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作文素材文档
高二 散文 4491字 2599人浏览 469032218dt

2015时事素材

一、“最美深圳女孩”:被商业戏弄的丑闻

【素材展示】

“一名满头白发的老人盯着快餐店里的盒饭直流口水,被一名过路的女孩瞅见了,这位名叫文芳的女孩当即买来盒饭,并单膝跪地将饭一口一口地喂进老人的嘴里。”这名被誉为“深圳最美女孩”的主人公,出现在2013年3月25日中新社的一篇配图报道中。 然而仅仅一天后,就有人爆料:整个爱心行为可能是某商业展览的炒作。“事发地点在深圳东门老街,不是文中所说的欢乐海岸,而且是事先策划的。”一位目击者称,图片共拍摄了两次,分别为3月24日和25日下午,女孩给老人喂饭仅仅是为了摆造型,整个过程持续几分钟,与她同行的一男子拍照后,他们便离开了。“最美女孩”并没有帮助老人寻亲,更没有真的将老人带走。根本没有将老人接走。

一时间,网友的拍砖和骂声涌来,面对网友与媒体的质疑与批判,当事媒体最初矢口否认,但终究真相遮掩不住,3月28日凌晨,制假涉事记者郑小红和通讯员石金泉通过中国新闻网的官方微博向公众公开致歉。

【多维解读】

1、假造“善良”是大恶

最美和最丑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隔。如果是发自内心地尊敬老人、善待乞丐,比如媒体此前报道的为老年乞丐雨中打伞的女孩,为溺水老人做人工呼吸的女护士,这些理应受到礼赞。她们纯粹而本真地用一己之力坚守美好,既为受助的老人带去温情,更给社会增添人性的温度。公众在激赏善举的同时,内心也受到了净化,类似好人好事多多益善。而这名泡沫化的“最美女孩”却是丑的,也许她本身就是一个道具,其背后的导演更应受谴责。消费公众善心,这是不可原谅的。今天,公众为一些慈善机构缺乏公信力而扼腕,如果再放任来自民间的伪善心大行其道,势必对慈善产生摧毁性打击——谁还会相信好人好事? 谁还会存善念、行善举?

2、新闻操守不可丢

通讯员石金泉是一名知名拍客和网络推手,常向当地多家媒体供稿。通讯员供稿很正常,但媒体不该不经求证就直接采用。不是自己采写的稿子却署上自己的名字,没在现场也不核查,与其说这是粗枝大叶,不如说这是丧失职业操守,背叛新闻伦理。如果没有这家正规媒体的报道,这则策划的新闻不会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这是在消费大众的情绪。对最美人物的好感、对正能量的渴求、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对富裕却无良群体的憎恶,都能被拿来煽动或发酵,在大众不自觉、不知情的情况下,变成一股由策划者操纵的力量。这是严重失掉新闻操守的行为,新闻从业人员当引起警醒和思考。“深圳最美女孩”事件,见证了人性中的丑陋与猥琐。那些为了一己之名利,而欺骗整个社会的人,必须受到谴责。

【适用文题】炒作、闹剧、浮躁、远离欺骗、职业操守、弄虚作假、媒体公信力等。

二、“清华城管”是个案不宜过度阐释

【素材展示】

“大专及以上学历,专业不限,工资1600元„„”2013年6月26日,广西《柳州晚报》刊登了一则城管招聘启事,几天后,毕业两年、25岁的小韦持清华大学本科文凭,前来报

名,让招考人员惊讶不已。

25岁的清华大学生命学院毕业生韦伟,突然成了媒体热议的新闻人物。最近一个月内,韦伟先后参加了广西柳州市不同城区的两次城管部门招考,最终都以优异的成绩入选。“一纸文凭不过是代表自己的学习经历,并不能说明什么,从小事做起慢慢积累工作经验、人生阅历,当机会来到时就能稳稳抓住。”今年以来,各地城管相继出现的负面新闻,加上招工难、就业难等因素的作用,这一抉择在很多人看来似乎有点“疯狂”,有人由此感慨清华北大的“天之骄子”已经走下神坛,有人怀疑他是想借此炒作博出名,也有人将他的选择当作是就业难的一个例证„„面对如潮质疑,小韦则拿着录用通知书淡然一笑:“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

对小韦的做法,有人叫好,有人质疑,小韦则说,“没什么,从基层做起。”对此,你怎么看?

