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初三 散文 2041字 544人浏览 Iori_sch

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蒋伊媛

“初睡起,晓莺啼。倦弹棋”分明是初夏,顾清却感觉已经是酷暑,姥姥还执意要把椅子搬出来晒晒太阳„顾清抬头眯了眯太阳,更搞不懂姥姥在想什么了,虽不解,却还是照做了。

姥姥指着门前的小路悠悠道:“我就是在这遇见了你姥爷。”顾清忽然想起来了秦泽枫,他的脸无比清晰,可,和他是在„在哪遇见的?两年前的相遇却像是隔了半个世纪般的恍惚,

顾清摇了摇头回过神继续听姥姥的碎碎念。

“我遇见你姥爷那年啊,我才十二岁,也是这么个日子我在家门口堆柴火,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混小子上来就把我刚堆好的柴火踩散了,气得我眼泪直掉,这时候啊,你姥爷就出现了,一句话都没说就帮我把柴火又堆好了,那时候我就爱上他了,后来啊„”

顾清终于想起来了他们的初遇,那天中午,她在教室里完成下午就要评比的黑板报,小伙伴儿们早在下课铃声响起的瞬间就撒丫子跑了,正好剩她独自享受这静谧的午后时光。当顾清打完格子准备写字时觉得有些疲惫,便倚在窗边向外眺望。樱花在微风的洗礼下纷纷扬扬的铺满了校园,此时秦泽枫路过,那抹阳光笼罩下的人儿啊,轻轻推开了他的心房安家落户,顾清望向窗外而秦泽枫望着顾清,长而翘的睫毛像一对蝴蝶似的落在她光洁的肌肤上,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去伸

出手想要抚摸她的长发。顾清却被吓坏了,一回首便是一脸花痴状的陌生男孩,她丢下手里的粉笔落荒而逃,他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唐突了。

“后来啊,他经常时不时偷偷帮我干一些杂活,其实我都知道是他干的!”

后来?后来顾清跑到了操场,努力平复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直到预备铃声响起才想起来该上体育课了却还没完成板报,一整节课的忐忑却被班主任的一句恭喜打破:“顾清啊,干得不错,这次板报咱班得了第一呢!字写的不错啊!”只有顾清知道,是他写的,可自己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

顾清甩了甩脑袋,明明是听姥姥说,怎么想起来他了!

“终于有一天,他被你老姥爷发现了,你姥爷一句话没吱就跑了,可把你老姥爷气坏了,跟我说不能和他再见面了,从那天以后,我还真就没见到他,唉。”

要是秦泽枫不这么张扬就好了。顾清突然想起来当初秦泽枫为了追她可是各种方法都用了啊。下雨下雪会撑着伞在家门口等着她,每天早上桌子上必然摆着牛奶和只有蛋黄的鸡蛋,时不时还会有写了甜言蜜语的粉色信纸,放了学必定骑着单车跟在后面先把她送回家才行,说是跟在后面,其实大多时候是并排走。开始还会有几个要好的朋友挤眉弄眼的打趣那是谁啊,时间长了,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要是哪天他们不一起走,大家还奇怪呢。顾清想到这,微微有些头疼:那

个混蛋,脸皮那么厚,自己又不是没跟他说过,他却还是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粘着自己。

“可是过了一个月,他竟然来提婚了!”“然后你们就结婚啦!”

好像是我们„就„就是这么不知不觉得在一起了„顾清有些微微脸红了,却并没有让姥姥觉得异样。

“结婚后他一点活都没让我干过,”姥姥顿了顿,“可惜啊,半年后他就去参军了,他说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说啊,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他还说啊,要我一定好好的过日子„”

顾清想起来两个人的小日子算不上轰轰烈烈,却也是甜甜蜜蜜,两人一起去自习,漫步在飞雪中,顾清不喜欢打伞,她问秦泽枫:“不知道撑起伞,雪会不会伤心啊?”秦泽枫却揽住她低语道:“如果你不撑伞,我会心疼。”在隆冬时节面对顾清的撒娇板起脸,却还是偷偷跑去买了一个圣代高高举起,宠溺的勾着她冻得通红小鼻子说只能吃一口哟„

“后来,他提前回来了,只不过,他再也不能笑着对我说‘我来吧,你去歇着’,他那么高的个子,也是委屈他了,蜷着的腿再也伸不直了,我问送他回来的人怎么能让他把腿伸开,他们说只有锯断再重新摆好,我连眼都没眨同意了。他们说让我回避,我偏不,因为我知道这是你姥爷最后和我相处的时间了。”

顾清沉默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一下姥姥。

反而是姥姥先打破了沉默:“人啊,要珍惜眼前人。”

眼前人?那枫还算是眼前人么?要怪还是要怪自己太任性了吧。顾清那天看见秦泽枫和一个女生一起吃饭,两人有说有笑,郎才女貌羡煞了一群人,顾清二话不说冲进去端起一杯饮料冲着女生的头顶倒了下来,倾泻的饮料染黄了女生的白裙子,秦泽枫疯了似的把顾清推开,大声质问她干什么,那只是他姐姐。顾清冷笑着,心里默念着:姐姐?呵,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姐姐呢!她就在地板上仰着头望着她的枫,曾经把自己含在嘴里捧在手心理装在心里都怕丢的他,此时连拉她一把的冲动都没有。她自己慢慢的站了起来推门优雅的走了出去,而秦泽枫,没有追出来。走出酒店门的那一刻,顾清突然想起来她曾经问过他每个女生都会问的问题: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吧?那么不合时宜,但脑子里却幡然醒悟:原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就是永远。

顾清从那以后删了秦泽枫所有的联系方式,在学校遇见也当做陌生人,两人整整高三一年,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顾清想通了,也许,最后那眼,就是最后一眼,她还没有好好地跟他拥个抱告个别,微笑着认认真真地说句再也不见。

日头微斜,躺椅上的姥姥像是做了美梦,露出春天般的笑容,顾清想,姥姥一定梦见姥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