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文本解读
初三 散文 3468字 2079人浏览 北极光03

课 程 作 业

题 目 课程名称 中国现代文学

专 业 汉语言文学 班 级 2012(3)班 姓 名 所在学院 人文学院

完成时间:2012年12月

鲁迅《过客》文本解读

摘 要: 一个奇特的故事。老翁、女孩、过客,西面的丛葬,无止境的走下去。向着西边,向着坟,却不知能否跨过去,但是继续埋头向前,永不停下。《过客》阴郁的文字和灰暗的基调,简单的文字,简单的故事情节,却处处显露着一种残破和黑暗。一个黑白电影,透着一个寓言式的故事。我们都是这世界的过客,无论停驻,无论前行,到达每个时间的尽头。文章刻画了一位战士,一位充满战斗精神孤独而绝望的革命者。

关键词: 无止境 战士 战斗精神 革命者

一、 过客的登场 “时:或一日的黄昏,地:或一处。东,是几株杂树和瓦砾;西,是荒凉破败的丛葬;其间有一条似路非路的痕迹。一间小土屋向这痕迹开着一扇门;门侧有一段枯树根。”在这样的背景下过客登场了,出现在了老翁和小女孩的世界里。戏剧的主人公是过客,象征一个面对荒诞和虚无,感受到人生没有意义和目标的理想追求者,跋涉者,人生道路和生命意义的探索者,社会黑暗的反抗者。他约三四十岁,正处在中年,这样的年龄已经经历了青春的幻灭,已经在人世闯荡了一定的岁月,一定已经碰了很多钉子,他“状态困顿倔强,眼光阴沉,黑须,乱发,黑色短衣裤皆破碎,赤足著破鞋肋下挂一个口袋,支着等身的竹杖”,行走是艰辛的,风暴,远路,寂寞的夜晚,一个人独自承受,过客已经在上下求索中被折磨得很疲惫,显然在此以前他一直是一个失败者,不愿意于停留在一个地方,不愿意放弃,偏要流浪和行走,是他自我折磨,当然确定的道路并不存在,要靠过客自己去探索,鲁迅曾在《故乡》中说到“希望是无所谓有, 无所谓无的, 这正如地上的路, 其实, 地上本没有路, 走的了, 也便成了路。 ”

两个作为陪衬的人物一个是七十岁的老翁,另一个是约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前者象征一个已经走到生命暮年的过来人。后者象征一个还在用孩童的天真的眼睛看待世界,还不知道人世的丑恶,没有经历过幻灭的悲哀,不知道思考人生意义的小女孩,世界在她的眼中是非常美丽的。因此小女孩,过客和老翁分别象征人生的童年,壮年和老年。在夕阳西下的傍晚,疲惫困顿的过客向老翁讨水喝,老翁问了他三个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但过客他不知自己叫什么, 也不知自己从哪来, 到哪去:从我还能记得的时候起, 我就在这么走, 要走到一个地方去, 这地方就

在前面。

对过客来说, 他只知道要背对着自己的来路走, 这意味着他要背离那个他所不知道而又所从出的后面, 因为那是他所“憎恶”的:“没一处没有名目,没一处没有地主,没一处没有驱逐和牢笼,没一处没有皮面的笑容,没一处没有眶外的眼泪。”

二、过客的道路 过客只知道一个劲地向前面走去,他问老翁前面是什么地方,老翁告诉他说,前面是坟,这里坟象征每个人终有一死的结局,上帝死了,而过客的存在本身成了朝向死亡的存在,也就是“向死而在”,这种存在时刻面临着虚无的威胁,自从命运和信仰失去了主宰,我们舔着我们隐痛的伤痕。但过客必须在行走中给自己终有一死的人生赋予意义,而幸福本身已显得奢侈。鲁迅说过“我只很确切地知道一个终点,就是:坟。然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无须谁指引。问题是在从此到那的道路。那当然不只一条,我可正不知那一条好,虽然至今有时也还在寻求。”作为一个行将就木的人,老翁自然面临着死亡焦虑,恐怕他也未必相信上帝和轮回。有趣的是小女孩的话:“不,不,不的。那里有许多许多野百合,野蔷薇,我常常去玩,去看他们的。”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眼中的世界就是如此不同,老人看到的是坟是死,而对人生懵然无知的小孩子看见的却是鲜花,谁错了呢?都没有错。人生阶段的不同导致了看待世界的眼光的差异!所以老翁极力劝阻过客继续往前,因为来翁认为继续往前只有坟,代表死亡的坟。

