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想
初一 记叙文 2885字 269人浏览 hhxxyy0828

我的梦想

最早发现我有一点文学才能的,是一个高个子的老师,他教我们语文, 使我们的班主任,他的脸上有很多粉刺,脖子很长,很凶。他一瞪眼,我就想小便,有一次在课堂上训我,我不知不觉竟尿在教室里,他很生气,骂道:“你这熊孩子,怎么能岁地小便呢?”我哭着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

最早发现我有一点文学才能的,是个高个子的老师,他教我们语文,是我们的班主任,他的脸上有很多粉刺,脖子很长,很凶,他一瞪眼,我就想小便,有一次课堂上训我,我不知不觉竟尿在教室里,他很生气,骂道:“你这个熊孩子,怎么能随地小便呢?”我哭着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最早发现我有一点文学才能的,是一个高个子老师,他教我们语文,是我们的班主任,他的脸上有很多粉刺,脖子很长,很凶,他一瞪眼,我就想小便,有一次在课堂上训我,我不知不觉竟尿在教室里,他很生气,骂道:“你这个熊孩子,怎么能随地小便呢?”我哭着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

最早发现我有一点文学才能的,是一个高个子老师,他教我们语文吗,是我们的班主任,他的脸上有很多粉刺,脖子很长,很凶吗,他一瞪眼,我就想小便,有一次在课堂上训我,我不知不觉竟尿在裤子里,他很生气,骂道:“你这熊孩子,怎么能随地小便呢?”我哭着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最早发现我有一点文学才能的,是一个高

个子的老师,他教我们语文,是我们的班主任,他的脸上粉次很多,脖子很长,他一瞪眼,我就想小便,有一次在可堂上训我,我不知不觉竟尿在教室里,他很生气,骂道:“你这熊孩子,怎么能随地小便呢?”我哭着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我在村子里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生活自理能力很差,加之上学年龄较小,母亲给我缝的还是开档裤。为此,常遭到同学的嘲笑。张老师到我家去家访,建议母亲给我缝裤裆。我母亲不太同意的接受了他的建议。缝上裤裆后,因为经常把腰带带结成死嘎达,除了不少笑话。后来,大哥把一条牙环环了的杨腰带送我,结果出丑更多,一是,六一儿童节在全校大会上背诵课文时掉了裤子,引得众人哗;二是,我去办公室给张老师送作业,那个和张老师坐对面的姓尚的老师非要我给她打乒乓球,一打裤子就掉了.......

我在村子里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生活自理能力很差,加之上学年龄较小,母亲给我缝的还是开裆裤子,为此,常遭到同学的嘲笑。张老师去我家家访,建议母亲给我缝上裤裆。我母亲不太同意的接受,缝上裤裆后,因为经常把腰带集成死嘎达。出了不少笑话,后来后来,缝上裤裆后,因为经常把腰带结成死嘎达,出了不少笑话,后来大哥把一条洋腰带送给我,结果出丑更多,一是,六一儿童节在全校大会上背诵课文的时候掉了裤子,引得众人大哗,二是,我去办公室给张老师送作业,那个张老师非得让我和她打乒乓球,一打裤子就掉了.......

在我短暂的学校生活中,腰带和裤裆始终是个闹人的问题,大概

是上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关于五一劳动节学校开运动会的作文,张老师打为赞赏,后来,我又写了很多作文,都被张老师在课堂上念,有的还抄到学校的黑板报上,有一篇还被附近的学校拿去当范文学习,有了这样的成绩,我的腰带和裤裆的问题也就变成一个可爱的问题........

在我短暂的学校生活中,腰带和裤裆始终是个闹人的问题,大概上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关于五一劳动节学校开运动会的作文,张老师大为赞赏,后来,我又写了很多作文,都被张老师在课堂上念,有的还抄到学校的黑板报上,有一篇还被附近的学校拿去当范文,学习,有了这样的成绩,我的腰带和裤裆的问题也就成了一个可爱的问题....

