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飞在天上
初三 散文 1121字 164人浏览 沐疏影baby

我飞在天上

李仲清

考学之前,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时候,我连火车都没见过,别说飞机什么的了。记得上学后,第一件事是到火车站看了趟火车。后来,学校组织外出实习,学生采取两种方式去实习地。大部分坐班车,少数乘火车。大概我的班主任也知道我没坐地火车,他安排我坐火车,并且和他坐在一起。在火车上,他给我讲着火车的构造。坐完火车两、三天,只要一躺在床上就会有摇摇晃晃的感觉,好像还在火车上坐着。

再后来,我分配到了大城市,坐火车的机会也多了,但从来没有想到上天去。记得上初中时,曾学毛主席诗词时有“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两句。我认为那是豪言壮语,要真正上九天、下五洋也不是一件

容易的事。甚至对一般老百姓来说有些奢侈。可谁知,后来我真上了天。那是1998年夏天,我带着媳妇和女儿去云南旅游。回来时,天下大雨,把铁路冲断了,正好飞机票打折。我想于其在外面住旅店,还不如坐飞机回家,同样花得是钱,何况我没有上过天。就这样我们坐上了飞机。以前,我真以为天上会有什么天堂或者神仙。不成想天上还是蓝天,只是太阳显得特别的亮,下面是白云。

再看那云却是千奇百怪的,一会儿是雪一般洁白的云海,一眼望不到边,就像一个极大的平原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雪。一会儿又像海浪,如同巨风掀起的波澜,非常壮观。一会儿又像桂林的山水,各式各样的云峰,或像狮子,或像老虎,也有像花园、像树、像人、像猴子、像兔子、像老鹰的,有的还像原子弹爆炸时腾起

的蘑菇云。

这时,飞机里传来了播音,飞机遇到了空气流,紧接着开始颠簸起来。再看云时,像洁白的沙山,一会儿好像我在沙山的顶峰,一会儿又在山底,沙子还在流动。

过了一会,飞行又恢复了正常。云也少了,往下看,透过白纱般的云雾看到下面仍然是云,而且景色俊美,真有点雾里看花的味道。穿过这层云好像下面还有云朵。我想古人讲天有九重很有道理。

往上看,太阳红红的如同一个大大的红橘子,光彩夺目。天瓦蓝瓦蓝的,偶尔有云丝飘过就像天女撒下了彩带,非常的飘逸。难怪刘白羽老先生当年坐在飞机上看到日出时感慨万分。真想不到天上也是这么美妙。

不久,云越来越淡,可以看到下面的大山和田野了,河流和太阳能的锅灶会反射出光来,就像镜子一般。我

看着那项链似的河流,觉出大自然的博大和造物主的神奇,更为人类伟大的创举而自豪。现在,登上月球,宇宙航行已不算什么了,下五洋捉鳖也不在话下。如今,许多地方还开劈了水下潜游的娱乐项目,可以亲眼目睹海底世界。

后来我坐过几次飞机,但每次都有独特的感受。以前到北京坐火车得三十二、三小时,现在火车提速,不用二十小时就能到,坐飞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而且非常舒适。在充分享受人类创造成果的同时,我情不自禁感叹着:人类的创造真是无穷无尽,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