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相见欢
初二 散文 1187字 2078人浏览 阳光的qwer4321

相见欢

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改写一〗

满院寒色,树树秋声,我拖着沉重的脚步,独自挪上西楼,心中纵有万语千言,却不知对谁倾诉。

倚栏仰望,只见一弯冷冷的月牙儿,无力地挂在天边。垂下头,又看到深深的庭院里那几棵寂寞的梧桐。飒飒的秋风中,梧桐叶瑟缩着,发出凄凉的沙沙声,凄惨的月牙儿透过枝叶投下的光斑,晃动着,好像一双双鬼魅的眼睛。

深邃的苍穹,冷冷的月色,闪烁的星光,冰凉的秋风,沉寂的夜景,让我的心迷茫又凄凉。追昔抚今,感慨万千……

忆往昔,宫廷中雕栏玉砌,锦衣玉食;忆往昔,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春风;忆往昔,夜夜笙歌,日日酒醉。叹今朝,身心被困西楼上,含苦饮

恨;叹今朝,形单影只空惆怅,冷月悲秋。叹今朝,以泪洗面,愁绪满怀。身世痛,亡国恨,相互交织缠绕,剪不断,理还乱。千种愁苦,万缕思绪,萦绕心头,忘也忘不了,赶也赶不走。

我悲痛,我气愤,我悔恨,我又万般无奈。我只能对着一钩冷月、几棵梧桐、满目悲秋,空叹息、泪满襟。我只能呆看梧桐叶落,怅望月色如钩,只能任时光流逝,四季轮回,捱过一个又一个晨昏。 就这样,多少个日日夜夜悄然走过,可那岁月却抚不平我内心的伤痛,冲不走我深深的忧愁。 萧瑟的秋风,冷冷地吹在脸上,也吹进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和道不明的悲凉。梦里寻他千百度的故国啊,别时容易,再见已惘然! 抬头仰望,天边那弯如钩的月,在对我冷冷地笑……

我独身走上西楼,想要望望月夜的景色。窄梯吱吱地响。 几股暗云慢慢的移动着,像钩子一样的月勾住了夜幕,也勾住了我的视线,只看见一点儿——几棵垂首的梧桐,在这清冷的院子里显得无比寂寞。

纵然寂寞,却又怎么排解呢?梧桐孤独地立在那里,无法走到有凤凰的地方去,任凭萧瑟的秋风一片一片地扯走应是托凤凰羽毛的梧桐

叶,任凭凄冷的秋雨一点一点地凋零应是供凤凰栖息的梧桐枝。梧桐只得垂在那里。

而我呢?与梧桐一起被锁在这清冷的深院中。

梧桐不知道自己寂寞,而我却承担着无限忧愁。

江南啊,别了的江南!

各种各样的鲜花争先恐后的开着,衬着那新叶更加嫩绿,还平添了一种不可言说的风流。莺燕就在这让人心醉的景色中唱着婉转的曲子,比那锦屏中的姑苏细语更加动听,比那画舫上的扬州琵琶更加悦耳。

宫廷啊,别了的宫廷!

雕栏玉砌下,悠扬的琴声中,成群的歌女唱着一支支新填的曲子,使那珠翠罗绮中的舞女演的更美。桌子上是苏州的、扬州的、杭州的、锦城的小菜,还有金陵米酒和绍兴酒,没有见底的时候。身着红装的美貌嫔妃簇拥在身边,弹琴,吹箫。

潮涨潮落,月满月亏。

烽火下的铁骑踏破了逸秀的江南,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色变得凌乱不堪。花飘飘零零的飞落,锦屏与画舫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一切都改变了颜色。

月,也像钩子一样了。

努力的不去想它,但这寂寞的梧桐,怎能不勾起我的愁绪?何况还有那如钩的月和黯淡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