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初二 记叙文 1443字 300人浏览 贝羊羊2

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文/醉清风

午后靠在沙发上, 喝一口水, 手边有一本薄薄的小书《我的父亲母亲》, 是总编冰姐写给母亲七十大寿并二老五十年金婚的礼物. 书很薄, 一色淡淡的牛皮纸, 没有刊号, 没有定价, 我知道, 她这样的女子, 把金钱实在看得很淡, 而这一切, 源自父亲母亲的淡定. 书里写到了温馨的一家人, 有欢笑, 有不和, 有争执, 但是那一股浓浓的清啊, 总叫人化不开.

对总编(她让我们叫她冰姐, 我还是想这样称呼她, 有点激动, 有些不能自已), 我总把她当一个奇女子看, 三起三落, 经历了那么多痛苦, 现在东山再起. 我惊叹于她得才情, 在我的世界里, 能把国学玩到这种境界的, 她是第一个. 我佩服她. 而对于她的人格, 我更是敬佩, 率真灵动, 顾盼神飞, 正直不惧世俗. 有时候, 我觉得她应该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这个社会有太多的陷阱, 可是她不知道, 天真地以为每个人都是善良的. 甚至, 跟她在一起喝酒的时候, 我看着她, 突然就有了保护她的冲动, 尽管她大我很多. 这是一个温婉得让人舍不得伤害的女子. 读她的东西, 总是那么安静, 仿佛世界只有她和她爱的人, 一切都是美的. 她在《石家庄之珍品, 张树芳先生》中曾赞美张树芳先生心中有救世之观音菩萨,得见亦是观音。其实于她何尝不是, 心中看到的是真善美, 妖魔鬼怪如何能近身?

感慨于书中父亲母亲地老天荒的爱情, 长兄如父的兄妹情, 丝丝缕缕的姐妹情, 听她对母亲说母亲, 我不乖, 还有那迟来的生日祝福, 和那一句对不起, 忽然眼眶湿了, 想起了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妹妹, 想起了家, 一个让我颤动的字眼.

我的父亲母亲是一个村子的, 因为年龄的差异, 加上父亲很小就去参了军, 他对母亲的印象就定格在了母亲的十五岁. 等他六年后休假回来, 村子里一大半的人都已经不认识了. 母亲在学校门前看到了父亲, 与他搭了话, 憨厚的父亲竟然讲完话了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就是这短短的交谈, 母亲便把心定了. 现在每每说起这些往事, 还佩服母亲的胆识. 虽说王家在村里占了半壁江山, 但是到爷爷那里已经没落了, 到了父亲这里, 更是潦倒不堪. 父亲曾在喝酒时笑着坦言, 那时候根本不敢想娶媳妇. 我母亲那时已经是一名老师了, 人又漂亮, 有工资, 不用下地干活还能挣好多工分, 发米发面, 姥姥家也是村里的干部, 谁都不信许家二女儿会嫁给一个穷小子. 结果母亲义无返顾, 顶着所有压力与父亲结了婚. 在这一点上, 我永远没有母亲坚决. 父亲曾说过, 刚开始他还在犹豫, 怕给不了母亲幸福. 可是就在他离开村子返回部队那天,母亲去送他, 一路上说不尽的话. 她把他一直送到了村外, 看着他走远. 已经走过了两个高岗的父亲, 再回头去望村路, 看见母亲仍然定定地站在那里, 大树下的她愈发柔弱, 就在那一刻, 父亲听见心里说这是我的女人, 听到这里, 我能看见母亲在树下的身影.19岁那年, 母亲独自一人踏上火车, 去千里之外的青海找父亲, 差点丢了. 我问母亲, 不害怕吗? 母亲笑笑说, 不怕, 想了就去了.19岁, 我刚上大二, 还在象牙塔里做着梦.

你不像你妈妈, 她为了爱可以独自走天涯. 父亲曾这样对我说. 是的, 我们这一代, 太青涩, 不懂得爱情是什么. 对于父母的爱情, 他们要远远比我们体会到的爱得要深.

说得有点远了。

每次看总编的文章我都会想到很多, 因为有感动溢于胸怀, 有久违的情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