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班征文
初三 其它 1059字 56人浏览 buswgmouse

倾听你的声音 ——夏至时节的东北话

胶州市初级实验中学 八年级10班高佳文

指导教师在;单宝青

倾听你的声音

--夏至时节的东北话

每每夏至,整个村子便会如期而至的降临下一种声音,它仿佛是天神偏爱这个小村子,在夏至时节所赐予它的最好的礼物。倾听着这股活泼的声音,心中总是很畅快。

脑中清晰的记着,家里有两头牛。一头是老牛,黄斑,棕蹄,声音好像一只命在垂危的病老虎,沉重而沙哑。另一头,自然是小牛。黑斑,也是棕蹄。大概是年轻的原因,总比老牛哞的清脆,明亮一些。每当广袤的天际边炸开了第一缕曙光,牛自然随着光的浮动开始奏乐。随之,村庄也从各处飘来了爷爷那引以为豪的东北山歌。有江南丝竹之纯正,有塞北胡笙之神韵,也有大江东去之豪放。就像余光中先生的“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般的气势。就这样,一个山东偏西南的小村庄,一天总是随着东北浓郁的乡土话忙绿起来。

红砖上空飘出来缕缕青烟,爸爸用米饭或着地瓜一起煮下锅去。锅中翻腾的清水混着爸爸嘴角悠然飘出的东北歌谣,总是会让人欣喜。爸爸年轻力壮,有着东北汉子的粗犷,只可惜的是,歌谣不及爷爷唱的自由,清脆。

一幕高挂的天空里,一轮明月托举在云层里。月光洒在门前的白桦树下,焕发出幽蓝的光晕,好像月光在干净的地面上静静地燃烧。树下摆着几张桌子,附着泥土的清香,夹杂着“蝉则前转不穷”的韵味,几家人便围坐在一起玩牌说笑。牛懒懒的卧在地上,嘴里反嚼着草,发着一种钢铁碰铁钉的声音,嘴角边时常有绿色汁液漫下来,搞得孩子们都在一旁围观唏嘘。爷爷褶皱的脸上写满了笑颜,一个阔脸庞到了垂垂老矣。一手紧握牌,另一手搔弄着胡须,颇有关公的风范。每到激动时分,从他的喉咙中便蹦出了“哼兮”的声音,快要输了的时刻,便凝住眼神,眼睛放射出犀利的光,很严肃的样子。,发现错误,便着急地喊出“不对,不对。”不偏二声音,像是牛栏里多了几声猫叫的情景。每到激动时刻,便是面红耳赤,蹦立起来,在一旁左手右手的指挥。微胖的身躯抖立起来,在月光的抚摸下,影子总是来回摇曳。胡须被洪亮的声音震得颤栗起来。比起周围那蝉鸣,到极不相称。

而今已十几个春秋,爷爷再无当年那股活力,声音也极其沙哑,或许那东北歌谣也早已遗忘,时光不仅摧残了他的面容,连它的声音也一起带走。现在的声音那年那头老牛般沉重,但那股东北的韵味是无法抹去的。

牡丹亭中一句文字极好。“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附与断井残垣。”看到这句话,脑中又想起来那个夏至,那棵白桦树,那头老牛。想到这,心中不免微微颤动,也不知何时在夏至时节再倾听一般这样的声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