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作文
初一 记叙文 3428字 6832人浏览 leofeifei

我们的一生总会有许许多多的告别,它们可以是一段时光,一个人,一种东

西,„„。这种告别意味着忘记、思念、新生„„

根据材料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记叙

文,

别了,童年的老屋

暮夜,一点一点的街灯在远处连成了

线,将天空染成红色。没有汽车的鸣笛声,也没有在乡村时夜晚各种虫子的演唱会。习惯了站在窗前望着对面楼上一扇扇泛着柔光的窗口,涌动的思念把记忆勾勒成我心中的老屋,那个曾装满我整个童年的老屋。 我的童年是在姥姥的呵护下度过的。在我的记忆中,老屋在乡村诸多的房屋中平凡得如同路边的一株野草,但它却盛满着我儿时的梦想和美好的回忆。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触,落寞中透着几分惊喜,苦涩中透着一丝甜蜜。

老屋伴我走过的是贫穷,启迪的却是理想:冬天,我喜欢搬把椅子独坐在老屋的窗前,任暖烘烘的阳光烘烤我的全身。闭上眼睛,思绪飞扬,我可以忘却烦恼,我可以幻想未来。那一刻我是自由的使者,老屋是我忠实的守护。夏天,外面酷热难耐,老屋总会把凉爽的清风请进来,打开木格的窗户,屋里明亮清爽,透过窗户,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尽收眼底。那时候的我,总是在每个近乎黄昏的夜晚,仰起脸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地从山后消失,等待着黑暗一点一点地吞噬整片天地。然后,我便会一溜烟窜到老屋,屏声敛气地聆听姥姥讲故事。

姥姥总是坐在炕头的位置上,一边纳着鞋底,一边滔滔不绝地给我讲王子与公主的故事,我总会感叹多美的童话啊!是爱的力量让王子和公主战胜了邪恶赢得了幸福。童话的美好、现实的冷酷和生活的辛酸,轻轻地从姥姥口中飘出。每次,她总是在讲累了的时候,慈祥地看着我,轻轻地抚摸着我的

额头。每到这时,我都会沉浸在离奇的故事和姥姥的爱抚中。

日子就这样在姥姥的故事中一天又一天的消逝。直到有一天,姥姥突然去了,她在我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

后来,我被父母接到了县城,一切是那样冷清,那么陌生,孤寂又占据了我的心房。即使在父母的身边我也找不到曾经和姥姥在一起时温馨、快乐的感觉。此时的我,像一只孤雁,在空中独飞。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儿童玩具很快便填充了我所有的生活,从此,姥姥和她的故事以及老屋也在我的记忆中结成了蛛丝网。

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被流水似的时光所掩埋,但有一种情感却永远珍藏在儿时的记忆里。当尘封的记忆被打开,美好的回忆便会如同湖面上泛起的涟漪荡漾在灵魂的深处。

春去春又来,花谢花又开。善讲故事的姥姥走了,童年悄悄地走了,我久别的老屋,你还好吗?

点评:作者所回忆的童年生活,身边的人,生活的环境,都是与老屋有关的,都镌刻着作者对老屋深深的记忆。意蕴深厚,饱含感情。

告别

丝丝轻盈漫唱的和风,屡屡温暖明媚的阳光,声声婉转清脆的鸟语,拉开了春天的帷幕,那簇娇艳的花儿显露勃勃生机,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只是因它而活力四现,清爽宜人,面对着美好的一切,我的思绪却始终与他格格不入,涤荡在这渺远的心际„„

“姐,说好的,不许反悔,即使是上了高中也不许忘了我,记得天天给我打电话„„”

“好妹妹,姐姐听你的,姐姐会的„„” „„

生活就是这么残酷,有相识就会有别离,有感动的一瞬间也会有悲伤的一念间,就像我,初三毕业,与好友分离的那一刻,使我无法释怀„„

紧张又刺激的中考终于结束了,而我的内心却不如他人轻松,望着曾今自己奋斗拼搏过的历史路程,望着给过自己无数幻想的母校,怀念着自己与好友嬉戏打闹的场景,我依旧徜徉在过去的心路间,“啪!”一张大手打在了我的后背,“怎么了,又在做思想着啊!”我故似振作的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心里想到要离开,有些„„”说着说着,一颗颗“金豆子”从我的脸颊滑落,心中的万分心酸不禁一下释放出来,这可吓坏了我那“胆小如鼠”的姐姐,马上手忙脚乱的给我擦眼泪,逗我笑,“姐姐不是故意的,姐姐也不想„„”说着说着,姐姐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因此,便出现了开头那段伤心的对白。 我的“姐姐”,当然是我的当然是我的初中同学,是我寒窗三年的同窗,是我倾诉心事的知音,是我嬉笑打闹的玩伴,是我„„

她是我一生的挚友!