然而在老翁说完前面是坟以后过客还不放弃继续发问:“老丈,走完了那坟地之后呢? ”过客始终在求索一条自己梦想的路而鲁迅在他的文章里对路就是这样认识的:其实地上本没有路, 走的人多了, 也便成了路。路只有在走的人多的情况下才会显现,可是此时却只有过客一人在坚持求索。“我单知道南边;北边;东边,你的来路。那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也许倒是于你们最好的地方。你莫怪我多嘴,据我看来,你已经这么劳顿了,还不如回转去,因为你前去也料不定可能走完。 ”根据老翁的这段话我们也可以认为他也曾是一位求索者但是现在他停在了这片土地上,前面的“舞台说明”中指出他住的小屋前“有一条似路非路的痕迹”,决非闲笔,可能是老翁留下的。当他发现前面是坟,便转回来蛰居在孤寂的小屋里了。尽管前面还有声音呼唤着他前行,他却麻木了,畏缩了,不理采了——他的心和那荒漠一样死气沉沉。不仅如此,老翁也想劝过客停下来

三、过客的坚持 最终过客抵制住了过来人老翁的多次劝说,拒绝了爱的诱惑,终于决定孤身一人继续行走。他“即刻昂了头,奋然向西走去,向野地里跄踉地闯进去,夜色跟在他后面”。这是为了坚持自己的梦想,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光明之地也给群众带来光明。另一方面过客也许自己也不太确定能否成功找到光明,所以过客刚开始一直坚持拒绝小女孩的布施。过客并未心安理得地承受这盛满深意的“布施”,生怕将来“没法感激”。从中表明过客具有不愿丝毫累及别人的美德,同时也揭示了他内心的矛盾和忧虑:自己走这条路究竟能不能给包括女孩在内的人民带来光明,很无把握,如果真是“歧途”、“穷途”将怎么酬报女孩那赤诚的心呢?

面对虚无、孤独、荒诞„„,他疑惑了,彻底而深刻的绝望从他内心底里生出。然而“有声音常在前面催促我,叫唤我,使我息不下”。过客就像一位英勇的战士一直坚持“上下而求索”,“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他的精神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夜幕落下了,黑暗笼罩着大地。老翁和女孩进屋阖上了门。只有过客迈着受伤的脚,昂头奋然向西走去。前面有鲜花,有墓地,再向前呢?可敬的过客在探索着„„

总结

" 过客" 是充满战斗精神、孤独而绝望地反抗着的战士形象, 是国家解放中的革命者, 更是鲁迅本人精神人格在作品中的具体体现." 老翁" :革命途中半途而废的人, 尽管前面还有声音呼唤着他前行,他却麻木了,畏缩了,不理采了——他的心和那荒漠一样死气沉沉。这个艺术典型有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的知识分子中是很有代表性的。当然现实中的人和作品中的典型不能绝对比附,如果除去某些具体事件差异或者不是给历史人物做全面评价,总能从实际生活中捕捉到艺术形象的影子。" 姑娘" :仍蒙蔽于社会的华美外表的人. 女孩各阅世未深,但她情真、意善、质美。她听说过客脚走破了,有许多伤,流了许多血,便慷慨地递给他一片布,让他裹脚。布片虽小情意深长,是对可敬的长辈衷心的慰藉,也是以拓荒者希望的寄托。在她的稚嫩的心灵中既无老翁的颓唐和意识,亦无过客饱经生活磨砺所铸就的战胜征途中艰难险阻的思想准备。她视野所及之处是鲜花,因此对将踏进花丛中的过客自然是祝福多于同情了。

鲁迅的《过客》中的" 过客"" 少女"" 老翁" 三个人物的形象内涵从某种程度上可说是鲁迅内心三个" 自我" 的象征。而鲁迅小说中那些主体感情色彩极浓的人物形象的精神内涵无疑和鲁迅的精神内涵一脐相连, 他们身上大致体现了鲁迅的思想发展变迁历程, 折射了鲁迅在不同时期的精神气质、性格特征, 甚至人生经历。这里将鲁迅笔下主体性极强的人物分为少女、过客、老翁三类。紧扣过客的精神内涵, 重点论述前两类人物类型, 阐释他们的" 明知前路是坟而偏要走" 的生存方式和" 反抗绝望" 的生命哲学。

参考文献

[1]鲁迅. 野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12

[2] 鲁迅全集:第11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

[3] 王得后. 《<两地书>研究》[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 1982

[4] 汪卫东.《秋夜》:《野草》的“序”[J].中国文学研究,2006(4):52—55.2

[5] 冯雪峰.冯雪峰忆鲁迅[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

[6] 赵瑞蕻《鲁迅<摩罗诗力说>注释•今译•解说 》[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