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悲歌
初一 散文 1013字 211人浏览 283妹妹

“自古英雄出乱世”依照此言,似乎所谓的“英雄”应该是古而有之„„对于乱世,先秦是的吧,虎豹之师,远攻近交,于是一个荆轲挺身刺秦,一柄最快的剑,一颗最恨的心,成就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千古英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不识时务而螳臂挡车,无异于自取灭亡!由此观之,脍炙人口的英雄荆卿充其量亦只是个了得的“侠客”罢了„„铁骑飞将——赵之李牧,一生英勇,可谓英雄——匈奴闻其名而胆丧,风靡旗倒,抗衡于强秦而面不改色,将军夜引弓,终使秦师弃甲而逃„„然李牧的抗旨不遵却给他扣上了个“不忠”的名号!历史的车轮缓缓碾动,一时间战火弥漫,群雄四起。曹孟德白手起家,破黄巾,灭袁绍,平袁术,诛吕布,败张鲁,收刘表,挟天子以令诸侯;而又“酾酒临江,横槊赋诗”,高歌“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可谓“英雄”。但同时,又有这么一批人站出来,以为不屑,斥之曰“奸雄”,于是乎——京剧舞台上,鼻子上一块白的曹操冠带辉煌,高唱:“世人害我奸,我笑世人偏。为人少机变,富贵怎双全?”真正的英雄,孰是孰非?“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一句千古的绝响留给人们的是无尽的深思„„霸王,仲卿,典韦,嵇康,叔宝,太宗,鹏举,成吉思汗„„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中晃过,接踵而至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否定。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倚剑笑天下!既然世间没有了绝对的英雄,于是崇尚英雄主义的人们又开始寄情于制造英雄,自古以来,我们制造过许多“英雄”,然后对他们顶礼膜拜。而且经常为逝去若干年“英雄”的籍贯争论不休,但凭一个地名,但凭一句俚语就能花钱请专家论证本地是某某英雄的生身之所,还不惜耗资修庙建堂祭祀,或者拱坟造墓堆个衣冠冢,让子虚乌有的“英雄”享受香火,甚至连“夜郎”的归宿也要抢得脸红脖子粗。其中的一些个人则开始忠情于旧武侠小说中的那些个飞檐走壁、听音辩踪无所不能,而又侠肝义胆以拯救苍生为己任的所谓的“英雄”们,弄得一时间武侠小说泛滥成灾,至今仍有不少人以为中国古代社会便是个如书所述的那样以酒会友,剑拔弩张的侠客行的江湖。汹涌得拍打着河岸,浪花淘尽了英雄。来让我们盛一盏热酒,洒在英雄们通往九泉的路上,与尔同销万古愁,唱一曲葬歌,默默得祝愿他们一路走好!“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做一名英雄——这是每一位少年儿时的梦想,来,让我们再盛一盏,举杯,一泯尽恩愁-一仰而尽,为我们自己欢庆,为做一名我们自己心中的英雄而努力,愿今生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