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之间,想起他们
初三 散文 1140字 30人浏览 8765438_218

上课,上晚自习。太无聊,太郁闷。环顾四周,大家都在努力奋斗。可是,即使他们再积极,我也不愿意再去算一道题。

我问自己,我们都是好学生,现在还在放假,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努力?

答:为了以后的成绩,为了光明的前途。

恩,很充分的理由。我明白。但只能说明我的意志力不够,或是我的目标不明确。哎,我伏在桌子上叹气。

我的目光落在新前桌前。新班级,新前桌。忽然地,我想起了原来的前桌。我最要好的前桌。 一个是老范,一个是胖乐。

他们总是怀疑我患有轻微的多动症。除了在睡觉外,我都在吵,都在闹。每一次,他们象征性地捂捂耳朵,或是转身看着我,我就知道,我必须收敛,必须安静了。

关于老范,我一直都觉得他是个奇怪的人。每一次,我开玩笑气他,然后他生气,然后我道歉,然后照旧。很无聊的循环,却没有人会厌烦。还有胖乐。他家是开店的。看他的样子,肥头大耳的,挺着稍微有点大的肚子,总觉得他长大后,一定是当大老板的料。而现在,我却不知道如何去评价他了。也许是太多太多的回忆充斥在脑海里,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只是我知道,他很好,很好。好到没有人讨厌他。

记得,当我作为保送生要去另一个教室上课时,大家都没有说什么。我以为我可以无所谓,我以为我可以很开心,我以为可事实证明,我的以为都太天真了。当我坐在只有七个人,近乎空荡的教室里,突然发现,我是多么多么怀念我的班级,我的前桌。那个我可以自由自在的教室,那个允许我无理取闹的前桌。因为功课太紧张,几乎没有时间再回到班级看看。 一次,我回到班级,试着问他们,我走了,感觉怎么样。我同桌和胖乐都说,太好了,上课安静多了。而惟有老范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说,没人在后面吵,很安静,有点不习惯。我笑笑,知道他们都是这样想的,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罢了。我难过,假装无所谓;他们难过,也装作无所谓。当我考完回到教室上课时,我还是恢复了原状,象脱了僵的野马。他们时不时转过身笑笑,我也笑笑,好象都明白,这是我们在一起上的最后一节课了。

之后,我真的要走了。我带了好多好多的糖果,一个一个地发给他们。当然不是象他们想的那样,是为了庆祝我考上,我只是想让他们再一次尝我给的糖。我任性地以为,他们吃了甜蜜的糖,就永远不会忘记我。而我,看到大家吃糖,却总是很开心,很开心。那一天,我以为我不会哭。可我的眼泪还是被引出来了,我仰着头,不想我的眼泪掉下。老范回过头,尴尬地问,为什么。我笑着说我不会哭的,可眼泪太不争气,还是划过残留着微笑的脸。 他们始终没有再说什么。也许,真的是无声剩胜有声。

后来,我走了,也再也没有回去了。他们什么都没有说。我以为我可以无所谓。但我却在一天的一时刻,忽然之间,想起他们。很想很想。

我记起一句话:遗忘,是成长的必然。或许,那些念念不忘的人和事真的会在念念不忘的过程中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