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间四月天:读林徽因美文
初二 散文 1298字 646人浏览 爱吃咖喱的小猫

合上书本,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读懂她,读懂她呢喃的爱,美丽的愁,轻灵的梦,这样一个女子呵,淡如浅浅柔波里一抹忧愁的月光,美若雨后康桥上一缕如梦的彩虹,“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诗人徐志摩,曾经这样深情款款地赞美过他永生的爱——才女林徽因。

“告诉他我绝对不怪他,只有盼他原谅我从前的种种的不了解。但是路远隔膜,误会是所不免的,他也该原谅我。我昨天把他的旧信一一翻阅了,旧的志摩我现在真真透彻的明白了,但是过去的,算过去,现在不必重提了,我只永远纪念着。”林徽因在一九二七年给胡适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时光如水,十六岁的往事已渐渐沉淀在康桥彩虹般的梦幻里,他们再也回不去了,那温暖的冬夜,火红的壁炉前谈雪莱,谈拜伦,读夜莺曲,还有记忆里那多雨的伦敦,携手走过的那些青春与忧愁的日子,闪耀着诗的晶莹,梦的芬芳,这是心灵与心灵的默契,是诗歌和灵魂的统一,生命中除了彼此,还会有谁?

爱,是永生难解的命题,相爱的人不一定能相守,人生不可能假设。生命的旅程中总有太多的无能为力,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徐那时已有妻有子)最终也只能微笑着叹息,流泪着挥别!

徽因最终听从了理性的召唤,与诗人擦肩而过,而那刹那缤纷的芳华,嫣然不语的美丽,还有那些流光溢彩的诗句是爱情最好的礼物,多少年后,她这样写道:这几天思念他得很,但是他如果活着,恐怕我待他仍不能改的。事实上太不可能。也许那就是我不够爱他的缘故,也就是我爱我现在的家在一切之上的确证。志摩也承认过这话(一九三二年致胡适)。徽因的冰雪聪慧在于,她明白,燃烧的,终会熄灭,爱情一旦溶入烟火的味道,就会褪去她炫目的光华。生活比爱情更宽容,爱,因为距离而美丽,因为怀念而永恒,事实证明,后来当徐志摩与陆小曼因生活琐事而争吵,而冷战,徽因这边却是岁月静好,优娴淡然,她不是一朵曼妙的云,她是一片深沉的海,她懂得:山谷中的回音只能永远留在远方,留在永恒的记忆里。

在志摩离开人世四年后,徽因这样写道:去年今日我意外的由浙南路过你的家乡,在昏沉的夜色里我独立火车门外,凝望那幽暗的站台,默默的回忆许多不相连续的过往残片,直到生和死间居然幻成一片模糊,人生和火车似的蜿蜒一串疑问在苍茫间奔驰。如果那时候我的眼泪曾不自主的溢出睫外,我知道你定会原谅我的。读到这里,我已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人生最大的悲伤莫过于生离别!离去的人未尝不是幸福?而在这看似宁静的文字背后我触摸到的是一颗热烈而孤独的心,一切和他有关的事物都会让她感动到泪水盈盈,更何况是他的家乡,见证了他从童年到青年时代的一片大地,也许脚下这块土地,他的足迹也曾踏上过,也许身边这缕微风也曾滋润过他忧伤的心灵,那是她来不及加入的岁月。爱,与生死真的无关。

„„

这样一个女子,感性中透着理性,浪漫中蕴涵着智慧,却是风华绝代,巧笑嫣然,才华横溢,也爱了一生,痴了一生,她的清丽,她的温柔,甚至她的忧愁都染上了春天芬芳无语的气息!就像她自己的一首诗中所写: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诗的一篇,你是人间的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