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乱夜语
初三 散文 796字 30人浏览 庄妈妈670

“夜雨秋灯,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楼东风,往事不堪回首了。”

不是刻意要把什么沧桑化,也没觉得自己特别老,只是那样的意境让人心生羡慕,人生本短,坐享生活是何等的幸福,往事又何必回首?!

又是夜,稀疏的车声从窗外划过,不是太晚,我是习惯了晚睡的人,这样的时间显得格外好,脑海里浮现接二连三的念头,想象的空间变得无限宽广。经常是这样,想得一发不可收拾,以为自己是精灵,和这个俗世隔着半条街的距离。

盛夏,白昼是无法安宁的,因为温度的让人不安,阳光白花花的吓人,很奇怪那些植物怎么长得这么安静,因为内里的水分饱满?人怎么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因为人被情绪牵着穿行于干裂的街口,我是其中的一个,烦躁地迈着近似着火的步子,鞋跟的节奏比秒针快上一两倍的速度,这个时候最希望的就是自己也SOHO了,守着冷气看玻璃外热火朝天,体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私心,多好。可惜只是恍惚了一下的白日梦而已,只等着那嚣张的日头把这肌肤晒透了去。

夜终于来临,带来风的凉意,多和睦的感觉,以为是秋了呢,原来傍晚的一场雨退去这城镇的燥热,夜归的人们享受着日落后的清凉,雨后的彩虹衬着晚霞迎来夜的颜色,总是这般美丽,这样的天光丝毫没有夜的黑暗骇人,倒是恬静得让人觉着温婉似江南女子的性情,和着丝丝雨后的水意,像及了如梦令里牵人的温柔情境。我坐于窗前,听一首似乎有些老的歌,孤独的街在烟雨中浮现,„„伤感的一幕,剧中人是我,无法去触摸,只有散场的落寞。有时候一个音符便能让人脆弱得落下泪来,又怎么还有勇气去问谁是否爱过我,何不留了最后的自尊在路上?路上依然风景张扬美妙,路的终点一定有盏暖灯在等候,等候暮归疲倦的旅人,一桌佳肴,一杯香茶,一张温床,你还要什么?难道还想要更多?想这已该是最后的幸福,洋溢一脸满足的笑容,看来路也是一片灿烂辉煌。

最后的星辉落幕,夜在黎明来临时散曲,仿佛一场人生,其间蕴藏无限遐想,如此时沉溺其中的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