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流年卷二 家犬世家第一
初一 散文 972字 1845人浏览 最爱de2

追忆似水流年卷二

家犬世家第一

老人说,我家的人一代比一代强,我家的狗一代比一代差。我出生二十几年来,经历的四只狗,个个都有故事。

最早的一只狗是大而黑的,据家人介绍是最为通人性的一条。因为当时年幼,这只狗在我印象里只剩了一个画面,它在河边躺着,这个画面的前因后果,这个画面的画外音,都已不在。

后来接替它的是一只黄色的狗,在曾经天下太平的时候,村里的狗都是撒着养的(就是不拴),这只狗每日无事便在外游荡,晚上回来看门,忠于职守。如果有人在外面开我们家的门,它会立起来,用爪子从里面按住门开关。有邻居曾经被它扑倒,按在地上,但却没动口咬,以至虚惊一场毫发无伤。

一日中午,奶奶正在摊煎饼,忽听门外一声惨叫。奶奶说,是不是我们家狗在叫啊?让我出去看看。我还在想,狗怎么会那样叫?懒洋洋的出去一看,狗已经躺倒在路边,一动不动。两个青年见我出来,飞身骑上自行车逃跑了。我不知所措,回来叫奶奶,奶奶使唤我去把爷爷找回来。爷爷用一根绳子把狗吊到一棵树上,过了好长时间,狗嘴里吐出一些东西来,渐渐的苏醒了。原来那两个青年是偷狗的,给狗下了药,还没来得及把狗抓走,我就看见了。那天我一直都很紧张,被两个贼吓坏了,现在见了胡斌我都想抽两耳光,何况两个毛贼。 此后,我们家的狗就拴起来养了。这只狗自由惯了,很受不了被拴的感觉。一有机会就挣脱出去疯跑,跑累了就回来趴在门口,我们出于它安全的考虑,决定还是要拴着它。 这只狗是一个腊月二十八死的。死前它就瘫痪了好几天,我也哭了好几天。因为临近年关,哭哭啼啼不吉利,所以我挨了不少骂。那天早晨我们把它抱到炉子边取暖,我就去学校了(那时学校有个“返校”制度,假期里的某几天要到学校报到,确保自己还安全的活着)。回来时它就已经死了。

后来又养了一只黑毛的狗,这只狗表现一般。一次,凌晨四点,一个偷鸡的贼越墙到我家盗窃,用刀子划开拦鸡的网子,便把鸡往袋子里装。这是我奶奶正好醒了,叫醒我爷爷,“进来一个人”,我也被惊醒,冲将出去,那贼一块半头砖朝着我的方向扔过来(幸好没砸中我),钻出鸡窝,忙乱中跳出墙去,好像裆部受了点伤。而这时,此狗仍在蒙头大睡。后来,这只狗被送人了,原因是它老是呕呕的叫,像狼一样,家里人说不吉利。

现役的这只狗是狼狗,叫一声半个村子都听得到。它的故事还得冷却一段时间再说,也为家犬世家留个残缺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