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许嵩,致江湖
初一 散文 1077字 118人浏览 玛丽奥建建

致许嵩,致江湖

很久很久没有听许嵩的歌了。记得我们在初中的时候,许嵩作为网络歌手,就已经很红了。我那个时候非常喜欢他的《想象之中》和《灰色头像》,不是因为他独特的唱功,而是因为那华丽却无比忧伤的歌词。但是,随着时间的飞逝,当年喜欢的,已经物是人非,当年最为熟悉的音符和旋律,现在也已经记不起一星半点。甚至,许嵩,这位随着我们长大的歌手,都已经改变了许多。

前一段时间,我在黄昏的街道上走着,忽然就听到他的新歌(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是他的新歌,他的嗓音很容易分辨),不由得驻足仔细聆听。后来回家搜索了一下,原来是他的《摄影艺术》。其实到现在我也没有明白歌词的意思,但是我就是本能地觉得好听。因为这首歌,我发现了他词风的变化――当年主打华丽与忧伤的歌词,如今却少了一份刻意的卖弄,多了一份成熟与深沉。

但是我最喜欢的是他的《江湖》。对于这首歌好不好听的问题,一位音乐点评人说:“你可以说好听,也可以说不好听。”或许有人一如既往地批判许嵩糟糕的唱功,或许有人还在质疑许嵩的才气,但是不管如何,这首歌的艺术价值还是摆在那里的。

在听了这首歌之后,我更觉得许嵩变了不少。原来隐晦不明的字句渐渐变得通俗但不庸俗,曲风则是大胆引进中国古典乐器,高潮也更是分明。和以前的歌曲不同的是,他这首歌渐渐有了故事。王维是诗中有画,许嵩则是歌中有画……

那是江湖中常见的故事。年轻气盛的少年郎,侠骨柔情的江南女,在一座断桥边上的惊鸿初见,或是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快意恩仇的红颜女侠,在红尘客栈里的擦肩回眸。总之,当爱有了发酵的时机,一切就顺理成章。或许是江湖里俗套的寻仇,或是一次刻骨铭心的意外,她,他的那个她,不见了。是生离,或是死别,总之她以后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他身边了……他后悔,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他恨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没用……或许,是该离开了。他在绝望中想着。 终于,刀剑归隐,遁入空山,江湖上没有了他的名号。

但是,就像我们知道的,一日江湖,终身江湖。那一天,飞鸽传书,信中带血,他明白,有人要找他了。那人是谁?或是好友,或是恩师,又或是亲人。他知道自己不该袖手旁观,但是……因为那个人,他的心里永远有一个缺口……

没有了她,这个江湖还是以前的江湖了吗?没有了她,他还有必要去染指江湖吗?

他知道了答案。

在梅雨绵绵的寒江上,他独坐在简陋的小舟上。一杯一杯浊酒,抚不平他的心事。江湖,以前是她一个人的江湖,到了现在,却成了别人的江湖……

或许这就是许嵩中国风歌曲的魅力吧,短短几分钟,就可以联想出那么多的画面。我不知道别人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但是我可以感受到这首歌里的江湖。

我爱这种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