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秋
初二 散文 1209字 606人浏览 ghb528528

江南的秋

江南真正进入秋季应该是从秋分开始的,很守时。但最先感觉到与夏天早晚气候的变化则是在每年的立秋前后。即便是遇上“秋老虎”的年景,哪怕日中炎热如夏,早晚也会有一丝丝侵人的寒意。要是逢上几场秋雨,则气候变化得更快,所谓“一场秋雨,一阵凉。” 我不知别处的秋天如何,在江南,秋雨对气候的变化影响很大。要是遇上今年这般持续一个多月的秋旱,则又成了另一番光景,日子也就凝固了一般,眼下虽是踏上了立冬的门槛,依然不见多少秋天的凉意。 相对来说江南秋天的景致变化要来得缓慢,像老先生踱着方步观风景,一时半会是看不到新的变化来。常常立秋一个多月之后才在一些高山幽谷,气候偏寒的地方见到些微的落叶和色彩的转换。等到“停车坐爱枫林晚”的 万山红遍和“山山黄叶飞”的瑰丽景象时,已是暮秋时分了。江南的秋天来得迟,去得也快。一不留神就错过了体味江南秋季色彩幻化的美丽与秋的滋味。一如这匆忙的人生,一边还在步履匆匆、意气风发,不知不觉却步入中年,直到有一天你遽然惊悟,没来得及享受这人生季节的精彩,倏地万物凋零秋已尽,猎猎寒意袭心头了。不过只要你走出樊笼,用心关注每一天,还是不难体会到江南秋天的真味的。忽一日秋风乍起,秋霜乍落,江南便晾开了季节的艳装。当那些“叶”儿作完一季花的护持和陪衬,在她们的生命光华将熄之前,又以一种多彩斑斓的姿态,向世界展示了生命的另一种辉煌。

说到江南秋天的色彩,就少不得说说乌桕。在江南历来有广植乌桕的习俗。那些散落在江南田间地头的乌桕,一到秋天,树叶由绿至黄至红,色泽鲜亮,给寂寞的田野赋予热烈的光彩;巨大的树冠,夺人眼目,一棵树就是一道风景,更不要说那成片的了--那只能是一个个端立山野的惊叹。像安徽黟县塔川村的乌桕树红叶就是我国三大红叶摄影基地之一。

秋高气爽似乎不是江南的秋。江南的秋天总是湿漉漉的,灰蒙蒙的。水淋淋的秋雾是江南秋天的一大特色,为此我还曾专门作过一文。然而对江南而言,即便是雾散晴朗,一切都隐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烟霭,不能看个清爽,看个透彻。但也有例外,倘或是雨后初晴,一般都会有个澈透的好天气。

江南的秋天多阴雨,往往一下就没完没了。这时的雨已没有了夏雨的酣酣畅畅,也不似春雨的抑抑扬扬。江南的秋雨斜斜密密,笼山罩野,连同那灰蒙蒙的天空结构成一张扯不开挥不去的网。江南多山多水多古道,秋风起处,秋雨轻扬,面对收割过的光秃秃的江南田野,枯萎的落叶,冰凉的古道,此情此景极易让人生出一种心头的压抑。尤其是在古时,那些行进在江南古道上的天涯旅人或环境窘迫的孤、苦、孀、鳏之人,感时悲怀,更是凄凄哀哀。因此,在江南就有了“秋风秋雨愁煞人”。或许这对今天那些住在宽敞大厦里,蹦着迪士高,吼着卡拉OK 和飙在网上的人来说是不能体悟那份萧索、凄清的意绪。 也许江南的秋天不完全尽人意,但她却是一种真实的不以人的喜恶而消长的自然季节在一方水土的外现,是一个无处不扣合着生命节

律的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