十一岁我戳学当了放学娃,经常回忆起作文的辉煌,村里有一个被遣返回家的劳改犯,“右派 ,他是山东师范学院的中文系的毕业生,当过中学语文老师,我们是一个生产队的,经常在一起劳动,他给我 灌输了许多关于作家和小说的知识,他帮我编织着作家的梦,

十一岁我辍学当了放学娃,经常回忆起作文的辉煌,村里有一个被遣回家的劳改犯,右派,他是山东师范学院的中文系的毕业生,当过中学老师,我们十一个生产队的,经常在一起劳动,他给我灌输了,许多关于作家和小说的知识,他帮我编制着作家的梦

我问他:“叔,只要能写出一本书,是不是就不用放牛了, 我问他:“叔,只要能写出一”

在我短暂的学校生活中,腰带和裤裆始终是我恼人的问题,大概

上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关于五一劳动节的作文,张老师大为赞赏,后来,我又写了很多作文,都被张老师在课堂上念,有的还抄到学校的黑板报上,有一篇还被附近的学校拿去当范文,学习,有了这样的成绩,我的腰带和裤裆的问题就成了一个老可爱的问题

在我短暂的学校生活中,腰带和裤裆始终是个闹人问题,大概上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关于五一劳动节的做文,张老师大为赞赏,后来,我有写了很多作文,都被张老师在课堂上念,有的还抄到学校的黑板报上,有一篇还被附近的学校拿去定范文,学习有了这样的成绩,我的腰带和裤裆的问题就成了一个可爱的问题

问他:“叔,只要能写出一本书是不是就不用放牛了,

他说,:“岂止是不用放牛,然后,他就给我讲了一个丁玲的”一本书主义,“讲了哪些名作家一天三顿吃饺子的是,大概从那时起,我就梦想着当一个做家,背的不说,那一天三顿吃饺子,实在是太诱人了,

1973年我跟着村里的人去一线娃胶合,冰天雪地,3个县的几十万民工集合在一起,人山人海,红旗猎猎,指挥部的 告音喇叭,一遍遍放着湖南民歌,(浏阳河),那情那景真让我感到 新潮澎湃,夜里,躺在地窑子里就想写小说.

挖完河回家,脸上脱去一层皮,自觉有点脱胎换骨的感觉,跟母亲要了五毛钱,去供销社买了一瓶墨水,一个笔记本,趴在炕上,就开始写,署名就叫《伯来河畔》,第一行字是黑体,引用毛泽东的话:水利是农民的命脉。第一张的会木也就有了,,元宵节支部开大会,

老地主阴谋断马腿,故事是这样的:元宵节那天早晨,民兵连长赵宏卫。试了两个西瓜,喝了两碗红黏粥,匆匆忙忙去大队开会,研究娃胶合的问题,老支书宣布开会,首先学毛主席语录,然后传达公社革委会关于挖河的决定,那部小说写了不到一半就扔下了,原因早已记不清,如果说我的小说是处女作,这篇应该是,

后来我当了兵,吃饱了穿暖了,作家梦就欲做欲狂。1978年,我在黄县站岗时,写了一篇, 《妈妈的故事》,写一个地主的女儿(妈妈)八路军的武功队长,离家出走,最后带着队伍杀回来。打死了当汉奸的爹,但文革中“妈妈”却因为家庭出身为地主,北斗而死,这篇小说寄给“解放军文艺”,当我天天盼望着高飞来的时候,稿子却被退回来了。后来又写了一个话剧,《离婚》,写与“四人帮“斗争的事,有寄给《解放军文艺》,当我盼望稿费来的时买手表,稿子又被退回来了,但这次文艺社的编辑用钢笔给我写了退稿信,那潇洒的字体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摇头摆尾,新的大意是:刊物版面有限,像这样的大型话剧,最好能寄给出版社或话剧院,信的落款处还盖上了一个鲜红的公章,我爸着封信交给教导员看了,他拍着玩的肩膀说:“行啊,小伙子,折腾的解放军文艺设都不敢发表了,我至今也不知道他是夸奖还是讽刺我!

后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