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握住你的手 曾乐敏
初三 散文 765字 75人浏览 失去旋转定义

我想握住你的手

粗糙,黝黑,布满红斑是你的手的最好的写照。

清晨,又被织布机的咚咚声所吵醒。我一把抓过被子,捂住耳朵;试图逃避这烦人的噪音。辗转难眠,我终究是不情愿地爬起来,寻觅着声音的来源。

被微弱晨曦笼罩着的奶奶忙碌地踩着踏板,“通通”地织着我的小花上衣。我晕乎乎地飘到阳台,发现晨雾正笼罩在楼房窗檐上,朦胧珑的引人遐想。

“呀?你醒了?来,看看我给你新作的衣服。”我应声观察,这是一件朴素到只有白底红花点缀的上衣。我诧异着:都这个年代了谁还穿这种衣服啊?但是最令我惊讶的,却是奶奶不惹人注意的手:不同于城市养老贵族的、光滑细腻的手。相反,这双是只属于劳动者的手,有令年轻人厌烦的斑纹和伤疤。我轻轻地捧起奶奶的手,细细端详着手上的老年斑,数着被针扎过的伤疤,是什么让这双原本年轻的手变得衰老?轻轻抚摸着厚厚的老茧,我踟蹰着,微微张开紧闭的嘴。“要想穿着厚实的衣服,就必须使用自己的双手。”奶奶微笑着回答了我想问的问题。奶奶接着说:“为什么不在市场上买现成衣服呢? 因为市场上的衣服是机器织布,流水线生产的样式一样的衣服,没有情感。可是,当你穿上我亲手做的衣服后,感觉身上有奶奶的双手轻轻抚摸着你。是不是很幸福啊!”我眼睛盯着早已掉漆的织布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织布机上的一针一线,都是奶奶亲手制作的。奶奶的手抚摸着她心爱的细腻棉布,像安慰她亲爱的孙女一样,双手颤抖着,指尖思索着,将温暖融入本无生命的布。

我细细观察奶奶伏在织布机上的手,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粗糙,黝黑,布满红斑但是这双手制作出了温暖的衣服,柔软的棉被。连针线都对这双手充满敬意。从斑驳的伤痕中,我隐约看见的,是一位劳动者的心血和汗水,是奶奶对传统手工业的执着迷恋与热爱,也是对家人最质朴的关怀。

我想握住你的手,轻轻地,轻轻地告诉你:奶奶,我爱你。

高一(2)班 曾乐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