“好妹妹,姐姐听你的,姐姐会的,姐姐会联系你,不会忘了你,可你也要搞清楚,今天的离别时必然的,因为我们是不同山路的攀越者,我们始终会为了自己

的山峰而努力奋斗,向上攀爬,而不是只在乎一时的离别,不是吗?”我倔强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约定在奋斗三年,将来要考同一所大学,”姐姐拉着我的手,欣慰的笑了,随后,就在那一刻,就在母校的门前,我决心抛弃告别的辛酸,抛弃离别的苦楚,笑着,对姐姐说:“那,拜拜喽„„”

和风依旧轻盈,阳光依旧明媚,鸟声依旧婉转,花儿依旧娇艳,格格不入的思绪却将种种不快抛诸脑后,沉浸在美景当中,暗暗的想着:姐姐,我们一起加油!

告别时光的白帝城

凛寒江边之风,尽索然;独舟垂钓之人,已阑珊。 船起航,你站在甲板上,望长江的水清碧如春茶,涛声依旧,那是故乡的血脉在涌动。晨曦被江雾遮掩,掠过脸庞的只是溅起的江水与泪的混杂。白帝城,刘备托孤之址;你却说,不是。我问,为什么?那是我的故乡,你笑着。

千年的时光扫过尘埃,探寻历史尘封的阴影之后是一幅怎样的世态炎凉?鱼嘴张口,古镇的气息吸引着你的足迹去踏循。你是否品出了了韵味,不曾知否。

但我知道那是你的使命。潮水涨升,古镇将要消失,采风也只是记载逝去的声音。残垣断壁向你诉说着往昔;木洞老人让你喝杯清茶,你却尝出了甘苦同存的味道;扇沱边上的沙石瓦砾,多少儿童在那映出无知的笑脸;妇女们对你好如亲人,一长一短地叫你的名字,依依不舍。 但江水仍随时光的叹息流走,刮过的风不会停留,你坐上轮船,看着古镇的日月变幻,挥手告别,像是告别时光,像是告别古镇,又像是告别历史的无奈。

夜晚的江面下着雨,纷纷蒙蒙,航标灯闪烁不断,你被好心地拉进客船,听着船主与客人们嘻嘻哈哈的笑声,看着图像不清的电视,漫漫长夜。那一晚,你却睡得很甜。足迹延续着,你采风的同时,听到的更多是人们的疾苦,怨声载道;房屋崩塌,收入的稀少,家境的贫苦,自身不公遭遇。灯光下,一张张难堪、痛苦的脸,深深刺入你心里。看着古迹被推土机当废瓦一样碾压而过时,血液竟流出了难受的疼痛感。国与山河,山河难再。

你蘸着江边的苦水,一挥而就:白帝城。残壁,老人,妇女,孩子„„融入了古镇,而古镇融入了白帝城,白帝城随着历史的潮流,缓缓流走,直至远方。 船起航,你站在甲板上,望着长江的水清碧如春茶,涛声依旧,你挥手告别白帝城的时光,泪划过,与江水混杂,那是故乡游子的心声在涌动。

告别

两行清泪滑过脸庞,被清凉的晚风吹得生疼。发觉,是告别某些东西的时候了。告别童年的玩伴。

再次来到市政府,寻找童年和玩伴留下的痕迹。骑单车在小路上,环顾早已陌生的花花草草,心中一痛,和小兔子的点点滴滴浮现在眼前

咯吱咯吱,夏天的傍晚,爸爸载着我和你,往市政府去荡秋千。晚风吹着我的裙摆,怀中的你正卖力的啃黄瓜,一切的一切,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温馨。 高高荡起秋千,看脚下吃着不知名的白色小花的你,一抹微笑从嘴角勾起:贪吃的家伙!跳下秋千,轻轻抱起你,抚摸你的黄色的皮毛,伸手拔你叼在嘴里的花,你晃晃脑袋,似乎不乐意了。贪吃鬼,放着胡萝卜不吃,只吃黄瓜和花,真怪!没错,你的眼睛是黑的。过几天,我就要去上海了,不能陪你了,sorry !你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用小脑袋蹭我的脚,似乎在说:我明白了,你去吧,我会等你的!

在到达上海的第二天,传来了你走丢的噩耗。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你,想你的一举一动,想你住过的箱子,想你留在记忆里的每个痕迹,眼泪无声滑落,其间意义,又有谁能读懂?心在抽搐,那么痛,那么痛

穿梭在楼群之中,发现再也找不到那不知名的白花,再也找不到那给我带来欢乐,带走烦恼的秋千。以往,喜欢眼前的高楼,认为这才是繁华的代名词,

此时,却无比痛恨,恨这高楼,恨他掩盖了我和童年玩伴的快乐时光。

终于,找到了已经报废的秋千,靠在上面,眼泪滑落。小兔子,我还没有给你取名字的,你怎么就走了呢?我搬家了,你要是想回来,可别找错地方再见。告别老房子。望着熟悉的陈列,闻着熟悉的家的味道,我害怕了。手掠过白色墙面,空气里面充满离别的不舍。

想到春天时,跟一楼爷爷一起摘椿芽,战利品在厨房堆成小山;夏天时,在餐厅跟爸爸争最后一块西瓜;秋天时,在阳台故意用刺骨的凉水刷牙;冬天时,手捧雪给书房的花草盖被子老房子的点点滴滴,在我的记忆中熠熠生辉。

再见,老房子!擦干眼泪,抬头,坦然告别,迎着太阳,用笑容淡化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