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记忆深处走来
初三 记叙文 4626字 127人浏览 joseejo1

他从记忆深处走来

早就想好好写写他大一时也曾写过,一晃又是十个春秋,自然会有更多不同。我怕他,即便他不在我身边,仍能感觉到他的目光里充满着严厉。此刻,外面只传来些风的声音,关于他的往事历历在目&&

高二,我怀揣着一个不太现实的梦想,选择了理科。整个班级只有十个女生,除了小莉面熟,其他一个都不认识。刚开学时,我坐在第一排最边上,靠近教室门口。他的第一节课,先是告诉我们他的姓名,然后教了一个读书的方法不动笔墨不读书,其他的内容我已经完全没有印象,只记得他声音洪亮,面带笑容,课堂上也常常惹人发笑。我只觉得这个老师很幽默,有趣。他那时肯定不会注意到教室角落里的我。

第二节课,他便认识了我,我自己这样觉得。上课了,他先让同学说说上节课他讲的内容,名字都不知道,便叫班长回答,可巧班长忘了。他就让班长找个他认为能回答出来的同学,我跟班长高一同班,班长就推荐了我。不就是不动笔墨不读书吗?这几个字我还记得。听到我的回答,他似乎很满意,夸班长眼光好。

再接下来,就是日复一日的上课了,暑假散漫的心思慢慢被收回,更好的是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没有换,这给了我莫大的安全感。也不知道怎么就被任命当了语文课代表。第二次作文课前,我去办公室捧作文本,他说:作文是你自己写的吗?我一愣:有什么问题吗?老师怎么会这样问?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说:很有鲁迅的风格。噢,原来这是夸我啊!心里的大石头立刻落了地,原来还有这样夸人的啊,这老师还真不一样。

两个月很快过去,转眼期中考试,破天荒地物理、化学都及格了,总分居然还进了年级前几,学习信心大增。那时作文写得不少,他批改、评讲都很认真,两节作文课连起来上都不够她讲的,读范文,评析范文,似乎从没有教过我们怎么开头,怎么结尾,怎么起承转合,可是不仅我,同学作文好的大有人在。第三节课是物理,上课铃响了,他才给我们下课,物理老师进教室的时候,很多同学去洗手间还没回来,老先生便无奈地摇头:这个人,唉!

语文课,也是讲的很多,多的不是课文内容,而是电视足球、天文地理,一节课笑着乐着就过去了。跟他熟识之后,我们胆子也大起来了。因为他总是抽烟,女同学便想了个办法,劝他戒烟。为了怕他认出来是我们写的,就请宿舍里另一个班的同学执笔,大家口述,写了封劝他戒烟的信。语文课前,悄悄地放到了讲桌上,又放了几颗糖。这样的事,怕是他自己班的学生不太敢做吧?等他走进教室,我们几个互相递个眼色,极力掩饰各自紧张的心情,虽然知道他不会发火,但不想被他怀疑。谁知,他慢慢打开那封信,细细看完,就开始寻找写信人了。问到一个同学,她说不是,再问我跟小莉,我们装着莫名其妙的样子。他当然没有发火,笑呵呵着收起来给我们上课。

实际上他却是个暴脾气,很容易大发雷霆。有一次语文早读课上,一个同学没读语文,他立刻抓起那同学的书就扔出去了。那样的情形,不要说辩解了,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出。还有一次,上课要讲什么习题,课前我才想起来还没写,就到二班借了本来抄。毕竟没有经过思考,课上就露馅了。今天,也许永远都会记得,是这样一条题目《训俭示康》里的一句昔正考父饘粥以糊口,翻译成现代汉语。叫了别的同学,说完他都不满意,就叫我说,我当时

因为抄了作业,本就心虚,也顾不得思考什么,就一个词一个词地翻译出来,他对我们失望透顶,连正确答案都没讲。我很害怕,更多的是后悔。他生气的样子已经够吓人的了,用不着打骂,却比打骂更令人难受。等到下了课我去办公室送作业,突然想起来饘粥应该是偏义复词,说给他听,只还给我一个苦笑。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轻视每一次语文作业了。

