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曾经岁月轻狂
初二 散文 1265字 279人浏览 hanhongwenku

——仅以我单薄的文字,祭奠逝去也死去的往日时光。

时间在窗外踱着步,看似悠哉悠哉,我们还以为停在时光的原处,其实早就被洪水无声的卷走了。所以有人说,唯有记忆最永久。记忆总是像水一样轻易覆盖我们的人生——躲在某一时间,某一地点,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

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可每当一天过去,我的青春又被淹没了一厘米时,我居然会恐惧,我怕就这么一刹那,一晃神之间,我们就这样垂垂老去。于是我不得不承认,人一出生就被判了死刑。有人说人的一生不过就是从自己的哭声开始在别人的泪水中结束这一回事。说这话的人太聪明可未免太宿命,这期间几十年或者百年的光阴是辉煌是哀伤不全是由你自己决定?当种花的人变成了看花的人,看花的人变成了葬花的人,我们怎么办呢?就像我这么个小屁孩,觉得时间太快,还不是得臣服于它膜拜于它吗?无可奈何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总觉得我不是个世俗的孩子,我可以用一生去玩一场上帝操纵的游园惊梦,我可以乐此不疲的做我想做的事,我不附和任何人的价值观,我怎么都没学会世故圆滑,学会礼尚往来,学会别人赞美时应说感谢,哪怕他是别有用心。可是又有多少人,能为信念痴情一场。我想我最终也是个平凡的小孩,即使曾经年少时光多么张牙舞爪多么死去话来,我总是有一天要乖乖的对现实低下头,去见识成人世界里的虚伪与敷衍,冷漠与觊觎,攀比和伤害,甚至是诋毁和破坏。总有一天,旋的光阴把我充满棱角的心打磨的珠圆玉润把我血气方刚的血管冷冻的僵硬不堪,我回望自己曾经幼稚的以为可以抗拒成长抗拒世俗的年少时光,只会沧桑一笑。

有一句话,我一直很喜欢:当你认为你做了一个绝对正确的选择时,现实却还你一个狠狠的耳光:这是上天在教你懂得低头。可不是呢,我发现我走了一大圈,以为到达了远方,可原来我还是回到了原地。可悲的是,周围围满了人,嘲笑着我的愚昧和狼狈——看,这就是下场。可我学着去讲道理了,我还是无可避免的长大了。我不知道我是从幼虫变成了封闭的茧,还是从封闭的茧破裂成了蝴蝶。可都一样,前者后者,都那么痛。成长是一场美丽的疼痛,我承认。可疼痛过后,是华丽的蜕变。现在,我像棵听话的小树,自觉的伸展枝叶,时不时还开出小花,可是却没人关心,我脚下的根生得多么惨烈,多么疯狂的绝望。

我记得当初小学毕业,我明明买了同学录,却在最后一刻决定不发了。也许真的是这样,如果要选择彼此遗忘,那么这些终将发黄的纸张留不住记忆;如果要记得,那么即使没有这些联系,彼此依然温暖。十年一刻,十年后,散落天涯,我们走过陌生的路,听过陌生的歌,看过陌生的风景,于是当初嘻嘻哈哈的人就变成了陌生人,那些我们以为会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位诗人说:一生就是一年,一年就是一天,夕阳和朝阳,都是你茫然的、不动声色的侧脸。时光是谁手中一个不经意掉落的葵花?年华是谁一生中最遥远最伟大的信仰?岁月轻狂,记忆零落,最后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都逃不开命运的牢——我站在时光的外面,他们平躺在河流的下面,而我的往日时光,埋葬在记忆的最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