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记忆深处
初二 记叙文 1157字 4362人浏览 qye428

在我的记忆深处

爱丽丝·门罗曾写道:“记忆是具有遗忘性的”,它会跟随着时间的步伐悄悄流逝,我们曾经历的,所想要努力记住的,或许在某一天都不会存在。但我深信,在每一个人的记忆深处,都有永不消失的东西,它或许像土地,给予你生生不息的力量;或许像撕裂的伤口,遇上盐就时不时的微疼一把;也或许它就是一枝丁香,而你恰好就在一个微雨的午后嗅到了它的芬芳。

“瞬间即是永恒”,那一刹那的惊艳会留存一生的时光,回首过往,埋在我们记忆深处的从来就不是刻意而为的安排,却恰好是意料之外的与时光的邂逅。

即使已过经年,我仍深深的记得小时候曾干过的一件坏事,但我总觉得,我不能用坏事来形容它,我忘记了那是哪一个季节,或许是春天吧,在一个午后,阳光真的很明媚的午后,我和弟弟一起到屋后的菜园玩耍,转过墙角就看到了那朵很高很大的向日葵,经过它自己努力的成长,它已经快要熟透了,绿绿的叶子上面就是那朵很大很大的向日葵,在它刚开始生长的时候,我还能看到它不太大的圆盘,但自从它长过了我的头顶,我就再也没有看过它金黄的瓜盘了,现在它又大又壮,听邻居伯伯说,不久后他就有收成了。家在四川,没见过向日葵,只在一个电视短片上看过清风轻抚它的场景,又想到连日不见的瓜盘,内心不竟似猫爪轻抚过地微痒,不知道又去哪儿溜达了一会儿,一路和弟弟谈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跟我说:“姐,我们去把向日葵拔下来吧,就可以看到它究竟结成了多少瓜子”,而我,竟然没有说什么,就点头答应了,后来我们就去了那片菜园,弟弟叫我先拔,我说我不,于是他就在那里使劲的扯着,但很久之后仍没有一点儿动静,或许那真的不是很久之后,于是我说:“让开,我来”,真的,只是稍稍用力的一撇,它的鲜嫩的汁液就流了出来,金黄的花瓣不停地掉落,落在我和弟弟的身上,然后它就微微地倒在了旁边的树上。看到它真的倒了,我和弟弟同时都惊慌了起来,我们一起快速的逃离了菜园,但在回到家之前,我已将身上的所有花瓣抖落,弟弟也竭尽所能的抷开他身上的花瓣,但回到家他的身上还有,我却没有告诉他。

不久之后的下午,邻居伯伯发现了那只已经倒地的向日葵,不竟当场就破口大骂起来,因为大家都住的很近,也都听到了,于是究竟是谁折断了那枝向日葵

呢?大家都不竟猜测起来,弟弟身上的花瓣让他成为最主要的怀疑对象,但他坚持说,他只是中午去向日葵底下走了一趟,其余的什么也没干,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没有谁再去提起,也没有谁再去追究。

但这么多年了,一直在我的心底,在我的记忆深处,我曾经在一个午后,和一个小男孩一起,折断了一颗即将成熟的向日葵,我不明白那个午后的悸动,也不明白弟弟为什么除了为自己辩白之外,什么也没有说,然后,我觉得那个发生在午后的故事,就潜伏在我的记忆深处,时不时地在所有人都沉睡的夜晚,涌上我的心头。然后,我的心,它微疼。

在我的记忆深处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