然而,他常常又像个小孩子,也许五班惹他生了气,才进我们教室时还带着点愤怒,讲起课来又笑哈哈了。我们大家既怕他,又喜欢上他的课。期中期末,被学校叫去座谈的时候,我们也毫不避讳地向校长反映他上课能扯,校长也教语文,故意问我们要不要他改改,只讲课文就好了。我们异口同声说不。那年正好是第一届《新概念》,他印了获奖作品给我们看,也许是他作文教学不墨守成规,才使得我们敢于我手写我口吧。我那时候读书看报比较用心,作文里题记、小标题什么的,也敢于尝试,似乎很合他的胃口,他常常把我的作文当作范文,读给我们班同学听,读给五班同学听。全年级同学的考场作文,选几篇好的印出来,发给所有同学看。有时还拿着我的半成品,给别的老师看。有一次,是大市的什么考试,我写了篇《笑对生活》,引用了冰心的一段话:假如生命&&那时才开始有中性笔,比钢笔方便,但用得太费,只有考试时才舍得用,也因为考试,字格外写得端正些。阅卷老师不知看上我作文的哪一点了,先是给了52,后来觉得给少了,又加了4分。吃饭时跟别的老师聊起来,说有篇作文写得如何如何。我们学校派出去阅卷的语文老师便猜测是我的。后来,那位老师还是重新找到我的试卷,给了一个当年很高的分数58。那时还没有满分作文一说,一般得到55就很厉害了。这样一来,学校去阅卷的老师很开心,他更开心,在班里笑呵呵地讲这个事,好像拿到高分的是他自己。由于他长期的宣传,同年级很多同学都知道了我的名字,很多老师也知道了有个写作文很好的叫某某。

然而,作文的好并不能弥补我理化的差,那一次短暂的辉煌之后,我也再也没办法弄懂那些电磁、加速度和苯了。听说,教我们化学的班主任曾经找过他,想把我和小莉调到五班去。我俩都是语文英语好,理化瘸腿厉害。他不敢要,其实高二初的时候想要呢,班主任却看我俩期中那次考得好,不舍得放。他不敢冒险,已经是高二下学期了,仅高三一年,能在文科班混出什么来吗?谁都没试过,或许还不如在理科班呢?不过,这件事也是很久以后他才告诉我和小莉的。

高三前的暑假补课,他也许早知道不会再教我们,最后一节课,又是讲东讲西,维丽示意我看时间,被他发现了,说维丽以后给他写个传,叫某某外传。没想到那真成了最后一课。高三开学后班主任换成英语老师的夫人,一位美丽的、对我关心备至的美女老师,教我们语文。他便去教复读班了。听说,还像以前一样,也在复读班宣传我的写作水平。紧张的高三结束了,我考得很不好,不仅理化没什么意外的发挥,就连一直很好的英语都考差了,英语老师甚至怀疑我哪里的题目没给分。

一番痛苦挣扎后,还是在到学校办团关系的时候,突然决定复读。在教务处,满头白发并未教过我的老主任说,留下来吧。他当时也在,忙着弄什么材料,没有跟我过多交谈。收拾好行装,回到学校,到了老主任的班上,人坐在教室里,心情却能难以收拾好。一个个同学被迟来的录取通知书带走了,更多考的不理想的同学选择去外校复读,一时间只觉得孤单无助。那段黑暗的日子不记得熬了多久,终于熬不下去的时候,询问已经在到了某校的同学是否可以再去。老主任又一次帮我做出决定,改文科吧,明年考不好,来找我&&我默默地整理好东西,从十二班到了十一班,再一次成了他的兵。

不久就迎来期中考试。政治老师给我们复习的高一的内容,考的却是高三的,我怎么会呢?只得了几十分吧。老师很不解,问他:这个学生别的课都考的不错,政治这么差,我还要不要管她呢?他说:必须要管,她要是早点上文科班,早就考走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历史老师也对我很照顾,数学老师是第四年教我,其敬业精神更值得称赞。也正是有了老师们的帮助,我才慢慢找回自信,鼓起勇气,昂首挺胸再一次挤上独木桥。