【多维解读】

1、理性看待

城管只是一份工作,不应该戴着有色眼镜。一个城市不能没有城管,否则就会满大街都是占道经营和违章建筑,发达国家也不是可以随意摆摊的,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应该如何管,希望这些高学历的大学生能踏实工作,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出来,想出更好的管理方法。

2、脚踏实地

今年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年”。近日,人社部专家也表示:今年预计300万以上大学生难就业。如此形势下,小韦选择去作一名有编制的城管“疯狂”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不是“疯狂”,是脚踏实地、是从基层做起。人们都高看清华大学,但凭着一纸清华文凭就真能横扫用人市场吗? 恐怕未必,正如小韦的现实情况,冷门专业毕业、已在家待业两年,选择报考城管,当然是最好的直面现实。大学生特别是清华大学生可以放下身段去做城管工作,也折射出了如今一些大学生自我定位的理性,就业观等的改变与成熟。这有利于改变此前人们对大学生眼高手低的认识,引导大学生

生们树立起正确健康的就业观!

3、可喜现象

清华学子当城管,这是给当下城管陷入“诚信”危机的一个很好响应。其实,城管队伍真正缺少的不是人,而是高素质的人,特别是城管队伍需要从把好“入口关”上下功夫。要吸收高层次人才,注入高素质血液。城管工作,特别是未来的城管工作,也需要高学历者。城管不是仅赶赶小贩,城市管理的内容非常复杂,管理的要求各不相同。城管队员要有语言沟通能力、表达能力,还要会运用网络计算机技术,对市容等进行实时监控,城管也需要高素质人才。清华学子当城管有利于提高管理能力、水平,对文明执法有利,对社会进步具有推动作用。

【适用文题】

就业观、直面现实、理性定位自我、尊重个性化选择、职业无贵贱之分等。

作文素材

谁现在用iPhone 6谁就该被鄙视

2014-09-26 09:39:19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北京) 文/杨婷婷

ipne6自19日上市以来,首发地与中国内地无缘。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多国的苹果店外排起成群的中国人。在美国一家苹果店,10余名中国人排队时发生打斗,3人被捕。抢购的现场排队人群高声喧哗,随意插队惹人不满。甚至出现垃圾满地,不少华人在地板上入睡的一幕,一名美国警察辱骂这些人:“真是臭死了!”这一幕幕场景传回国 内后,让国人感到脸红。

同时,在深圳海关,被抓到走私iPhone6的各色人等,招数也是五花八门,一名男子甚至穿

3条内裤藏了8部iPhone6。深圳海关5天内就已查获了1800多部手机。

于是,国内网民纷纷怪罪“黄牛党”,“丢了中国人的脸”似乎成为绝大多数网友的看法。那么,这群“黄牛党”丢人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在驱使呢?

说白了当然是利益驱使。一部最低配置的港版iPhone6原价4000多,而在北京中关村最高价格曾被炒到2.1万。如今在工信部表态“iPhone6已经进入最后审核阶段”之后,报价虽有下跌但大多仍在万元之上。如此巨大的价差,做出这种小丢脸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相比那些在高额利润驱使之下不惜犯罪、铤而走险的人,这些小丢脸似乎不值一提了。受利益驱使甚至不顾一切,这种事情不仅中国人干过,马克思曾生动描述利益是如何扭曲了人性,这当时说的都是西方人。

问题是,黄牛党们如此费尽周折,不要脸面,把iPhone6带到中国内地是卖给谁呢?要知道,等不了几天,iPhone6就会在中国内地开卖。现在买,价格会比那时买高很多,这些现在买iPhone6的人为何甘愿当“冤大头”?大部分还是出于虚荣心,出于炫耀的心理,好像现在拿着iPhone6就牛,就“潮、酷、炫”。但实际上,现在用着iPhone6的人已经并不像他们所想的那样酷了。

