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初中班主任-杨舒涵
初一 记叙文 1162字 312人浏览 xing1080

我眼中的初中班主任

开封市集英中学 初一二班 杨舒涵

步入初中的校园,身边的一切都有了新的变化,都是那么地新奇美好,校园变了,同学变了,科目变了,自然而然的,引领我们遨游知识海洋、含辛茹苦的老师,也有了变化。

那是两个月前,清晨的暖阳在视野里打闹,我怀着激动与兴奋的心情步入校园,脑子里勾勒出无数同学与老师的影像。无限的憧憬区使着我加快脚步,转眼间便坐在新课桌前。

正当我在心中祈祷初中的班主任不要太凶时,一位步法轻盈,身着一袭红衣,留一头干净利索短发的女老师。“嗖”地一下进了班门,脚底生风似的霎时立于讲台。反应略有迟钝的我不禁有些惊讶。这莫非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嗯,没错,这便是我们的班主任白俊芳老师了。

只见白老师先用威严而犀利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全班,待全班47双眼睛齐刷刷看过来时,才开始了她那伟大的“自我介绍”。“大家好”,这一听可不得了,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有些“落伍”,这语速与小学时班主任那读《论语》时的经典语速形成鲜明对比,看来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在随之而来两个多月的学习生活中,我也更加意识到当初自我预感是多么的地正确,以至于可以基本推断出我具有预言家的素质与天赋。对于这一点,要从无数个小细节中慢慢品味。

小小的计算出错便要其罚写,此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顶多订正一遍便草草了事,但自从白老师的身影出现在数学课堂上之后,那浩如烟海般的计算小测验便不容有丁点瑕疵。如果错了,便是几十遍的订正。若侥幸对了,又在为下次提心吊胆起来,以至于罚到后头,手抖得笔也握不住了,但也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一遍作对,反复检查”的习惯。

白老师的英语教学也是颇为严厉。讲着讲着,突然间就问到了哪位同学的头上,若稍走了一点神,那她的名字可要出现在班长的本子上哦!白老师也时不时问我们记了笔记没有?说说我们反应迟钝,不细心不认真的等等。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耳朵里早已闯进班老师严厉的批评。

白老师对作业极其严格,几乎日日午餐前,全班大部分同学都要挨一顿批评。那英语默写容不下一点疏忽,无论是签字格式还是如何批改,那自然是细得不能再细了,不按要求做的,你就等着“受刑”吧,我清楚的记得一日中午,白老师在班里大发雷霆,又是默写又是作业,吵得全班鸦雀无声,若此时一银针从天而降,那声响,必然是“震耳欲聋”的罢,于是午餐时米饭里都是苦苦的味道。

白老师在每天的生活中,更是对我们严厉有加,什么“不关心班级,没有集体荣誉感”,“打扫卫生慢,不干净”,“不认真、不严谨、不团结”之类的词汇轮流从她口中蹦出,使得我们做好了随时挨吵的准备,同时的听着那些励志的故事和大道理,我们的生活也愈发井井有条起来。

两个多月就在这样紧张而严厉中飞逝,久而久之,那些对我们的严格也变得亲切起来,批评少表扬多了,不由得对白老师的敬佩与喜爱,便随着时间的推移荡漾在每一位同学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