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 人 不 远:我 最 喜 欢 的 历 史 人 物
初一 记叙文 1240字 71人浏览 多熙多漂亮886

古 人 不 远:我 最 喜 欢 的 历 史 人 物

光泽一中初三(一)班 李路昊

一生一代一双人

—题记 我曾在多少飘渺的梦里,无数次见过你。冲天而起的熊熊烈焰里,有你骄傲得如火般张狂艳烈的身影。触目缭乱的战火,赤壁的浮图夜色都点亮——周瑜。 而我只愿年华静好,现世安稳。你和他永远不为乱世烽烟所湮没。 再不要留你一人,独自守着旧地,回眸望去,岁月无声,天涯孤寂。

我多年前曾在纳兰容若《画堂春》中读到一句话:“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未及细细咀嚼,那刻,脑海里浮现出舒城漫天桃花中,两个少年戎装羽扇,清雪凉茶,高谈阔论时的笑容放肆而爽郞。

言笑晏晏,总角之好。他许你金戈铁马,你许他纵横捭阖,就许下一世相契的光阴。

孙策和周瑜,你们是彼此注定的天命。

你散尽家财,募得三千虎贲,追寻孙策八百里。

孙策携军至丹阳时,你白袍银甲,横刀立马,浅笑间眉目盈盈,依旧是不变的资质风流,仪容秀丽。

他翘首,你凝眸,便如陌上花开般绚灿,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 —吾得卿,谐矣。

遇见了,就是风虎云龙,相约共拓疆土,定建不世之功。

一役复一役,军营笳鼓撼天动地,马后夭色灼华,马前风雪粗犷,江东双璧横扫江东六郡,所向披靡。

烽燧战地,残阳犹照;断刀折戟,岁月悄然。

总有一些惊变撕裂旧时的回忆,搅乱现实的进程,有如一柄利剑,生生戳破历史光鲜的表面,让人叹息,念了一遍又一遍。

公元200年,时讨逆将军孙策二十六岁,为刺客狙击,重伤不治而亡。 威震三江靖的小霸王,殁。

你匆匆提兵赶回,入目的却已满是连天缟素。

“瑜当下哭拜于策灵柩之前”。

还有谁会在千树繁花中同你比肩纵马?还会有谁会在清风明月夜里听你奏一曲惊艳的《长河呤》?还有谁会在千军阵前回首看你从容挥洒?还有谁与你相知相惜?

惟有那个再也回不来的他,仅此而已。

从此,你替孙郞守着家园,惦看天下,内忧外患,如一层笼罩在心头的阴霾,挥之不去,愈是担忧,便化作重达千斤的磐石,压在心口,愈叫人无法喘息。

万骑临江貔虎喿,千艘列炬鱼龙怒。一片茫茫火海将江北八十万厉兵秣马燃烧殆尽,亦熄灭你瞳孔里最后一丝光华。

瑜西征途中,病逝于巴丘,离故讨逆将军之死,恰巧十年。

孤灯挑尽未成眠,人声唏嘘,一个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敢许给别人? 而你如今,就如此决绝地追随那人而去。

醉里不知烟波浩,梦中依稀灯火寒。

有人轻笔扫眉舒文着色为你们立传,有人记得他“运筹如虎踞,决策似鹰扬”的霸王豪气,有人念着你“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少年英姿。

可我仍在心里无数次将那句怀念——曲误密回顾,微笑是周郎。

多么希望在茫茫人海中,他拂弦有误,你回头顾曲,都还是初见时流光千转的样子。

这世上有一种感情,透过时光的洪流,穿越生死的两岸,如千里明月般,倾尽一生只为一个人而皎然。

那种感情,叫知己。

多年后我一番怀古几声嗟哦。我执着地相信你离我不远。昊天昏暗,山岳喑呜,至今遗恨,秦淮夜夜幽咽。

巍峨岳后,一双白骨;万顷波前,一对璧人——孙策和周瑜。

指导老师:付郁樱