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秋风悲画扇,当时只道是寻常
初二 散文 1326字 155人浏览 likeshuxue2011

“既是你爱的女人,朕定会护她周全。”“谢陛下。”皇城之上,两个翩翩少年许久地伫立着,谁也不愿再多说一句。容若明白,这一次,他与惠儿之间的缘分是彻底地尽了,他与皇上之间亲如兄弟的关系也将成为过去。惠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记得第一次见到惠儿还是容若十三四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容若就已经是一个文武兼修的美少年,对男女之情还一无所知。初见惠儿之时,那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淡雅的面孔,不禁让容若心头一颤。一瞬间,脑海中竟搜索不到可以用来描绘惠儿的诗句,仿佛一不留意都会亵渎了这位可人儿。而容若俊朗挺拔、温文尔雅的样子也早已深深刻进惠儿的心里,一生都未能抹去。那段时间,容若教惠儿下棋、读书,给惠儿讲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忠其一生的君主——康熙。偶尔,他也给惠儿讲自己的爹爹——纳兰明珠,讲他一生的功绩。在惠儿眼中,纳兰永远是那样温和、恬淡,就连每每提起权力争夺和当朝政事,容若脸上的神情也依旧云淡风轻。惠儿渐渐明白,这位英俊的少年其实是世间最普通的男子,一席书卷,一盏香茗,一位佳人足矣。惠儿曾扬着美丽的小脸问容若:“容若哥哥,待惠儿长大,做你的娘子可好?”容若笑了,脸上却第一次浮现出一种不易察觉的伤感。他又何尝不愿意娶这位能参透他心思的小女孩呢?但是爹爹。又岂能是他奈何得了的。“若儿,她只是你的表妹,这一生都是。作为叶赫那拉氏的长子,你有责任娶一位与你门当户对的女人为妻,不管你爱与不爱,这是你的责任。你若执意要娶她为妻,为父只好将她发配边疆,让你们永生不得相见。”语气里没有任何缓和。纳兰明珠丢下这番话后转身回了房间。“永生不得相见。”这句话无疑在容若的心上撕开一个小口,灌进往日与惠儿之间的种种,将他的心浇灌得锈迹斑斑。人生若只如初见。要是一切都能定格在惠儿刚刚进府的时候就好了,可该来的终究会来。该失去的无论如何也留不住。惠儿岂能察觉不出她最爱的容若哥哥正在为何事烦恼。她爱容若,便不愿看到他紧缩的眉头。如果今生注定不能做与他举案齐眉、比翼双飞的妻子,那不如早点了断这份情。于是,惠儿在纳兰明珠的安排下进宫做了一名宫女,本想安安分分的了此残生,奈何她那倾世的容颜,容不得她一生暗淡下去,她得到了康熙的宠幸,晋升为良妃。于是,便有了皇城之上的对话。纳兰容若终究还是放不下她,但物是人非,转眼间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已经成了身份尊贵的良妃,如今再见到她,已经该俯首称臣。纳兰知道,君臣有别,纵使皇帝再重用他,他也不过是皇帝手中的一枚棋子,随时可以丢弃,但是惠儿,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容若找到康熙,对他说了他与惠儿的事情,只不过他将自己与惠儿改朝换代,起了新的名字。聪明如康熙,他怎会不知容若指的是谁,只是他叹惋,生在贵族之家婚姻大事从来由不得自己,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爱情对于他来说,太过奢侈。康熙是爱良妃的,不仅是因为当初对容若的诺言,更是因为他爱上了她的单纯善良,不谙世事,不慕名利。可终究,良妃的心还是随着容若的死而永远地沉了下去。有时候康熙会感慨。惠儿和容若虽然是自己的挚爱、挚友,但和自己本就不是一种人,他们为爱而生为爱而死,但他自己,终究做不到,他是个伟大的君主,伟大的政治家,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却终究败在了情场上,败在了惠儿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