高考文科在一中。他陪我们去,在校外等着。语文考完了,我心里不是很有底,选择题一直是我的弱项,他关切地问:秘书,考得怎么样?我摇头:不好。他根本没理睬我的不自信。分数下来了,我起个大早,打电话查分,跟平常差不多的分数。他很高兴,班上同学都考得不错。填报学校专业时,他才第一次真正给予我指导,因为总分不是很高,第一志愿填曲师大的话,怕会给调到别的专业,比如历史啊什么的,本来就没大有兴趣,报烟师的外语,就算调,第二专业填中文,就正好符合我们的愿望了&&我按他说的去做,果真被调到了中文系。其实,他也说过,就算到了外语系,也可以自修中文,将来考中文的研究生。他还嘱咐我,不要忘了经常写写,经常投投稿。可是,我也写了一点,投稿却不多。多数时候,我还是被动等待。

我去烟台后,他又带高三,恰巧我弟弟在他班上。也是他的严厉,让我弟弟从球场回到教室里,以非常幸运的分数考上大学。2007年,我们俩去看他,弟弟喝得大醉。后来刘先生、小弟也到了他家。他夫人是个很善良、热情的人,知道我们的名字,对待我们像自家孩子一样。2012年弟弟结婚,请了他们来喝喜酒,为了不麻烦我们,夫妻俩自己坐了公共汽车到乡下。他患糖尿病多年,不能多饮酒,但是高兴啊,不知不觉喝了不少。还记得高二时,晚自习三个小时,他有时给我们讲点什么,三个小时不动不停,有时从外面应酬回来,趴桌上就睡。放学了,走读的一个个回去,他还没起来,快熄灯了,住宿的同学也要回宿舍了,他还在睡着。我便叫醒他,陪他走到办公室,也许还帮他倒杯水,他就很感动。

大二上学期,拿着弟弟送的生日礼物回到宿舍,想着该给他打个电话了。电话接通后,室友在这边喊生日快乐,他听到了,问是谁的生日,我说是我,那时才知道我俩竟然同天过生日。到现在,十多年了,每逢生日前夕,不管我身在何处,总会打个电话给他。他也叮嘱我,父母养育之恩不能忘,过生日一定要给妈妈打个电话。有一年,跟同事南下旅游,晚上还专程来我们家看看,一起到超市买了点特产。因为没听刘先生会下雨的话,出门没带伞,结果半路飘起雨来,刘先生便抱怨我害他淋了雨,他直说没事没事,直到14年暑假相见,才说当时刘先生对我的抱怨让他很不高兴。

也是暑假里,再次见到他的家人,儿子长得很高很帅,刚刚考上大学,女儿考上了教师,即将结婚。我已经包好了红包,可是在他家坐了一会,跟他们夫妻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好拿出。一起吃饭时,又有外人在场,更不知所措了。就这样,两手空空去看他们,还白吃了一顿饭。现在,就等着他们来扬州,让我好好招待一下了。

其实,对我好的老师很多,比他还好的也有几位。我之所以对他如此难忘,心怀感恩,只是因为,是他的赞扬或者欣赏,让我对自己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变得自信乐观,生活多了一些色彩,人生也有了不同的轨迹。不能想象,如果高二没有遇到他,我又会如何度过高中,又会走上怎样的工作岗位。离开家乡的这些年,也常得到他的关心和提醒。毕业前,他说能在外面找工作尽量在外面吧,所以我去了东平。结婚前,他又告诫我,不管怎么吵吵闹闹,决不能提离婚二字,那两个字最伤感情。每次电话里,他也忘不了叮嘱一番,要心情好,

身体好。当我为了照看孩子,没有工作时,他又说,带好孩子比什么都强。我参加学校考试,他又为我指点迷津&&

我感激他对我的厚爱,又常因为他总在同学面前谈论我而难堪。从上学时就斗胆这样跟他说,可是到现在他还是没改。其实,他并非只关心我。他记得我们很多同学老家在哪,考上了某大学,高考分数多少,甚至还保留着当年的电话。谁跟他联系一下,他就很高兴,逢人便说。他偶尔想不起来谁谁在工作的时候,夫人也会补充。这不是一两个人,一两件事,一两年的时光,而是几十人,无数事,十七年。

记得有一次他读了篇文章,让我们点评,我说语言太华丽了。他才说是他自己写的。我没有读过他其他文章,不知道文笔到底如何。他很看不起我的口才的,总是说一个学文的不该这样笨拙。即便是写下来吧,我也对他说不出什么矫情的话,唯愿此后的十七年,甚至更长的时光里,我还聆听到他的教诲,感受到他的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