那些伪君子可爱的多,起码这是一份真实,再说,比他阴险的人又岂在少数?那董卓,那王允,甚至那以仁义被流芳百世的刘皇叔又能仁义到哪儿去?赵子龙长坂坡单骑救主,阿斗到了刘备面前,刘备一把扔掉,连百姓都看出来这是收买人心了。当年纪灵出兵打刘备,吕奉先辕门射戟,解刘备的围,但是后来曹操擒下吕布,吕布正打算请求曹操放过他并说二人一同,可以令天下太平,而曹操也正打算放过,刘备轻飘飘一句话:“君不见董卓王允之事乎?”下一刻,吕奉先陨命白门楼。甚至刘备在关羽死的时候在干嘛?刘备从知道关羽死去到发兵伐吴总共两年了,一直到进位汉中王之后再兴兵伐吴,对于手足尚且如此,那仁义又在哪个角落?!不过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东西罢了,仁义,只是工具,乱世讲究的是拳头,有实力才有仁义可言,又有哪个是真仁义?不过一个面具,撕开之后都是狼子野心。曹操与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曹操对于忠心不二的属下,一概宽容,每次胜

利,赏赐那些有功之臣,褒扬他们的材质或是勇猛,对于反对的人不作丝毫惩罚,败了,赏赐那些反对出兵的人,说自己的决策失误,不应该不听信良言。什么是英雄,乱世,这就是真英雄。

世传曹植《洛神赋》为千古名篇,没错,文采是不错,通篇美人之体态与自己的相思意,比如那“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的确称得上千古名篇,曹植本人的确称得上才高八斗,可是,曹子建的文章多数是歌咏美人,歌咏美酒,歌咏潇洒人生……那是乱世,乱世英雄当如何?当年霍去病云:“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不求连城璧, 但求杀人权,匈奴未灭,何以家为。”,那天下未安,好男儿,当一剑在手,策马江湖,如此方是男儿本色。曹操却不一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等大气胸襟,又岂是那所谓的祢衡,孔融之流可以明了?!赤壁之战在即,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那片乱世,又有谁,能够拥有这等胸怀?什么是英雄?这就是英雄!

君临天下不是常人能为的,刘备不行,靠伪善的面具和皇叔的名头发家,能创立蜀汉已是不易,却是白帝城托孤,终是生儿不像贤;诸葛亮不行,三分天下隆中对,诸葛亮自己很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欲逆天改命,却终究过于刚愎自用,虽是惊才绝艳,天纵奇才,终归免不了陨落五丈原之命;孙权不行,靠孙坚打的基业和孙策的独霸江东建立吴国,却是只能倚长江天险,无法以攻为守夺取天下。唯有曹操,运筹帷幄中,万里定筹谋,心中容纳着这天下,这才是乱世英雄!

可叹那滚滚长江东逝水,一去不回头,又是千年的沧桑流转,那千古兴亡,尽数付予笑谈中,而曹操,也只留下了一抔黄土——

噫——

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

或许这就是曹操吧……

青梅煮酒论英雄,论的又岂止是英雄,更是人生,更是江湖,人生在世,是为了什么?没什么带走,没什么留下,观曹公的一生,妄加一句,不为什么,只是为不负此生。

日月长河中,大浪淘沙,淘尽千百年英雄,后人赞也好,骂也好,承认也好,否认也好,是之也好,非之也好,他们听不到,那时,谁去理会后人,后人,与我何干?

人生如若一场大梦,梦里梦外,梦始梦终,当年英雄早已沉默千年,我们再如何论道,他们都听不见,或许多年后,我们也会这样被提及,然后被后人一笑而过,而我们,也不会知道,永远不会。

且任那恩恩怨怨随风化为湮粉,笑谈那千古风流的往事,自留那一纸传说,再留下那卷尚未点墨的青史,留待后人纷纭罢。

园中,青梅正熟,且煮一壶浊酒,便与这苍天论道,这天下的英雄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