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江南
初二 记叙文 565字 281人浏览 782347958

散文 无题

刘嘉珺

杏花,烟雨,水乡,江南。再凑上一壶好酒,一把古剑,一张折扇。

杏花

那年烟雨空 杏花船摇摆而过

过谁家楼台 一声弦歌拂落

在印象里,无杏花不江南。值春的江南,微风拂面,一嗅杏花芬香,淡淡的,淡淡的,空气中弥漫的都是诗的墨香;轻轻的,轻轻的,心里铺满的都是对杏花的眷恋。那年的杏花一支一串,连起了微醺的思念。

烟雨

古镇烟雨飘成线 是谁撑伞伴他走过旧日喧闹青石板;

渡口清风化作烟 是他楫船陪谁流过儿时嬉戏小河湾。

烟雨,渡口,青石板。总会有一个女子在梦里,身姿绰绰,步步生莲,走在泼墨山水之间,撑着油纸伞。那丝丝细雨静默的行着,那女子静默的行着,从惊蛰一路走到清明。那样安静的神情,那样安静的画卷。

水乡

鳞鳞千瓣的屋瓦,灰而温柔的小屋,古朴简质的小船。

江南,生长在水的臂弯。

满目都是沁凉凉的,却又是那么安心,撑两三点篙竿,漾起百般波纹,像微风的手拂过你的脸,生长在水里,无时无刻不触及水的灵魂。

好酒·古剑·折扇

江南,亦是一个江湖,不过是一个文人的江湖。

总觉得文人浪客都该汇聚在江南,品一壶好酒,赢一抹微醺。就着美酒,就着微醺的轻狂,挥手舞剑,斩断放不下的执念;翻手折扇,提笔墨蘸在宣纸上渲染,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

江南风光无限好,映杏花满面。

烟雨楼阁闻声弦,明水乡烛焰。

好酒觥筹为交错,舞古剑飞燕。

一纸折扇谈笑间,论天下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