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广告词,“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换到此处,即“没有买卖,就没有丢人”。很多人说iPhone6利用中国人的心理在试验各种另类的营销手法,事实多次证明中国内地市场确实有点“人傻钱多”。这才是真正丢脸的地方。所以,现在看到谁拿着iPhone6,请向他们投去鄙夷的目光。

(《环球时报》原标题:谁现在用Iphone6,就向他投去鄙夷的目光)

面对“Iphone6”,我们到底该鄙视什么

2014年09月26日 来源:国际在线

最近一周能持续夺人眼球的莫过于围绕着Iphone6产生的跟中国人有关的各种新闻。从一开始“据外媒报道,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的苹果专卖店几乎都被中国人占领了”到中国人在纽黑文苹果店外为争购iPhone 6打斗被捕,再到日媒称“据信是中国人的人在东京一苹果专卖店外大声喧哗”„„外媒对此的报道可谓此起彼伏。

同时,国内的媒体也没有闲着。23日,某官微发表题为《不惜出丑买iPhone 6:是病,得治》的评论文章,指出 “喜欢一款产品到偏执的程度,甚至不惜拿肾来换,则是一种病,得治!”最后又得出一种结论即“如付出的代价不是肾,而是‘文明有序的形象’,有些人就不管不顾了。”

卖肾的,的确有,还形成了“卖肾车间”这样一个完整的地下产业链。但卖肾买苹果的,放眼民间,能有几例?至于付出的“文明有序的形象”的主体,也应该大多数是黄牛。黄牛生就为了利益,《资本论》早就说过“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再回过头来看看网友微博截图“有黄牛24台亏了12万,还有3天亏了50万的”, 即便你算术再不好,里面的利润空间也大过了《资本论》中资本逐利的范畴。所以,黄牛为了利润,失控在所难免,严格意义上说这是商业秩序,跟道德、文明不沾边,也没必要占据文明制高点挥舞着道德大棒来威慑本不属于自己管辖范围的人与事。

还想说的一

点是,网络上那则广为流传的《实拍中国大妈抢购iPhone6现场》视频,难道细心的你们就没有发现,外国人在人群中也星罗棋布么?

新闻到了这里,其实本应该告一段落,偏偏有人觉得不过瘾,今日有媒体又置顶刊出一文《谁现在用iPhone6就该被鄙视》。文章在抨击黄牛党为了逐利而“丢中国人脸”的同时指出,黄牛党们如此费尽周折,不要脸面,把iPhone6带到中国内地是卖给谁呢?就是那些拿着iPhone6就牛,就“潮、酷、炫”的人,然后深情呼吁,现在看到谁拿着iPhone6,请向他

们投去鄙夷的目光。矛头直接指向消费者。

不可否认,从黄牛手中买iPhone6的人中,肯定也有上述媒体指摘的这类人,但是,拿部iPhone6就觉得自己“潮炫酷”未免太低估消费者消费心理了。果粉的群众基础广泛与对乔布斯的个人崇拜有关、与对好产品使用心得有关、与对新产品抢购乐趣有关,至于身份说,关系大不大,你说呢?持有某种商品的消费者成为被鄙视的对象,要么是持有商品有害,直接毒及自己和他人;要么持有商品间接污染精神。如果没有,又有什么资格呼吁公众投去鄙夷的一瞥呢?

抽茧剥丝,摒弃纷争,节省下来时间真正要思考的是,一:为什么每次全球首发总要缺席中国大陆?二:中国如何制造出自己的“苹果”?当在“苹果”面前全球一律平等了抑或中国也有了自己的“苹果”,哪个黄牛还会全球扫货?谁还会因为一部手机跑到国外去“丢脸”?谁还敢对人手一部的机主鄙夷?

如果对这两个问题视而不见而去对着一小撮黄牛、消费者讨伐,如果眼睁睁看着93吨iPhone6从郑州空运到芝加哥,嘴里却骂中国人有病,诸位高谈阔论的达人,可以洗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