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方言的老师
初二 记叙文 963字 196人浏览 smile可爱蓝蓝

说方言的老师

甘肃省庆阳市合水县乐蟠初中 王东东

指导教师 王铭睿

黄土高原上有一个小村庄,村里有一所只有三间瓦房的小学校,学校共三个年级有二十多名学生,教这些学生的是一位两鬓斑白,早已过了退休年龄的老师,姓何——我们的何老师。

何老师生在我们村,长在我们村,他文凭不高,普通话讲得不是很好,在这所连村级小学也算不上的学校一呆就是二十多年,三间瓦房就是他二十多年的家。因为他家和我们在一个村,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用他的话说,“谁家的灶火门朝哪边开,我都一清二楚”。可他很少叫我们的名字,要是叫谁,用手一指“外瓜娃(庆阳方言把反应迟钝的孩子称瓜娃)”。由于普通话讲不好,除了语文课用土不土、洋不洋的腔调外,其它课干脆就是方言授课。就这样,他把一批又一批的“瓜娃”们送出了这个小村庄。

我们这所学校规模很小,学生少,所以一直是何老师一人教我们,一个教室三个年级同在里面上课还显得很宽敞。又一次何老师给三年级上课时,提出的一个问题竟被一年级的一位小同学蒙对了,当这个同学说出答案后,大家都笑了,何老师脸上也露出了微笑。阳光透过窗户映在他那饱经沧桑的脸上,显得更可亲了。何老师走下去,摸了摸那位小同学的头,说:“瓜娃,你真厉害”。

课间,院子里不仅有我们稚嫩的撒野,更有何老师沧桑的笑声。我们猜谜语有他;我们打沙包有他;我们比赛掷飞机,有他。不过,

大多数情况下是他输,当他输了的时候,总是笑着说:“老了,胜不过瓜娃了”。

闷热的夏日令人烦躁,下午更是容易昏昏欲睡。这时候,我们总是在五花八门的故事中度过,何老师讲,我们也讲。大家都高兴的时候,何老师随即领我们进行做题比赛,既比速度,又比谁做得对,一点也感觉不到疲劳。

学校里有两块苹果园,一共只有二十几棵树,有的树已经奄奄一息,但何老师从未放弃过对他们的照顾。当我们在教室里坐不住的时候,何老师就说:“瓜娃,到外面玩儿去”。把我们领到果园里,给果树施肥、浇水、松土、喷药、除腐,累了,就让我们坐在树荫下,对我们中间那些笨一点的“瓜娃”说:“瓜娃,那会儿讲的那个题还记着吗?”如果有人说不上来,他说:“去问那个瓜娃。”那个将要被问的同学当然是学习好的,被问的同学当然乐意显摆自己。

跟着这位说方言的老师,我们学会了做人,学会了处事。 一批有一批的“瓜娃”们离开何老师,走出了小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