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倾城
初三 其它 770字 146人浏览 李福义80

我每天一个人走在校园里那条两旁种满香樟树的水泥路上的时候很喜欢看走在路上的其他人,喜欢观察他走路的姿势和他们脸上的表情,以及从他们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不同情感,然后猜测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

香樟路的尽头是通往七号教学楼的拐角,左边是图书馆,右边是宿舍楼的大院,大院里是男生宿舍楼,大院有点老旧,里面种满了高大的香樟树和花枝妖娆的夹竹桃。大院门口摆放着许多宣传板,其中有一块是四级考试的倒计时牌。我每天走过那里总是会停下来,认真地看还剩多少天,然后发呆。其实我并不是不记得还剩几天,在那里停下来只是一种潜意思的行为。五秒钟之后我会继续往前走。这个时候我就会看到从宿舍楼大院里走出来的他。我不认识他,但是在很早之前就开始注意他。我叫他我喜欢把我所不认识的人和不了解事都统称为仅仅因为喜欢这个词所表达的涵义。

是个很安静的男生,他每天都会准时在我驻足于倒计时牌五秒钟之后从宿舍楼大院里走出来。他不像校园里大多数考研族那样背如同砖块的黑色耐克斜挂包,也不像那些成天无所事事整天在校园闲逛的男生背着宽大并且空荡荡的双肩包,他总是把书拿在手里,他的书不多,一般是两本,我远远的看到有王长喜的英语阅读和一个封面精致的笔记本,有时候会多出一本英语辞典,他留着花泽类式的发型,穿着洁白的T恤和平整的休闲裤,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塞着耳塞,有点长的头发轻轻飞扬。我每天跟着他走到同一间自习教室上课。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习教室在七号教学楼的107教室习惯坐在右边靠窗的位子。我走进教室的时候他正坐在位子上,王长喜的英语阅读书已经摊开,我从他身边经过,看到他的侧面,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我习惯性地看他一眼,然后坐到他后面的空位上。窗户外面是一片樱花园,春天的时候那里会开满烂漫的樱花,空气中有沁人心脾的清香。但是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樱花的花期。现在已经快冬天了,树上的叶子正慢慢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